2011年5月19日星期四

以愛為旗在我以上——趙建安和“伯特利愛心之家”

        趙建安:196410月出生在西安鐵路局工人宿舍。1991年與柯羅娜結為夫妻,並與妻子一起做收養孤兒、流浪兒的工作。他們在廣州建立了伯特利愛心之家
  柯羅娜:1962年出生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伯靈頓。1983年,她從美國著名的基督教大學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畢業,之後,來到了臺灣,在一家孤兒院事奉。1986年,柯羅娜來到中國大陸,成為長沙一所學校的一名外教。後到古城西安,並在西安交通大學做外教。結婚十幾年,她與丈夫趙建安一共幫助和收養了160多名來自全國的流浪少年,目前已有120多名孩子找到了家。
  他們的事蹟在許多的報紙、雜誌,以及網站上做過報導,比如:《香港商報》200038日,《北京青年報》2000716日,《中國文化報》200091日,《生命季刊》20053月第九卷第一期,《廈門日報》2005525日,《四川線上——華西都市報》2005091日,《新華網》200655日等。  
  2006721日,沒能採訪到趙建安,心裡感到非常遺憾。
  不過,感謝神的預備,在723日那天,終於如願見到了趙建安,以及一起到來的六位孩子。在做採訪之前,我一直比較緊張,儘管做了很多的準備,心裡卻還是沒底。直等見到趙弟兄的時候,發現自己顯然過於緊張:他一臉的樸實和憨厚,讓人感到非常的親切,因此,種種擔心也就煙消雲散了。
  我們輕鬆地開始了交談。
  這是趙建安弟兄第三次來溫州。早在2002年,他就聽說溫州是個不錯的地方,神的道在這裡也很復興,於是,帶著三個孩子到了溫州。
  20056月,他第二次來溫州。他說,在這裡我們看到了其它地方很少有的豪華教堂,還有那些信徒禱告時迫切到流淚的程度。而他這次來溫州,是一位弟兄接待他的,並在好幾個地方做了見證。  
  為孤兒事工奉獻一生的基督徒
  關於他和他太太為福音的緣故做孤兒事工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柯羅娜,一位地道的美國人,她的祖母一直有一個禱告,求神興起她的孩子們能成為宣教士。感謝神,在這個家庭中,他揀選了羅娜,在她來中國之前,牧師就為她做按手禱告,求神能使她成為一個中國人,更好地來中國傳揚神的福音。
  1983年,大學畢業後,羅娜到臺灣孤兒院做服侍兒童的工作。後來,神為她預備,讓她有機會來到西安交通大學做外教(因為西安是她嚮往的地方)。199012月,一位姐妹撿到一個被遺棄的小女孩,是個很漂亮、可愛的孩子,姐妹問她要不要收養這孩子時,她答應了;她收養的第二個孩子是被遺棄在醫院裡五天沒有人要的。醫生說即使做了手術也是下肢癱瘓,有人抱去養了幾天又把他送回去。當時,趙建安去醫院抱孩子時,打電話詢問羅娜,她回答說:我在孤兒院看到過許多殘疾孩子,他們同樣也能生活得很快樂,你抱過來吧。第三個孩子是唇齶裂,俗稱兔唇。就這樣,她半年就收養了三個孩子,當時大家挺難理解她的這種做法,因為她為此嚴重影響了工作,被學校開除,而且學校還通知西安其他高校不要聘用她做外教。於是,羅娜全家就離開西安,去了上海。在去上海的火車上,人很多,車廂很擁擠,但是神為他們預備了臥鋪車廂。趙建安為此開懷地說:寬敞的車廂裡,就我們一家人。真的很感謝神為我們預備。他回憶說,當時去補票的時候,列車員說:你們也是做好事,看外國人都收養咱中國人不要的小孩,這票就不用補了!
  在上海租房子時,上海的弟兄說租在郊區比較合適。那天趙建安去看房子,想不到房子很簡陋,怕會委屈太太,不想羅娜不但不嫌棄,還說這就像耶穌的馬槽一樣。於是,他們就住下了。居住上海期間,神還為他們預備一個好心人來幫忙看顧小孩,湊巧的是,這個好心人也是曾被遺棄的孩子。因為只有一年的暫住許可,在離開上海前,神為他們指明去廣州的路。但是趙建安因為不習慣南方的生活就要回西安。
  到了西安,剛好碰上寒流,孩子生病得肺炎。折騰了一些時間之後,他們順服神的安排,最終還是決定去廣州。
  到廣州後,神為他們預備出國的一切條件,孩子拿到美國戶口,成為美國公民,至此他們戶籍問題得以解決。但是,他們沒有貪戀美國的安逸,看到中國的需要,他們就回到中國!
  1997年,他們開始收留流浪兒童。1999年在成都辦了一年的伯特利愛心之家。之後,他們在青島、西安和廣州分別辦起了伯特利愛心之家
  當我問到做了這麼些年事工有什麼難忘的事情沒有時,趙弟兄會心地笑了笑,於是,就給我們講了很多的例子。這些事例跟趙弟兄的人一樣的樸實,沒有轟轟烈烈,就像夏日裡的一杯冰水給人涼爽與滋潤。
  事例一:有個小女孩,從小跟外婆一起長大,和父母感情較疏遠。她父母接她到上海讀書。有一天,因為她考試考得不太理想。正在切菜的母親,一怒之下,就拿菜刀在她手上劃了幾下,於是,女孩便離家出走。我們遇見她時,她不願意回家,也不告訴我們她從哪裡來。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把她送到鄉下的一所學校讀書。感謝神預備,她順利地就讀。一天,她給鄉下的外婆寫信,我們就根據這條線索,聯繫到她家人。當她家裡人來接她時,我們告訴他們,孩子還在鄉下上學,要等第二天才能接。他們聽後很感動,想不到自己的孩子不但沒有丟,還可以讀書,幸虧孩子遇上了基督徒。
  事例二:有一個甘肅的男孩,他兩個姐姐上大學,男孩讀書成績不太理想,挨了爸爸的打,就從家中出走。他偷走一輛自行車,騎了三天三夜來到陝西。我們遇到他後,想盡辦法聯繫到他家人。當時,是男孩的父親和姨夫來接人的,場面真的很感人——孩子走失快一個月了,家裡人心急如焚,兩個姐姐都無心讀書。現在找到這孩子,他們非常激動,還帶來禮物,他們說,以前只知道信耶穌就是唱唱詩歌,做做禱告,想不到還會以這樣的形式幫助人……”
  事例三:我們還收養了一個孩子,給他起名叫佳恩。有一天,羅娜無意中看到一張報紙上的尋人啟事,正好找這個孩子,上面還有孩子的照片。於是,我們就打電話與孩子的家人取得聯繫。原來,孩子的爸爸是吸毒的,孩子的母親擔心會遇上壞人,就帶著員警和記者來我們伯特利愛心之家接孩子,想不到孩子安然無恙。不但如此,孩子還哭著說不願意回家,寧願呆在伯特利愛心之家。我們就勸孩子,說以後還可以來的。在場的員警和記者們都被深深地震憾,而這種震撼正來自於基督徒的愛心壯舉。
  事例四:我們還從火車站撿到這樣一個小孩,他叫小兔子。他5歲時得了一場大病,全身癱瘓。他媽媽服侍他兩年後,因為家庭實在無力再承受這個壓力,只好決定將孩子丟棄在火車站。孩子的父親將孩子帶到了火車站後,把衣服蓋在孩子身上,騙孩子說給他買玩具,便將孩子留在那裡。我看到孩子時,他已經被遺棄在那裡好多天了,周圍都是大小便,臭得讓人不敢接近,好在他嘴甜,懇求旁邊的流浪孩子給他點吃的,要不就餓死了。當時我花錢叫人幫忙都沒有人願意背他,且很多計程車司機都不願意載這個流浪小孩。感謝神!最後有一位年輕人願意幫我把他背到計程車上。僅那一天,我就在火車站撿到12個流浪小孩。
  有很多像這樣的孩子,我們把他們收留起來,然後想辦法聯繫到孩子的家人,家人知道後就來接孩子。那種親人之間久別重逢,失而復得的場面,真的很感人。而他們團聚的喜悅和誠摯的感激也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
  漸漸地孩子多了,在家裡就會吵架,我們就商量送孩子上學。感謝神,學校校長看到這樣的情況,就給10個孩子免費上學。班主任還發動全班的孩子獻愛心。我們經常會得到許多非基督徒的幫助,他們得知我們的故事後都很感動——人家外國人都願意這樣無私地收養我們中國的孩子,我們也該盡點力。
  我們的一個鄰居是做傳銷的,而且還是高級講師。有一年耶誕節前夕,他特地送了一些錢過來,說是給孩子們買聖誕禮物。當時我們很感動,想不到他們也如此關心著孩子們。
  為以上所經歷的一切,趙建安弟兄感慨地說:我們在呼召中開始了這項事工,在過程中蒙神眷顧,我們所做的是我們應該做的。
   
  孤兒事工——行路難!
  任何事工的開展,都是有困難的,收養流浪兒童也是如此。
  對流浪孩子不能管理太嚴,否則孩子會再度出走;但是,又不能太松,要靈活管理,對於不同的孩子要採取不同的方法。這就是管理上的困難。
  其實,在幫助和收養流浪孩子的過程中,還有許多的艱難是人所未知的。
  剛開始收養孩子時,因為沒有收留孤兒的相關證件,員警、社區工作人員都會來找麻煩。
  有些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販賣小孩的。當時他們承受社會上的輿論壓力也不少。
  隨之而來,面臨經濟和人力上的困難,這麼多的孩子,他們要提供生活所需。但我們的主是永活的,他沒有讓他的僕人為此而喪膽,為此缺乏。趙弟兄說,我們主要採取家庭式的運作方式,這樣比較容易照顧到孩子;也有人來做義工 ;還有那些年齡大一些的流浪小孩,也可以幫助我們做一些事情
  同時,也常有教會中一部分人會不理解,覺得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在這些流浪小孩的身上,有些弟兄姊妹平時不是很瞭解這項工作的實際難度,甚至有時還發出了類似於怎麼不給孩子吃水果啊等等的責問。
  另外,被家人誤解也是在所難免的。羅娜是非常有愛心的基督徒,她都給孩子們買最好的進口奶粉。但家裡人卻認為這樣做不妥,何必對這些孩子這麼好,撿來的孩子還吃進口奶粉,怎麼吃得起呢?但是,感謝神,從開始收養3個孩子到這15年來先後共收留了160來個孩子,神都沒有讓他們缺少過什麼。
  有一位弟兄問趙建安,有沒有生養孩子,他搖搖頭說:一天靈修時,我讀到《耶利米書》162節:你在這地方不可娶妻、生兒養女。讀到此處,忽然有一種強烈的感動,仿佛不可生兒養女這句話是主親自對我說的。因此,結婚15周年了,他們夫妻倆還是養育著被別人拋棄的孩子!這種犧牲,是何等的感人!
  孤兒是怎樣產生的?
  這次隨趙弟兄一起來溫州的,還有六個孤兒。
  他們成為孤兒大都是因為家庭的原因:孩子的家長或是坐牢、或是吸毒、或是酗酒、或是因婚外情造成家庭破裂(父母離異)等。他們無人照看,於是便流落街頭,拾荒度日,過著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孩子們還告訴我們,他們在外流浪的時候,年齡大些的流浪小孩還會欺負他們,甚至指使他們做壞事。他們很感激趙爸爸收留了他們,還給他們一個溫暖的家。
  現在還要流浪不?他們都搖搖頭。
  現在趙爸爸把福音傳給你們,你們都相信了嗎?他們點頭並微笑。(趙弟兄說:我們平時都帶領小孩讀經、禱告,很多流浪孩子來伯特利愛心之家後,信了耶穌。)
   “如果有機會,會不會向別人傳福音呢?他們都說會的,也願意這樣做。有個孩子做見證說,如果他們家庭能早點認識耶穌,他爸爸也不會死,他也不會成為流浪的孤兒。多麼可愛的聲音,多麼真誠的呼喚啊!在場的人聽到後都為之動容!
  這幾個流浪孩子都是男孩,趙弟兄說他們缺少母愛,希望教會當中有負擔的姐妹能為孩子們獻出她們的愛心與關懷。話很樸實,可是我的心卻深深地為之震撼——我們為這些孩子禱告,求神的愛來彌補他們人生中的缺憾,醫治他們心靈的創傷,他們是被社會、被家庭遺棄的孩子。但是,我們的神是看顧孤兒的神,人忘記的,神並不忘記!神讓他們聽到了福音,還興起他們來見證神的大愛。這給我們這些在蜜罐裡泡大的孩子是一個極大的提醒,我們太不會珍惜幸福的時光,我們還常常埋怨父母,向神發怨言……看看這些孩子,我覺得自己好虧欠,他們那麼小就出來見證神。
  事實上,家庭的墮落是兒童走向自我墮落的開始。跳出伯特利愛心之家的孤兒事工之外,我們還會看到青少年罪犯幾乎無處不在!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社會犯罪率也不斷地攀升,青少年的犯罪率上升之快更是觸目驚心!
  據有關部門提供的資料顯示:從2000年到2004年,全國各級人民法院判決生效的未成年人犯罪人數,平均每年上升14.18%。據公安部2005年上半年統計,1425歲的青少年犯罪人數占全部犯罪人數的44.7%,比2004年同期上升1.6%。在暴力案件的統計中,青少年犯罪占七成以上。未成年人的犯罪率持續走高,不得不引起社會各界的重視,有81.5%1617歲、92%1415歲和92.5%的小於14歲的未成年犯罪涉及了盜竊、搶劫、搶奪和傷害事件四項罪行。
  ……
  對今天教會提出的挑戰!
  孤兒事工是否牽動著你或是你教會眾信徒的心?難道你的身邊或是你所處的城市並不需要開展這項事工?
  對於少年犯人數的直線上升,你或是你的教會有怎樣的回應?單單關注主日學裡面的孩子就夠責任了嗎?
  由伯特利愛心之家所延伸出來的基督徒對身邊人的關懷、對弱勢群體的關照、對福音事業的關切,這一切你或是你的教會參與了沒有?
  退一步來說,你閱讀本文以後,是否想到要為孤兒事工禱告,或是愛心奉獻?
  其實,我們和我們的教會最大的虧欠是把不作為當作不能為!這跟耶穌的教導是背道而馳的!
  主耶穌曾說過這樣一個比喻說: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裡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嗎?若是找著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為這一隻羊歡喜,比為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隻歡喜還大呢。你們在天上的父,也是這樣不願意這小子裡失喪一個(馬太福音1812—14
  聖經告訴我們,神給我們的大使命是往普天下去傳福音,我們這光不只是照亮全家,乃是整個社會,整個世界;我們的愛不應該只是局限於教會當中的弟兄姊妹,乃是你身邊所有的人,乃至整個社會。
  他帶我入筵宴所,以愛為旗在我以上(雅歌24
  弟兄姊妹們,假如通過本文引發您對教會開展社會關懷及其它福音事工有什麼建議,請您務必來信告訴我們,我們會把您的建議通過刊物文字的形式,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的社會弱勢群體得到基督的救恩。我們期待您的來信,期待您的參與。
  郵箱地址:maizhong.china@gmail.com
  相關連結:
  蓋洛普機構在紐澤西成立的一個調查小組,在調查美國人的宗教生活上,發現上教堂的人在捐錢給慈善機構時比較慷慨。他們在1990年公佈了一篇報告,主題是宗教和大眾利益,發現教會和猶太人的會堂對美國社會的服務比任何其它非政府機構,包括公司行號的貢獻還大。他們還發現每年教會機構捐獻一百九十億美元照顧兒童和老人,教育並喂飽饑餓的人,且提供住處給無家可歸的人。教會的義工每年加起來有超過六十億美元的貨幣價值。研究同時發現到教會和猶太人的會堂在廿四個最有助於改進都市生活的機構裡是名列前茅的;可以確認教會是社會上最有效益的慈善機構之一
 (2010-10-05 15:07:49)
伯特利流浪兒童之家:http://zja.blog.hexun.com/4429915_d.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