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日星期三

温州,请为苏慧廉立像 作者:戈悟觉


温州,请为苏慧廉立像
        我在年初《文化温州》电视访谈时,建议温州为著名汉学家苏慧廉传教士建造塑像。在城西教堂前或世纪广场上。
        上中学时每天路过城西街教堂,情不自禁为它的高大、华丽、别样多看一眼。但不知道现为浙江省文保单位的这座教堂是苏慧廉筹造,他的名字也是我回温州主编《瓯越文化丛书》(其中有《英人苏慧廉和温州》一文)后才光鲜。读过他的《拓荒布道》;去年,博友孤峰骆驼赠我1931年伦敦版路熙(苏慧廉妻子)《乐往中国》一书,殊为珍贵。近日,又读到沈迦《寻找·苏慧廉》,这是一本充满热情和专业精神的大作,是不吝付出生命时光去追寻一个不凡生命的大书。我向他致以敬意。
        苏慧廉1861年出生在英国,原名威廉·爱德华·苏西尔。受基督教循道公会(时称皆吾会)派遣不辞万里来到中国温州。他半年后就可用温州方言布道,并且创编了瓯音拼音文字,乡村妇孺学习一二个月即可用以通信,在教徒中盛行一时。这套拼音文字的书本、课本,至今保存在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这位语言天才相继在英国出版温州方言《马太福音》、《新约圣书:四福音带使徒行传》、《圣诗温州土白》,1902年在温州出版方言《新约圣书》。
       他在中国46年,其中温州25年。不仅传道建教堂,而且开办戒烟(鸦片)所,开办医院(定理医院,白累德医院)学校(艺文学堂)。这些学校和医院开温州新式教育和西医之先河。艺文学堂是路熙回英国劝募筹资建成,1903年新校舍开学典礼,达官名儒毕至。经学大师孙诒让在致词中说:“苏先生开设之艺文学堂,用西洋文明开发我温州地方的民智,想见苏先生热心推广教化,不分中西畛域。力量即大,心思又细,各样教科无不齐全。兄弟登堂瞻礼,如同身到西洋看学堂一样,心中不胜欣喜。”1906年,在定理医院基础上扩建的白累德医院,由苏慧廉友人和医师白累德出资,至1953年由市人民政府接办,47年来门诊病人达300余万人次,并为温州培养了一大批医务人员,如名医陈梅豪、郑求是等。
        我们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出于政治原因长期有失公允。十八世纪世界地理大发现后的全球化进程,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主要标志是以耶稣会为代表的教会向各国派遣传教士。他们在传教布道的同时传播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方先进科学和文化,在西学东渐和随后的东学西渐的潮流中功不可没。早在明代晚期就有意大利天主教传教士利玛窦来华,他是采用拉丁文字母为汉字和方言注音的第一人。我把苏慧廉堪比利玛窦。利玛窦有“科学家传教士”之誉,苏慧廉是“汉学家传教士”。利玛窦名声卓著,他长期生活在北京,在皇帝和太监身边,苏慧廉25年呆在温州小地方,于1907年才离开温州去山西太原。
       山西大学堂(山西大学前身)是当年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和北洋大学堂中国三所公立大学之一,是著名传教士李提摩太用英退还的部分庚子赔款创办的。苏慧廉受聘出任山西大学堂西斋总教习。他在太原期间多次返回温州,对温州满怀深情(他在回忆录中对瓯江、楠溪江的风光大为赞美)。
        在山西大学堂他虽然仍为教会服务,但他的角色已成功转换为教育家和教授。1911年,英剑桥大学授予他荣誉文学硕士学位,出任英牛津大学三一学院教授。1928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聘他为访问教授。他在牛津大学任教时是费正清的博士生导师。(费正清是哈佛大学终身教授,著名历史学家,美国近现代中国研究领域的泰斗,几任美国总统的中国顾问。)苏慧廉著作等身,出版有《李提摩太在中国》、《中国与西方》、《中国简史》、《中国传教记事》等书。作为基督教传教士,他醉心中国文化,出版《儒释道三教》,他的英译《论语》,是牛津大学最认可的经典翻译,再版30多次。他翻译《妙法莲花经》、《法华三部经》,尤其是他编写的《中国佛教术语词典》,至今仍是研究佛教的最佳英语工具书。他具有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修养,他为温州城西教堂重建撰写的碑文可见一斑:“中外集资成数,庀材鸠工,昕夕董治,月圆十度,方始告竣。”用词典雅,文采斐然。
        1911年,苏慧廉为筹办华中大学返回英国。已筹得300万英镑,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使计划落空。路熙几年后创办了北京培华女子中学,林徽因就是该校学生。而他在欧洲创立法国华工青年会,为一战战场上的20万中国人服务,并以出色的工作获民国政府文虎勋章。二十年代,已是国际著名汉学家的他,受英国罗素(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和胡适推荐,参加中英庚款顾问委员会,和胡适等人一起,使1100万英镑得以退还中国。
       苏慧廉1935年于牛津去世,享年74岁。他没有自己的房产,遗产仅1600英镑。夫人离世早他4年,路熙的《乐往中国》也在这年出版。夫妇合葬墓碑上铭刻《圣经》中的一句:“他们的功业永存。”
        功业永存,但他们的功业在中国鲜为人知。连我们温州人也很少知道这里曾长期生活、工作过一位非凡的汉学家传教士。他的爱包融温州大地,奉献给每一个温州人。我们为他立像,是一种怀念,彰显温州人开放的胸怀——纪念一位外国人,为传教士立像在中国恐怕是第一人;温州人的情义——我们是懂得感恩的人,我们也要像他那样去做应该做的事,和怀着爱努力去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