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7日星期四

溫州天主教會史(一) 作者:菇溪教會

溫州教會史()菇溪教會
作者菇溪教會 宗教聖經網資訊來源:http://www.xf163.net
20100308
1875,黃岩栅橋堂徐志修神父到樂清裏嶴過複生節時,爲溫州城區高建榮教授拳術的人等三位新教友付了聖洗聖事。厥後,馬神父來溫州,前後共領洗了二十三位教友,連同以上三位新領洗的共計二十六人,這是溫州城區最先的一批教友。
1874年蒲月8日原浙江代牧主教田嘉璧信中說:“舊日溫州曾經有福建主教的助手住在上帝堂裏,有很多教友一路。這座上帝堂據猜測是在虞師裏的寧波公所。因爲1878年溫州上帝堂神父董增德(意大利籍)同徐志修(意大利籍)神父曾經去虞師裏尋根探踪。那時屋子早已經拆掉,但找到有我教會特性的磉盤,申明那裏明明有上帝堂的奠定,曾經有過上帝堂。
1879,有顧寶法神父(浙江平湖人)來溫作爲董增德神父的助手即副本堂,其時溫州教會仍屬黃岩栅橋堂辦理。
清康熙年代裏,除上面所說的1個上帝堂外,另有三處上帝堂。花柳塘的天后宮,本來是上帝堂,在雍正天子禁教後被改建爲天后宮。東門老天寧寺內,也有1個上帝堂。西郊象門街的慶雲寺本來也是上帝堂。連同虞師裏上帝堂,都毀于禮節之爭後,這是雍正禁教帶來的不幸運後果!今後,溫州上帝教就鳴金撤回軍隊了。
1876,栅橋徐神父到茶坑以及處州等地到各處觀察教務,領洗的人很多,以季振標爲首共計83,在某教友家中設立了姑且經堂與經言進修所。
1870年擺布,永嘉縣多山地區茶坑處所,有一季姓村平易近,受人隱瞞真相到場了清當局克制的聖水教。爲逃避官兵拘捕,改姓易名外逃做買賣至寧波,接觸了上帝教。他其時的念頭有多是對于自身安全有幫助,但他能當真進修要理,皈依了上帝教,幷且逐漸成爲一名虔敬的教友。
18801220,溫州地域教務成長很快,按照需要,寧波宗座代牧蘇鳳文主指教改正式頒布揭曉溫州成立本堂區,董增德神父任溫州堂熬頭任本堂神父,顧寶法神父爲副本堂神父。
以上所說福建老教友的來源是如許的:早在1873,有幾位福建興化教友住在溫州城內,她們有一次到玉環坎門打工,看見一間髮廊裏貼著一張上帝教主日瞻禮單,就進去問店家人,懂患上各人都是教友。福建教友說本身共有30,都是來溫州做銅器買賣的,因爲溫州沒有上帝堂,也不相識溫州人民對于上帝教的觀念怎樣,一直不敢袒露教友身份。其時坎門沒有上帝堂,離坎門約15裏遠的青塘違處所有一座小規模上帝堂,有栅橋堂神父來付聖事,這幾位福建教友就要求髮廊家人帶她們去青塘違上帝堂。那年聖神降臨大瞻禮,她們在那裏碰到神父,領了聖事。
溫州教區原屬寧波教區,19492月聖座正式核准成爲溫州教區。其時定名爲永嘉教區”,暫由寧波戴安德主教兼任溫州別人代理主教,溫州總本堂蘇希達神父爲溫州教區副主教,蘇公于195816日在獄中病亡。
公元1840年大烟戰役後,寧波成爲五口互市都會之一。上帝教從寧波起頭傳入,逐漸成長到杭州一帶,後傳至台州。1865年台州黃岩栅橋處所有一座小規模上帝堂。1867年寧波傅道心神安定父(衢縣麻蓬人)到那裏作爲布道點,賣力研發台州、溫州、處州(麗水田域)的布道任務。
康熙35(公元1696)成立了浙閩代放牧之處。1700年有法國巴黎外方布道會神父朴勒瑪住在溫州。後因不容吧祭祖等禮節之爭,康熙詔令擯除异國布羽士,起頭禁教。1718年浙閩代放牧之處被勾銷了。
187711,蘇鳳文主教委派董增德神父(意籍公元1850——1922)來溫常駐,同時兼任栅橋副本堂。其時溫州地域已經有教友400多人,聖堂四座。(包孕玉環縣青塘違上帝堂)
他回到茶坑,向房族親友先容,鼓吹上帝教,吸引了不少人,有幾位有刻意進教的慕道者,學好要理,到黃岩栅橋上帝堂,在徐志修神父前領受了浸禮,在最先的名册中有季長貴,季盛棟等人。
厥後,寧波趙保祿主教接替職務,也親臨茶坑到各處觀察教務。
此刻再回首溫州教會環境:187411,栅橋上帝堂馬宗良神父來溫州探望慕玄門友,尋到了30來位福建老教友,就在花柳塘設立了姑且聚首點,指派舟山顧玉崗爲駐溫榜首傳道員。1875,馬神父再次來溫,26位慕道者進行了浸禮,奠定了溫州教會的根蒂根基。一年後,有承平天堂舊群落職員施鴻鰲以及聖水教徒潘汝成等接受洗禮入教。溫州、處州兩地教友增至320,慕道者100餘人。
涉及聖水教又稱無爲教徒改奉上帝教的歷史事實,厥後溫處兩府教會上帝教首任總本堂馮烈鴻神父(法籍,1899年來溫)曾經有報道:“茶坑教會,一如菇溪、溫州、瑞安、樂清以及處州等地,首批教徒都是聖水教徒,因畏避官府殺戮、獻身我教,追求掩護……”(寧波教區〈〈簡短的消息〉〉1926)
1878年至1880,寧波蘇鳳文主教曾經兩次親臨茶坑給教友傅堅振聖事,可見其時茶坑教務之盛。1878,溫州本堂神父董增德(意籍)在茶坑置辦一座九間平易近房,用作經堂,進修經言及布道司事住房。
1876,溫州繼寧波然後也被開放爲外貿通商的城鎮。那年12,寧波宗座代牧蘇鳳文主教來溫州視察教務。他造訪了本地官員,拜識了不少對于教會有好感的官員,蘇主教向溫州道台提出要求,在城區中間地帶置辦房産,製作上帝教堂,獲患上道台的贊成,向周宅祠巷一名名周慶妹的房東置辦三進三十間權門祖屋,爲製作聖堂以及神父室第之用。將花柳塘姑且租用所在搬遷入新堂,進行了熱鬧的開堂隆重的慶典,幷設筵宴請處所官紳以及鄰人,處所官紳們也紛紛送來賀函、賀儀等,新堂對于外開放三天,讓人民來教堂不雅光,影響大好,城區的教朋儕數與日俱增。
溫州城內最先的本地教友名叫高建榮。他是一名拳脚師傅。1874年他拜識了一名樂清伴侶連金生,他是上帝教徒。高建榮在他的影響下願意進教,連金生教友伴隨他到黃岩栅橋上帝堂成爲慕道者。栅橋本堂神父馬宗知己道溫州城裏有一批福建教友,又有本城的教友。昔時就來溫州城內拜等候指教友,遭到教友們的强烈熱鬧接待,馬神父贊成教友們的要求在花柳塘租了衡宇,暫作聖堂,還派了一名聖名文都辣的大夫作爲花柳塘姑且上帝堂賣力人。這位布道司事,以看病行醫維持糊口,教會給他補助甚微,他被稱爲施洗者”,其實不是專職的布道司事。今後,溫州城內的上帝教自雍正禁教後患上以蘇醒重生。
明代末代清初,有多明我會布羽士黎玉範西班牙籍,從福建福安來溫州布道,因話語中報復祭祖平易近俗,導致釋教徒阻擋,被官府押解離境。
1869年春,樂清虹橋相近裏嶴處所,村平易近陳希林接到黃岩1個名叫葉永根的上帝教伴侶來鴻,向他先容上帝教,幷勸他信奉上帝教。陳希林約了陳茂慶一路到黃岩會見了葉永根,在他啓發下進修了上帝教要理,贊成插手上帝教。昔時620日黃岩栅橋上帝堂傅道心神安定父給她們付了洗。同年929,又給陳顯智,陳顯達等人付洗,以上幾位可說是溫州地域最先的首批教友。樂清裏嶴是溫州地域最先設有上帝堂的處所。本地教會成長很快,教友很是虔敬。有一名名林可靜的教友,溫州本堂董增德神父請他來溫州總堂協助教務,爲創建保祿學堂、神父室第、保祿新大堂、仁愛堂、孤兒院、董若望病院等,作出了很大的孝敬。他終身不娶,平生獻給上帝的事業,難能難患上,晚年雙目掉明,教友們稱他爲林祖父”,1925825日于溫州總堂安逝,埋葬于護國寺聖山。
1875年又有季振界等人接受洗禮入教。其時,溫州地域沒有上帝堂,茶坑教友常日在家念顛末主日。每一逢大瞻禮,就領導家人千里迢迢降臨黃岩栅橋上帝堂過主日瞻禮,可見她們對于崇奉怎樣忠誠!

1881年炎天,顧寶法神父他調,另派陳子愚神父來繼任,1885年有王恩興神父(黃岩人)來接替陳子愚神父爲副本堂。1887,王恩興神父調走,有傅貌祿神父(衢州麻蓬人)來繼任。
溫州上帝教積厚流光,咱們可以回溯到14百年剛開始的一段時間。元代盛德八年,在《元典章》中記錄:“溫州路有也裏可溫,創建掌教司衙門,招收平易近衆,充任本教戶籍。” “也裏可溫是蒙古語,意思是有福緣的人,是對于景教(神州其時對于上帝教的稱號)以及上帝教的統稱。其時稱上帝堂爲十字寺,元末掉傳。

後記:以上內容是溫州天主教的一段簡史介紹,僅收集到一篇文稿。溫文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