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温州西山教会声明

除去罪恶旧酵 成为圣洁新团

前言

温州各地教会的同工同道、弟兄姐妹,近几年来都听到温州鹿城(家庭)教会非常混乱,原因是由(负责人)胡方杰贪污教会奉献款项、霸占教会财产等种种罪恶引起的。因为“一点面酵能使全团都发起来。(加5:9)

但更令人担忧与不解的是鹿城区家庭教会的一些负责同工还自义自夸,不仅包庇罪恶,不把恶人从教会中赶出去,反而不择手段、恶毒残暴地打击迫害那些勇敢正直起来揭露胡方杰犯罪事实的弟兄姐妹。

神也曾籍着他的仆人以圣经的话劝勉过他们,“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林前5:6)教会是圣洁的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或作”阴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林前5:8);

其实胡方杰犯罪由来已久,为了让温州各地教会同工同道、弟兄姐妹了解鹿城教会,更好地为鹿城(家庭)教会祷告,使鹿城(家庭)教会能除去罪恶旧酵成为圣洁新团。不会因胡方杰等个别人使整个温州(家庭)教会在国内外的声誉和工作受到影响。我们因各地教会同工的提议,把胡方杰贪污奉献款、霸占教产的部分相关事实公布如下:

(一)邬牧师奉献 胡方杰贪污

1989年,台湾邬文华牧师来大陆传道,经同工推荐,认识了温州柯摩西弟兄和胡方杰,(化名胡恩平)胡方杰向邬牧师介绍祷告山刚刚创办的情景,然后带邬牧师上山,参观了好几处房子,谈话后,邬牧师决定把三千美金点好经柯摩西弟兄之手交给胡方杰,在场的还有圣宽弟兄,余下七千美金折成人民币存在银行授权柯摩西弟兄:今后教会若需要用可以完全支取。邬牧师返台后,胡方杰急不可待地把七千美金全数拿走。四、五年后祷告山复兴了。城郊洪弟兄去上海做圣工,经张弟兄(王明道弟兄的助手)引见邬牧师,在交通中邬牧师关怀地问起温州祷告山聚会近况怎样?胡方杰你认识吗?祷告山购房装修如何?又谈及美金一万元(合人民币十万元)奉献给温州朔门教会作祷告山装修房子聚会之用等等,洪弟兄说,胡恩平我认识,祷告山装修不大清楚,邬牧师就委托他关怀一下。

洪弟兄回温州后,就和胡方杰谈起上海遇见邬牧师,他说有十万元人民币给你购房修理茅耕山聚会的房子,现在怎么样?胡方杰避谈经济问题,只含糊地说些别的。洪弟兄说邬牧师这样关心教会,下次若来大陆,我们要接待他。胡说:“不可接待!”洪弟兄说:“为什么呢?”胡说:“他是台湾来的,政府很注意,谁接待谁负责!”(其实为了拿到美金接待的是他,现在为了不暴露他贪污美金的事,说不可接待的又是他。)当时洪弟兄不知胡方杰贪污内幕,听听也觉得有点道理,所以此事也搁了下来,一搁就是十几年。

(二)陈弟兄退款 胡方杰私分

1996年,西门教会肇新弟兄办起验钞厂,蒙神赐福,生意红火,胡方杰籍着介绍湖北一个和尚工作,(这和尚为利跟着胡方杰假装信主,胡方杰他们给他取名叫“恩召”,贪吃懒做,性情暴躁,淫乱污秽)结识了肇新弟兄,取得他信任后,立即安排他自己和他儿子及朔门陈弟兄等四位同工进厂上班。那时有敬虔神仆祷告蒙主指示“狐狸钻进葡萄园,肇新的厂不出三年会败落。”后来果然应验,厂房失火,门卫被打,陈弟兄身患严重肝病,另外二位弟兄开车发生重大车祸,因神怜悯,才保住生命。

1997年,朔门教会陈弟兄说要购买房子作聚会点,肇新弟兄出于对神的感恩奉献十万元交给陈弟兄,岂知陈弟兄存心不正,隐瞒了此事,又以教会的名义要信徒捐款借钱买房装修,直到聚会了好几年了也不提起。

神是公义的,神是轻慢不得的,神的物当归给神。2000年陈弟兄患了肝癌,经祷告,神明显提醒他:“挪用公款,被神击打!”陈弟兄为了求神医治,也想悔改保身活命,但他不是把钱明中交给教会弟兄姐妹,而是暗地里召了胡方杰、姜爱芬姐妹,退出十万元奉献款的钱,交给胡方杰,姜**姐妹。不料胡方杰、姜爱芬,一男一女又对教会弟兄姐妹隐瞒此事,私自瓜分了。陈弟兄十几天后,大量吐血、拉血,悲惨离世。弟兄姐妹奉献的专用款项,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消失了。

2001年底,已定居加拿大的肇新弟兄回温州探亲,要买掉验钞机厂房,遭到胡方杰百般阻拦,肇新弟兄百思不得其解。胡方杰并且吩咐购房的弟兄要他扣下三十万元,购房的弟兄心感不安,向肇新弟兄透露。肇新弟兄体会到圣经上说的:“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当初肇新弟兄对胡方杰相当信任支持,真实关怀备至,自胡方杰进厂以来,不做事每月发给他工资600元,还顾念到他的养老保险,并把几十万元奉献款交给他,由他随意支配使用。胡方杰并不感恩,也不他钱用在基督的身体上,却分门结党,为自己编织巨大的罪恶黑网,害人害己。

(三)神仆责罪人 教会起争议

  2002年8月,温州城郊、朔门教会有几位有真理立场的工人,认识到胡方杰罪恶的危害性,并且这种罪恶正在蔓延。于是,分别在城郊、朔门教会议会上,当面责备胡方杰贪污美金、奉献款。书面揭露胡方杰的犯罪事实。并要求市议会对胡方杰实行惩戒,停工、停餐,要他退出奉献款归还给教会。但奇怪的是一些平时也查经、讲道,自称真理比较明白的人,却总是为他百般抵赖、无耻诡辩。于是引起了教会里对胡方杰贪污的事揭露和反揭露的大争辩,波及许多传道人和平信徒。

其中特别突出人物是城郊教会方XX、林XX弟兄。胡方杰经济案暴光后,林XX就对人说:“方杰这件事不要讲无,有也要包容。”接着方XX、林XX等三位弟兄到冯弟兄家调查。………


温州西山教会严正声明

近段时间许多同工弟兄姐妹看到一个叫“时代信息”的光盘,题目为:“除去罪恶旧酵 成为圣洁新团。”光盘揭露胡方杰贪污美金、教会奉献款、霸占教产等等的罪恶。了解内情的同工弟兄姐妹一致认为光盘上内容十分属实、证据非常充分。不过还只仅仅揭露的是胡方杰一伙所犯罪恶的小小一部分,如有的同工弟兄姐妹说的,那仅仅是冰山的一角。

现在市里绝大多数同工都知道胡方杰再胡闹下去,对教会、对曾包容过他的同工都损害很大,也知道胡方杰唯一的出路是退出所霸占的教产和贪污的美金、教会奉献款,彻底认罪悔改。与胡方杰比较接近的同工,也已经多次奉劝胡方杰一伙先安静下来,在神面前好好省察。不能太冲动,不要急于报复。

但胡方杰的同伙方保福、林新鹏等人,丧心病狂地急于报复,迫不及待地疯狂反扑。

2004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六,方保福、林新鹏等人在上陡门召集100多人,指名道姓地诅咒五位有正义感,曾勇敢揭露过胡方杰罪恶的工人,并且说要把神的儿女神的仆人,交给撒旦,把他们荣耀夺去,恩赐收回。但这五位神的仆人,因有神的祝福,荣耀依旧,恩赐加倍,到处传道工作得胜。

而胡方杰一伙正如圣经上说的:“他们有祸了!因为走了该隐的道路,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并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这样的人在你们的爱席上与你们同吃的时候,正是礁石(或作‘玷污’)。他们作牧人,只知喂养自己,无所惧怕,是没有雨的云彩,被风飘荡;是秋天没有果子的树,死而又死,被连根拔出来;是海里的狂浪,涌出自己可耻的沫子来;是流荡的星,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永远存留。”(犹11-13)

在光盘上提到:“为什么林、方如此赤裸裸地背道卖力呢?原因是胡方杰素来挪用教会经济“周济”他们。2001年新鹏家失火,房子烧了一点点,所幸现金十万元无损,胡方杰就发动城郊教会送“救灾款”,上陡门、南塘、城郊总会各送一万,并在会上叫每个聚会点发发爱心,(新鹏那次就得到了十万左右人民币的钱)难怪甲里桥某弟兄对人讲:我们敢怒不敢言,上陡门有一位弟兄也是同工,房屋烧光,两个孩子都烧死,教会里提都没提起。

林新鹏是一个惟利是图,对胡方杰言听计从,没有真理,没有恩赐的人。方保福是一个不知廉耻,治家无方的厚脸教霸,胡方杰平时对他们处处呵护,是胡方杰的左右手。 甚至会讲道、查经的黄春平,也因为利为名,在一次聚会中也无理地为胡方杰辩护,说胡方杰贪污美金、奉献款,和鬼讲鬼也不相信。其实鬼是故意说不相信的,黄春平以鬼话来证明胡方杰没有贪污美金与奉献款吗?去年冬,黄春平在东北同工查经时说,五位同工揭露胡方杰贪污美金、私分奉献款、霸占教产、是诬告,已被停工、停餐,公然说谎!

这就证明胡方杰的罪恶何等深重!他竟敢把弟兄姐妹省吃俭用奉献给神的钱,如此乱花!收买与他同样贪得无厌的小人,(这些小人,有的作风败坏,生意亏损,无力谋生,混入教内;有的儿子赌博,吸毒,离婚,解约;有的相信鬼话,自高自大,一口两舌,好说馋言。)使这些小人,觉得胡方杰对他们恩重如山情深似海,所以要肝脑涂地誓死保卫胡方杰。

圣经上教导我们:“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初入教的人不可作监督,恐怕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受的刑罚里。监督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作执事的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一口两舌,不好喝酒,不贪不义之财,要存清洁的良心,固守真道的奥秘。这等人也要先受试验,若没有可责之处然后叫他们作执事,女执事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说谗言,有节制,凡事忠心。”(提前3:5-11)

2005年2月,上陡门同工培灵会,藤桥永敬(音)在台上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还有人把他放下来噢,胡方杰被钉在十字架上血淋淋,没有人把他放下来噢!……” (其实永敬是看错了,胡方杰是哈曼已羞耻地被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了。)边说边号啕大哭,会场没有一个人受感动流泪,都觉得他很荒唐!随后他就灰溜溜地下来了。

弟兄姐妹看,胡方杰一伙人的身上撒旦的工作多么明显!证实了光盘上所引的圣经启示录所写到:“……那有两刃利剑的说: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处。”

近日来,一贯紧抓钱囊卖主卖友的犹大胡方杰,(他1974年出卖朔门几十位弟兄姐妹是证据确实抵赖不了的)不但不认罪悔改,反而唆使城郊个别他贪污教会奉献款所周济的“穷人”盗用城郊教会的名,分发传单,抛出了一个恶意攻击教会的决议。传单开头是这样写的:

圣经明说:“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卖主卖友”的事情在教会中也将会不断的发生。

(圣经当然是明说的,难道像你们那样暗说、乱说吗?)

提摩太后书三章写到:“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渎、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馋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离了敬虔的实意,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

这些经文用在胡方杰一伙身上都非常合适,只是他们不敢引用。我们大家看到他们所分发的传单引经不仅断章取义、歪曲原意、不顾事实、狡诈误导,而且方式与撒旦完全一致的。

他们矢口否认胡方杰铁证如山的犯罪事实,市里同工们都承认德高望重的邬文华牧师那样语重心长地劝责胡方杰的事,都属于子虚乌有吗?胡方杰霸占的教产(将二幢202室)现在还是他女儿住着是偷梁换柱吗?媚新弟兄在梦中他看着胡方杰,忽然什么都没有了,只看见胡方杰的肚胃,有同工解出来,是指胡方杰就是以肚腹为神,是恶意毁谤吗?何等可怜!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西山教会严正声明如下:

一,西山教会在“文革”期间1969年开始聚会至今,有神明显同在的凭据,有神丰盛的恩典,受洗圣餐,派工奉献,外出布道都一直由本教会负责。城郊是1986年开始建立,西山教会与城郊是连络交通型的。

二,胡方杰等人分门结党,好说馋言,在背后毁谤同工,西山教会同工根据圣经真理,“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作”(多3:10)2003年早已不与他们来往了。他们说要处理早已弃绝他们的同工是非常卑劣、愚妄、可笑的!

三,胡方杰等人以肚腹为神,贪爱钱财,为利混乱真道,分裂教会的种种罪恶是不容抵赖的!还要继续被揭露,被清算,包庇胡方杰罪恶的人若不是因无知受骗,就是与他同流合污一起犯罪,若不悔改,也是要继续付出代价的。

四,胡方杰等人既然那样惧怕光盘,就足以证明是神赐给诚心爱主的人智慧和力量,揭露胡方杰的罪恶是合神心意的,是主所喜悦的。城郊个别人要召集的诅咒会,要诅咒他们认定光盘上材料的提供者,其实光盘上材料的提供者就是胡方杰。圣经上记载:“耶稣开讲,先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就是假冒为善。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路12:1-3)胡方杰犯罪的事实是隐藏不了的,任何人想销毁光盘也不过是痴心妄想。(当年教皇要销毁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也做不到)胡方杰等厚脸教霸越是疯狂反扑,揭露他们罪恶的光盘越会更快更广泛地传开。

五,我们允许并且欢迎胡方杰和要为他辩护的人,在任何教会任何场合,以书面或口头作出辩解。但我们断定胡方杰一伙绝对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他们写的东西没有一篇是像样的,篇篇都是语无伦次、思维混乱、文句不通、强词夺理。因为撒旦给他们的只有狡诈与狂妄,实际上他们是很愚昧无知、猥鄙懦弱的。

六,请同工弟兄姐妹多多为温州教会祷告,除去罪恶的旧酵,使教会成为圣洁的新团。让胡方杰等人能够赶快认罪悔改或受到神的管教,不要再继续危害温州教会。

源自:温州西山教会


关于温州教会胡方杰事件的几点说明

一、应本事件有关当事人的邀请,郑哲民、范亚峰等组成胡方杰事件法律调查团,已经赴温州就这一事件进行了初步调查。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

二、双方当事人均声明:自己方与中福圣山博客上的匿名评论无关,均同意:在调查期间,删除中福圣山博客上的相关跟贴。中福圣山博客管理员依照这一共识,删除所有匿名跟贴,并禁止发布与胡方杰事件有关的匿名跟贴。

三、胡方杰事件法律调查团将秉持圣经的爱与公义的教导,以及法律的正当程序,深入调查胡方杰事件。调查团欢迎相关人士提供与这一事件有关的证据或线索,但提供者应实名,以示负责。联系方式:mountainsina@gmail.com。

四、我们欢迎教会内的弟兄姊妹和教会外的朋友监督法律调查团的工作。让我们共同为建造有敬虔生活、纯正真理根基的教会而努力。请弟兄姊妹为调查团的工作代祷,愿神保守我们。

胡方杰事件法律调查团
2007年6月3日

来源: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d477e09010008v1.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