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6日星期三

永恒的美丽一追忆曹雅直夫妇在温州的日子

永恒的美丽一追忆曹雅直夫妇在温州的日子  【OC爱看网首发】
言雨

1890年2月的一天,那是一个阴雨霏霏的日子,在一艘通往中国内地的客轮上,倚船驻立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她的眼睛眺望着远处波澜起伏的江心海面,不禁陷入了对往事的深深回忆,轻声自语:“哦,雅直,我回来了,在你曾经播撒下生命与爱的这片土地,让我将你未完的工作与事业得以继续。
”从那时起,她开始为独居老妇人和盲人提供住处,把家中的两间房子奉献出来,一间用来做小礼拜堂,另一间则为教堂里超过60岁以上的贫穷老人安家之用。在1895年9月的温州,在那一个霍乱肆虐全城许多地方的夏天,特别是在东门口出去的那一带,每当看到有许多的人被疾病夺去了鲜活,无辜的生命,她的心情就十分难过,将许多的药品免费地发放给需要的人,因为《圣经》上说怜恤人的人有福了,他们必蒙怜恤,必得着从神那里而来的冠冕与赏赐。然而,她无论做什么,总是无法忘记那个逝去的,熟悉的身影,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和掠过,那些他们曾经在温州一起侍奉,共同走过的日子,那么多难忘而温馨的回忆,在她的心中辗转成,点点滴滴的永恒和美丽。
1869年的时候,远在英国的格雷丝收到曹雅直从内地写来的一封求婚信,深盼她能与自己一起去中国宣教。出于圣灵的感动下,格雷斯同意了曹雅直的求婚。在次年3月12日也是她生日的那天,抵达上海。在1870年4月26日,他们在宁波结婚,从此,格雷丝嫁给了一个上帝的忠心仆人,她可爱的独脚丈夫一曹雅直,成为彼此一生最好的属灵配偶与伴侣。
1872年,在学习了两年的方言后,格雷丝开始向温州当地的妇女传道,她是那座城里出现的第一个外国女人,所以每天当她出去的时候,只要一出现在人前,就会引起很大的骚乱,几乎全城的人都会聚集在一起,成群结队地涌过来看她,把她围得水泄不通。后来,她就坐轿子外出,但是人们还是围住她看,轿夫不得不将轿子停下来让大家看个够再走。
还记得这年的六月,在中国的北方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天津教案”,因有人蓄意造谣天主教的神父与修女办的育婴堂把许多中国的小孩子杀了,还挖出眼睛与内脏以备制作药材,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听后情绪失控,他们包围教堂,殴打传教士,借机寻畔闹事,这股对西方宣教士的深深仇火和余波,也同样蔓延和散布到了温州。有人造谣说曹雅直夫妇也做了同样邪恶的事情,因着这种谣言的传开,他们平静的生活受到了巨大的干扰和影响。那段时间,天天都有人激动地在他家附近的门口徘徊,甚至冲进房子,并在各个可疑的角落搜寻证据:婴孩的尸体和那个传说中放着腌婴儿的木桶。那一段日子,他们夫妻俩就像随时让人宰杀的羔羊一般胆战心惊,大概有三个月之久的时间,格雷丝甚至不敢连单独走出房门一步,曹雅直则经常被人用石头砸,跟在后面赶,恶毒的诅咒和大骂落在他头上,几乎要把他压垮,淹埋和吞没。曾经一度感觉情况不妙,但为了格雷丝的安全考虑,曹雅直提议要把格雷丝送到其他地方去,先离开一段时间,等到脱险了再回来,但是此举遭到了格雷丝的坚决反对。格雷丝说,无论遇到任何的困难与险境,她都会选择留下,和曹雅直一起坚守,一起面对,靠着上帝,没有胆怯和惧怕,,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他们隔绝和分开。。妻子的话使曹雅直很得安慰,就这样 ,在神的怜悯之中,他们共同经历了这场风暴。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也能看到主所赐下的恩典,当曹雅直夫妇感觉自己的工作将要彻底地失败的时候,当他们被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而不能出来的时候,《圣经.约伯记》第23章说:“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里;他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他。他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往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他。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我脚追随他的步履……”有一个从邻县来的男人要见曹雅直,他告诉曹雅直,他在一位曾是曹雅直聚会点的成员那里,口中听到关于耶稣基督,神的儿子的福音。他们两人每天晚上一起读经、祷告,过灵修的生活。还有一个小商人,连续几天在曹雅直夫妻这里参加晚上的礼拜。这显示了虽处在危险和迫害之中,主的应许却从不落空,他总是借着那种无声的见证把恩典临到其他人,使福音广传。很快,教会在向温州附近的地方乐清、平阳、东林、永强等拓展和扩大 ,使得救的人数不断增加,几乎每一个堂点都有自己的中国牧师。
1877年,曹雅直夫妇在这里创办了第一所女子书院,1880年又开设了一家最早的西医院,医院设有门诊,药室和病房,而对前来就诊的市民一律免费,讲道给他们听,使信教者与日倍增。
还记得1884年的中法战争,引发的温州的“甲申血案”,所有的外国人被驱逐出境,许多的教堂被破坏和烧毁。在这次事件中,有许多的人冲进曹雅直夫妇的住所,抢夺他们的财物,并将房子围攻。那一晚,无数的石头“嗖嗖“飞来,向曹雅直的头上砸去,木制的门窗支撑不住轰然倒下,乱哄哄的人流如潮水般地涌入院内,一大群男子手持棍棒,欣赏着用洋油点燃的地板在浓烟滚滚中燃烧,无数的同工被赶走了,信徒也四散而逃,但是曹雅直夫妇却没有走,他们只是冷静地走向一边,毫无怨恨、没有咒骂和愤怒。几个星期后,他们重新回到住所,默默地开始整理,重建被毁坏的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圣经.哥林多后书4章8到9节: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是这种情形的真实写照。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教堂又被重新建立起来了,然而在没有风干之前,曹雅直夫妇就搬进去住,就是因为这样,他患上了肺炎,身体日况愈下.,不得不回到英国治疗。
1889年4月21日复活节的那天,曹雅直荣归天家、安息主怀。在他患病逝世前的那些日子,他询问医生:“我还可以回到中国吗?”医生面有难色,不想作答。曹雅直看出来了,说:“不要怕告诉我最糟糕的情况,因为对我来说没有最糟糕的事。感谢上帝,我为他在中国的温州服侍了二十年,我曾希望回去,但是他既然不同意,我为什么要渴望呢?如果这是主的旨意,我愿意留下忍受病痛,如果他让我去中国,我就去中国。如果是主的旨意,我愿意在去中国的途中升入天堂。
“但以理书12章13节:“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至1894年,温州基督徒的人数发展到超过1000人,从开始的几个人认识上帝,发展到现在的超过3000多个受洗信徒,160多个堂点举行礼拜,42位驻堂牧师,180多个驻堂传道人,都是曹雅直夫妇辛勤劳动所结的果子啊!在那些处境艰难,备受猜疑和仇视的日子,曹雅直夫妇是第一位在这个城市直面传耶稣基督福音的人,尽管有敌对的人群、恶毒的流言、投石与纵火、死亡的威胁以及灰心与软弱,但是他们却没有退却,为将来神的教会在中国的这个地方的成长打下了美好而结实的基础。那些曾经默默服侍过我们的先辈的生命,他们的人生因着奉献,何等美丽。当我们回想他们所做过的那些往事时,心里只有长存感激,如果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为我们而死的国际主义人士,我们同样也应该记住这些服侍过我们先辈的名字,播撒爱的种子的福音勇士。

转自:https://www.ai-kan.net/?p=105802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