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8日星期三

悼念主的忠仆杨宝礼长老 作者:陈丰盛


图为前温州永嘉内地会信徒杨宝礼(1997年按立长老)

永嘉县基督教江北牧区杨宝礼长老于2012111日星期四凌晨四点左右安息主怀,享年92岁。
杨宝礼长老,1921年出生于浙江永嘉。从祖父开始,皈依基督,乃中华基督教自治内地会信徒。杨氏少时入温州内地会崇真小学读书,16岁由王春亭牧师施洗入教。18岁开始受派为义务传道,后成为温州内地会黄田分会代表。文革时期,与黄益兴长老一同组织举行在“隐密处”的聚会,于1970年左右与市区、平阳、瑞安、乐清等教会同工发起温州区交通会,任永嘉县代表之一。由文革时期开始任江北牧区负责人。1997年被浙江省基督教协会按立为长老,2002年退休。
一、忘年之交
杨长老与父亲是很要好的同工,虽然他们年龄差距二十多岁,但从文革时期开始就一同为温州地区总会的永嘉县代表。在我的印象中,杨长老一直就是乐呵呵的,极其平易近人。从我开始搜集温州教会历史开始,杨长老是我最初口述史采访的对象。也正为此,年纪相差近60年的我们,成了忘年之交。
20049月作第一次口述史采访之后,我又先后采访过五次。从他个人的传道经历,家族的信仰历程,黄田教会的成长,到江北牧区发展历史,他从亲历者的角度追溯了一番。后来,我每次到黄田教会主日崇拜讲道,他都会坐在男座的前排等候。早上聚会完了之后,他就会带我到“同工休息室”,亲自为我泡茶,甚至还给我预备热水。在午休的时候,他总会先问候一下我的家人,我则很迫切地要知道一些与教会历史相关的问题。后来,虽然他总会重复之前讲过的故事,但他还是乐在其中,让我不舍得打断他的话题。
大概是两三年前,一次我到黄田教会讲道,照例在教堂的男座前排寻找长老的身影,但很遗憾没有找到。后来得知长老因中风住院。去年年底,到府上探望的时候,得知年过九旬的长老,已“返老还童”,每天准时要求吃饭、洗澡。当我到他床前的时候,他握着我的手,一边微笑着,一边嘴里嘟嚷着:“感谢主,赞美主……”。听他的儿子,现黄田教会执事杨和平弟兄介绍说:“父亲经常叹息着说:‘主啊,什么时候接我回家?’”
我相信,长老的离世,正是神应允他的祷告,回到主耶稣为他预备的永恒之国。
二、忠仆见证
在杨长老珍藏的资料中,有一本从已故兄长遗留下来的圣经。其兄长从崇真小学毕业,后来在教会里做过传道人,但年仅20多岁就离世了。杨长老接续兄长的传道使命,一生不偏离。在个人与长老的接触,在他自己的回忆以及同工的追溯中,我认为以下几点是他作为一位神的忠仆的明证。
1.善于劝勉的忠仆
父亲在《江北牧区建立暨联合派单四十周年纪念册》的感言中在追溯对江北牧区建立、发展、复兴有贡献的长者、牧者时说:“回顾江北牧区40年来的发展,与神在教会中兴起的时代工人是分不开的:祂兴起郑颂三牧师点燃灵火、敲醒心灵;举起余督兵牧师培育人才、奠定基础;兴起陈直牧师严谨解经、诲人不倦;兴起陈公权牧师淡化教派、坚持合一;兴起方树人教师深思熟虑,任劳任怨;兴起杨宝礼长老善于劝勉,平易近人;兴起黄益兴长老把握原则,胆大心细。这些忠心有见识的仆人,是我们在主里的自豪,是新一代同工的楷模。”今天在电话中,他再次提到:“杨长老是一位善于劝勉、平易近人的好同工,在同工之间有很好的名声,跟同工们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
2.严守主日的圣徒
20049月的口述史采访中,长老曾对自己一生谨守礼拜作了回忆:“我一生都守礼拜天的,只有一次没有守,就摔断了手。从小开始直到退休都守住礼拜天的。退休后(到现在退休已经二十多年了,七九年退休的),大概在二十年前,六十多岁时候,有一次不守礼拜天。我原本是从事白铁修理工作的,专门给人家修理家里锡制家具。一次快过年的时候,礼拜天都在外面帮人修,因为那天要修的人特别多。有教友问:‘老杨,你今天没有派工呀?’我一声不吭。他们说:‘你礼拜天都守住的嘛,你今天守不住了?’邻舍说:‘我叫你修的时候,你就说礼拜天不修,今天你又在修,你对别人好点,对我们邻舍倒没有这么好。’在这么多的意见声中,那一天,我连头都抬不起来。回家时,骑自行车摔倒,左手摔断。到医院拍片后,都说要住院。而我没有去住院,只是抓药敷了五天,就不再去了。我自知原因就是我不守礼拜天,亏欠犯罪。有多少人责问我,我成了绊脚石。我就痛哭认罪,之后只有二十九天就痊愈了。”
3.教会合一的使者
杨长老在解放初期是中华基督教自治内地会黄田分会的负责人。在1958年教会联合礼拜之后,教堂被迫关门,基督徒从有形的教堂聚会转入家庭聚会。杨长老与黄益兴长老(原循道公会的义务传道人)作为两个教派的代表,他们看到信徒牧养的需要,在私下的交通中谈到江北众教会要放下一切教派观念,联合两教派,实行统一派单。后来就尝试组织众教会实行联合派单。第一次于19652月实行联合派单,但在19668月因外界压力而停止。第二次是19682月恢复,19695月停止。1970年第四季度,联合派单再次恢复,至今已逾40年,中间没有停止。
在教会联合派单的同时,教会实行圣餐、洗礼等教会礼仪进行合一和调整。原内地会实行浸礼,而循道公会实行点水礼,在联合派单之后,就实行浸礼与点水礼共用。原内地会在圣餐中实行单杯领受“主的宝血”,而原循道公会则实行分杯领受,在合一之后则采取分杯领受的方式。这些礼仪上的改变,都与当时教会代表放下狭隘的宗派观念、愿意寻求创新的精神有关。其中,我们不能不记念杨长老在其中所付出的艰辛。
4.勤做圣工的良牧
18岁开始,杨长老就开始担任教会义务传道员。先是内地会的传道人,后是家庭聚会中的负责人,接着又是到各地传讲福音的勇士,再后来是牧区管理的负责人,最后成为江北牧区第一批接受圣职按立的长老。在长老自己的回忆中,他说:“从文革开始,我尽力多做主工,从原来一季度派三到四周,增加到八至九周。从那时开始,我在圣工上没有一次旷工,没有一次拦阻,没有一次难题。有一次最多时,就派了十三工,别人都是四次。后来,在派工时,有难题,他们都会多加给我,知道我不会推辞。”值得记念的是,杨长老在文革时期曾多次因为出外传道而被捕,也曾经因为传道而被批斗。
杨宝礼长老,在外部环境恶劣的文革时期和教堂恢复礼拜之初,成为特殊时期神所兴起的忠心良善的仆人,在侍奉中留下了佳美的脚踪,在生活中留下生命的见证,在信仰上留下了美好的榜样。
2012111日星期四晚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519ed0102e59o.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