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关于胡方杰事件的调查报告

关于胡方杰事件的调查报告

2003年10月,弟兄姐妹们看到了海外的邬文华牧师录制一个光盘,在光盘上有他责备胡方杰说贪污美金的讲话,温州市教会一些同工都为此议论纷纷。

李忠善、董忠胜等三位弟兄一次到吴某某家,说到教会中的一些事,吴某某情绪激动地说:“市里这一帮都不是人,越掏越臭,比茅坑还臭,都不是人,我也不是人,你们不要把我当人!”三位弟兄听了都很惊讶!吴某某怎么会说都不是人,比茅坑还臭,他自己也不是人,要大家不要把他当人呢?后来许多事使他的话得到证实。

在这以后一次市同工交通会,吴某某在会上突然大叫:“邬文华是大骗子!”众人问他有什么根据,吴某某说:“是上海郑老伯父子说的。”为此市里让四位同工到上海调查,走访郑老伯父子和张桂炎弟兄,郑老伯和他儿子都讲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都为吴某某敢说这样的谎话感到非常愤怒,要找吴某某对质。郑老伯父子和张桂炎弟兄都说邬文华牧师是德高望重很好的神的仆人。

这样的情况吴某某应该为他的说谎而认错,对胡方杰的事应该继续深入调查作出严肃处理,如吴某某所说的 ‘市里这一帮’却没有这样做。

在2003年12月31日,大议会(即年会)上,有一位同工突然拿出一个所谓的“市教会议会决议”宣读、分发,对在教会中勇敢当面揭露胡方杰罪恶的同工李忠善、叶万里、冯恩光、董忠胜、倪荣生等弟兄进行压制、污蔑、恐吓、迫害。

据我们的了解,所谓的“市教会议会决议”,不但没有经过市小议会同工充分讨论,甚至是在小议会同工绝大多数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二个人冒充市教会议会的名义私自写的。现在市教会议会的同工绝大多数人还活着,也有已离世归父,他们都能证明所谓的“市教会议会决议”连一点程序正义都没有,更谈不上有什么半点实质正义!

这一、二个人不但在神面前罪责难逃,就是在人面前也显得狂妄愚昧,所以惹动众怒,以致后来又出现一个叫“时代信息”的光盘。

2005年4月27日,有一份叫《温州西山教会的严正声明》中写到:

许多同工弟兄姐妹看到一个叫“时代信息”的光盘,题目为:“除去罪恶旧酵 成为圣洁新团。”光盘揭露胡方杰贪污美金、教会奉献款、霸占教产等等的罪恶。了解内情的同工弟兄姐妹一致认为光盘上内容十分属实、证据非常充分。不过还只仅仅揭露的是胡方杰所犯罪恶的小小一部分,如有的同工弟兄姐妹说的,那仅仅是冰山的一角。

这份《温州西山教会严正声明》结尾处还写到:
四,胡方杰等人既然那样惧怕光盘,就足以证明是神赐给诚心爱主的人智慧和力量,揭露胡方杰的罪恶是合神心意的,是主所喜悦的。城郊个别人要召集的诅咒会,要诅咒他们认定光盘上材料的提供者,其实光盘上材料的提供者就是胡方杰。圣经上记载:“耶稣开讲,先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就是假冒为善。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耳所说的,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路12:1-3)胡方杰犯罪的事实是隐藏不了的,任何人想销毁光盘也不过是痴心妄想。(当年教皇要销毁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也做不到)胡方杰等厚脸教霸越是疯狂反扑,揭露他们罪恶的光盘越会更快更广泛地传开。
五,我们允许并且欢迎胡方杰和要为他辩护的人,在任何教会任何场合,以书面或口头作出辩解。但我们断定胡方杰一伙绝对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他们写的东西没有一篇是像样的,篇篇都是语无伦次、思维混乱、文句不通、强词夺理。因为撒旦给他们的只有狡诈与狂妄,实际上他们是很愚昧无知、猥鄙懦弱的。
六,请同工弟兄姐妹多多为温州教会祷告,除去罪恶的旧酵,使教会成为圣洁的新团。让胡方杰等人能够赶快认罪悔改或受到神的管教,不要再继续危害温州教会。

鉴上述等种种原因,我们认为胡方杰假若是清白的,温州教会不予以澄清;如果胡方杰确实是犯了罪,温州教会不对他实行惩戒,都是温州教会同工对神的不忠和对弟兄姐妹的亏欠,是温州教会的羞辱!所以我们温州教会几位同工组成调查组对‘胡方杰事件’进行调查,现将事实报告如下:

一个工人  造反起家

胡方杰上个世纪70年代不过是温州剪刀厂的一位普通工人,靠造反起家,虽然经济条件比较差还据说娶了厂团支部书记的妹妹为妻,胡方杰的妈妈是一位很好的姐妹,当时弟兄姐妹在他家楼上聚会,叫他上来他也不愿意上来,总是说自己很忙很忙不愿意参加聚会。一直到他妻子生双胞胎女儿时难产去世,双胞胎女儿也失去了一个,他表现出悲痛欲绝样子时大叫‘皇天!三界!’,不会求告上帝。后来他感到绝望虚空时才参加聚会,聚会不久没几个月,他就追一位姐妹,那位姐妹不愿意嫁给他,他很痛苦时,郑大同同工出面劝一位姐妹要因主爱的缘故嫁给他,郑大同同工还被那位姐妹的哥哥骂,说为什么要他的妹妹嫁给‘男子客’(温州话结过婚的男人)。胡方杰进教会后,就把‘文革’造反的那一套带进了教会,取得郑大同同工信任后就开始暗中拉帮结派。郑大同同工过早地对他委以重任,也没有及时地发现他的问题,是有亏欠的。

一次出卖  终身受制

胡方杰与那位姐妹结婚后,参加聚会也比较多了。‘文革’期间温州两派斗争非常激烈,到1974年温州教会增长很快,朔门教会陈德道弟兄的祖母丧礼规模影响都比较大,引起当局注意,陈德道弟兄为此坐牢,公安局人员把胡方杰叫去查问,因胡方杰就住在朔门,对同工弟兄姐妹的情况比较了解,他把教会的情况都对公安人员说了,后来公安人员找青少年弟兄姐妹谈话,胡方杰对他们说,教会的情况他都说了,叫他们不要再说了,朔门教会的负责同工郑大同弟兄还以为胡方杰因着软弱把教会的情况向公安人员说了已经后悔,所以叫其他弟兄姐妹不要再说了,其实他是可能是因他已经说得很彻底了,别人也没有什么更多的可说了,更可怕的是他是认为不要让其他人抢了他的功劳,所以不让别人再说了。公安局办‘学习班’时,把朔门教会所有主要的同工弟兄姐妹都叫去了,连比较活跃的十五、六岁的小姐妹都被叫去,胡方杰与另一位被教会弟兄姐妹称为‘犹大’的李××分别担任两个组的组长,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实事,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温州教会的许多同工都受过逼迫,如林乃娒、缪志彤、郑大同、叶正春、张可爱、陈荣生、吴显雄等同工都受过苦或坐过牢,唯独胡方杰没有,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深思的现象!其实胡方杰一直受到一些部门及贪官的关照庇护是与他卖主卖友及拿教会的钱去打了‘交道’有关,但他也付出了终身受制无法挣脱的代价,他虽为利不想摆脱,但若实事他已犯罪触犯刑法还是谁也保他不了的!
                                       
一张借条  一条命案

1985年5月25日胡方杰向朔门教会阿雷弟兄借了现金一百元,阿雷弟兄去上海胡方杰还托他把一些假的金首饰带到上海去卖,但阿雷弟兄去了上海后一个来月没有音信,他家人和弟兄姐妹都很担心,但胡方杰与一些人祷告都说:‘平安,平安……’后来祷告时居然还确定说阿雷弟兄几天以后几号要回来,但到了那天阿雷弟兄一直没有回来,阿雷弟兄的爸爸和胡方杰一起去上海各处公安局打听,发现一位被害已火化的青年衣服上剪下来的布料,就是阿雷弟兄的,阿雷弟兄的爸爸要求上海公安局把案件查清楚,胡方杰却毫无根据地对公安局人员说,阿雷弟兄的脑子有问题的,意思说阿雷弟兄是有神经病的,阻止上海公安局对阿雷案件的调查,阿雷弟兄去世后,胡方杰尽量隐瞒,不让教会弟兄姐妹为他开追悼会,他的理由很有意思,说:“人都死了还开什么追悼会!”,说这样话的人才是有神经病的,难道人活着需要开追悼会吗?实际上阿雷弟兄的死可能和胡方杰的假金首饰有关,查起来可能牵涉到胡方杰的问题,还有一点就是胡方杰认为阿雷弟兄既然死了,他借阿雷弟兄的一百元,就死无对质了,在1985年时一百元相当于一个工人三个月的工资,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后来阿雷弟兄的爸爸发现了胡方杰的这张借条,他在等胡方杰自己提起,但等了二十多年胡方杰一直没有提起。阿雷的爸爸就渐渐地看透了胡方杰贪婪丑恶的本质,胡方杰是万万想不到这张借条会成为他绝对抵赖不了的一条重要的罪证。(见借条复印件)

一万美元  贪污九千

由洪恩光弟兄介绍,十几年前台湾中华基督徒重生礼拜堂邬文华牧师,为帮助朔门教会购买祷告的房屋,装修培训师资卧室。经摩西弟兄把叁仟美元现金和柒仟美元银行存款,总共一万美元都交给胡方杰。因为胡方杰以为邬文华牧师年迈、身体不好,不会再来大陆。胡方杰只拿出壹仟美元,换成人民币一万元,搞了一下祷告的房屋、培训师资卧室的装修,也只用了几千元人民币,也有好几仟元不知派什么用场,把九千美元都贪污了。

2002年,邬文华牧师要见胡方杰时,胡方杰就是千方百计地回避不见,说他是台湾来的,洪恩光弟兄说,你拿钱时也知道他是台湾来的都见了,这次为什么不见!

回避不了,见到邬文华牧师时,胡方杰显得很坐立不安,邬文华牧师问到那一万美元的时候,胡方杰就百般抵赖,说只有壹仟美元,邬文华牧师非常愤慨地当面责备了胡方杰,邬文华牧师颇有先见之明,作了录像为证。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邬文华牧师与胡方杰无冤无仇,他说也不是来要钱,不够用还可以再给,只是说胡方杰这样不诚实,不是神的仆人,邬文华牧师甚至说他若没有给胡方杰一万美元,出去给车撞死,(虽然邬文华牧师这样说不一定都恰当,)但他问胡方杰是不是也敢这样说,在场的人都看到胡方杰整个脸鐡青,脸上肌肉颤抖,神色谎张,语无伦次,哆哆嗦嗦地说:‘上帝在上,上帝在上……’上帝在上谁不知道!雅各书二章19-20节写到:“你信 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虚浮的人哪,你愿意知道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吗?”

有弟兄问王忠孝弟兄,胡方杰是否有贪污美金的事?王忠孝弟兄说:‘胡方杰贪污美金的事是属实的,是有的,叫胡方杰要好好悔改!’后来胡方杰打电话给王忠孝弟兄说要见他,王忠孝弟兄说不见他,说他是不受欢迎的人。根据胡方杰过去和以后所作所为的许许多多事来看,所以包括邬文华牧师、王忠孝弟兄在内的许多同工都认为胡方杰是死的,是一个没有基督生命的人!他有奸商的诡诈,也有小市民的平庸,他许多罪恶都会一一曝光!

一笔专款  二人私分
   
1997年,朔门教会一位弟兄说要购买房子作聚会点,林肇新弟兄出于对神的感恩奉献十万元交给那位弟兄,但他隐瞒了此事,又以教会的名义要信徒捐款借钱买房装修,直到聚会了好几年了也不提起。神是公义的,神是轻慢不得的,神的物当归给神。

2000年,那位弟兄患了肝癌,经祷告,神明显提醒他:“挪用公款,被神击打!”那位弟兄为了求神医治,也想悔改保身活命,但他不是把钱明中交给教会弟兄姐妹,而是暗地里召了胡方杰、另一位姐妹,退出十万元奉献款的钱交给胡方杰。那位弟兄十几天后离世。胡方杰对教会弟兄姐妹隐瞒此事,把购买作教会聚会点房子的专用款项,作为“同工帮补”的名义分给了胡方杰与宁波的培蒂了,温州有许多比他们清贫得多很需要帮补的同工都不帮补,却‘帮补’给胡方杰他自己与那个宁波有弟兄姐妹说和胡方杰很要好的离婚的女人培蒂! 这是多么地疯狂、放肆、荒谬、滑稽!弟兄姐妹爱心奉献的专用款项,就这样被胡方杰等人私自瓜分了!

一间教产  霸为私有

胡方杰理应在神面前认罪悔改,痛改前非,至少是有所收敛,不要过分放肆,但事实并非如此,错谬的心使胡方杰更加嚣张疯狂,把将军桥教会的教产(将二幢202室),当时价值五十七万元的房屋,以八年前房价十伍万八仟元价格霸占为已有,给他女儿结婚作新房,明显贪污了四十一万二千元,胡方杰还说已有八个‘负责人’签名送给他的,这是多么强词夺理!既然是教产,就是每个信徒都有份,任何人没有权利这样做!他用的是社会上贪污犯惯用的手法,说下级送给他的,性质极为恶劣!难怪将军桥的弟兄姐妹非常气愤!在被他霸占的房屋门上贴上:“教产作洞房间,教会中王天义”(王天义原鹿城公安局局长,贪污犯,判死缓),这些事实,难道胡方杰以及要为胡方杰辩护的人能否定得了吗?!

我们同工问北京的来温州调查‘胡方杰事件’的学政法的范亚峰弟兄,胡方杰这样做是属于什么性质,范亚峰弟兄说:‘是属于以权谋私!’旁边有德国留学回来《教会》杂志的主编何当弟兄在场,可以作证。

什么是腐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腐败定义为:“腐败是滥用公共权力以谋取私人的利益。”  腐败就是利用公权公职采用不合法、不道德的手段,为自己、自己的家族、自己所属的小集团谋取私利的现象,简言之“腐败就是用公权谋取私利。”

胡方杰共有五套房产,其中至少有三套是属于不明资产是属于以权谋私贪污得来的!传福音靠福音养生是正常的,为了发财就是犯罪!就会成为为利混乱主的道的人了! 胡方杰不从事正当的职业,也不好好研读圣经,专门研究如何霸占教会权力,并利用公共权力,把贪污来的钱供自己挥霍,还让他的儿子去南韩看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比社会上大老板比贪官污吏还阔气。有人问他怎么会让儿子去南朝鲜看足球赛,他又说谎,很便宜的只有几千元。几千元也不便宜,其实需要一二万元!

朔门一位弟兄原来住岳父家,只建了小小的房子,胡方杰却说救主都快来了,要房子干什么,反正要给火烧掉的。他自己却贪得无厌,多处购置房产。胡方杰不仅言行不一,‘末世论’上和邪教头目很类似。

胡方杰不但不会传福音,还很会弄虚作假,有一次领了一个假和尚到教会,做了一段时间假弟兄,那段时间胡方杰就大肆宣扬,他怎么这么领和尚信主……不久那个‘和尚’就撕下伪装,暴露了一个贪吃懒做凶暴打人贪财淫乱无赖的本相,胡方杰给他自己取名叫‘恩平’,给他那个‘和尚’取名叫‘恩召’,简直是一对贪兄淫弟!他在教会中腐败犯罪还有什么可以抵赖的!

一贯说谎  迫害同工

在阿雷弟兄去世后,一些弟兄姐妹觉得阿雷弟兄的死与胡方杰有一些关系,而且胡方杰与一些人祷告时说,阿雷弟兄是平安的,并说他某一天要回来,也是错了,没有应验,因弟兄姐妹向郑大同弟兄反映,但郑大同弟兄向胡方杰问到阿雷弟兄的事的时候,胡方杰非常心虚地说:“你认为阿雷弟兄是被我害死的吗?”郑大同弟兄说:“我没有这样说,这是你自己说的,弟兄姐妹认为在这件事上你有一定的责任。”胡方杰居然对他妈妈说,郑大同弟兄说阿雷弟兄是被他害死的。胡方杰的妈妈是一位很好的姐妹,有一天胡方杰的妈妈问郑大同弟兄说:“我听阿杰说,你说阿雷是被我阿杰害死的”。郑大同弟兄被她说得一头雾水,向她解释他根本就没有这样说,后来郑大同弟兄渐渐发现胡方杰在很多事上都在说谎。

在一次祷告会上,郑大同弟兄在祷告中提到,求上帝把说谎的灵除去,胡方杰突然“武”了起来,很凶,脸色很难看很狰狞,好像就要打人的样子,他妈妈也非常惊讶,一边阻止他一边说“阿杰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此后胡方杰就更加变本加厉地说谎逼迫陷害同工,因为当时我们同工已看过一些教会历史与神学方面的书,知道圣餐上“质变论”、“变体说”是错的,祝谢后圣餐的饼与杯不是物质变了,是我们凭信心领受是主的身体和宝血。胡方杰用‘文革’造反的那一套,利用弟兄姐妹的单纯幼稚,大肆造谣攻击郑大同同工。伙同他父亲胡佐华(又名胡恩)耍阴谋诡计,背后定同工罪,不让同工有半点解释,明明是胡方杰贪权贪财,说谎造谣,不懂圣经,他父子俩不让同工澄清事实。

郑大同同工引圣经上尼哥底母说的话:“不先听本人的口供,不知道他所作的事,难道我们的律法还定他的罪吗?”(约7:51)胡恩竞当着十几位弟兄姐妹的面,以沙哑混浊的声音,恶狠狠地说:“没有听耶稣本人口供定罪也定了!”当时脑子反应还不算慢的郑大同弟兄一下子给他们搞闷掉了,心里想耶稣也对他们没有办法,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郑大同弟兄回到家里时还呆呆的,他妻子问他怎么样了,郑大同弟兄说,胡方杰的父亲胡恩说:“没有听耶稣本人口供定罪也定了!”我还有什么办法?郑大同弟兄的妻子说:“他们自认他们是耶稣的仇敌,还把你和耶稣来比,那好嘛,你怕什么? !”胡方杰父子俩完全站在耶稣的对立面,与救主为敌,的确有魔鬼的权势在他们身上。使他们有技俩胆敢把正直指出他们错谬,很多方面都比他们优秀,只是不像胡方杰那样刁恶奸诈的同工,一个个逼出朔门教会,他这样逼迫同工分裂教会不但使朔门教会温州教会上帝所搭配的恩赐严重失去平衡,更使胡方杰的权欲极度膨胀,腐败越来越严重。

正如有人所说的胡方杰在温州教会一些的‘地位’(他甚至在外地自称是温州教会的总负责),是靠陷害、打击属灵长者与愚弄、诱惑信徒而窃取的。是一个典型现代版的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非!

而被胡方杰逼出朔门教会的同工郑大同、王建新、胡道来、林永杰、倪荣生、叶万里等都蒙神赐福,圣工做得都比胡方杰好,这是有目共睹的 !而紧跟胡方杰的人没有一个结好果,也没有一个有好结果,这是多么可怕的实事!

其实胡方杰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至今,继被胡方杰等人称为‘真理工人’后来被魔鬼欺骗发疯致死的李银林之后,在教会中一直搞分裂,他不但在朔门、在城郊搞分裂,就是在东门也搞分裂!

前段时间东门教会的情况大家必有所闻,吴某某分裂教会逼迫同工的手法与胡方杰如出一辙!他们写的所谓什么‘决议’语气也与胡方杰非常相似。

他们高傲地翘着头,分裂教会逼迫同工都说自己是‘拔稗子、砍枝子’,他们根本不认真读圣经,他们是有拦阻的,魔鬼在他们身上工作很明显,他们妄称神的名说假预言,还不惧怕,其实他们才是稗子!现在神还没有把他们拔了,是神的爱和智慧,他们若不悔改就要被丢在火里,也是必然的事!他们不断地夸口,有些方面拜偶像的人比他们更有可夸的,有些事不要说来世,就要今生也还不是最后的答案,他们还以为他们很了不起,不久他们就会起不了!

胡方杰、吴某某是分裂温州教会的罪魁祸首!与会堂分开,他们说是为了路线,接着家庭点又不断地争闹、分裂,就说明他们是为了争名夺利而把自己说得比神还公义,实事证明分裂教会的人可能得意一时,但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箴言六章12-15节写到:“无赖的恶徒,行动就用乖僻的口,用眼传神,用脚示意,用指点划,心中乖僻,常设恶谋,布散纷争。所以灾难必忽然临到他身;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

许多同工说,胡方杰不是我们的私敌,他是教会的公敌!如保罗对行法术以吕马说:“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魔鬼的儿子,众善的仇敌,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吗?……”(徒13:10)当然我们还没有保罗当时那样的权柄,使他瞎眼,暂且不见日光。但我们要遵行圣经教导:“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前5:20)我们若不这样做,有些人就会情不自禁放肆地犯罪作恶,迫害同工苦待神的仆人。
“义人在恶人面前退缩,好像趟浑之泉,弄浊之井。”(箴25:26)其实有时候神的仆人在恶人面前退缩,也是很亏欠的,因为那样会把水搞得浑浊,会破坏见证!
“总要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倒要责备行这事的人。因为他们暗中所行的,就是提起来也是可耻的。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因为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弗5:10-13)

俗语说:贼怕声响鬼怕光!我们不想断定胡方杰只能躲在暗处,不敢对这份调查报告作出应有的回应,但我们再一次引用《温州西山教会严正声明》的一段话:我们允许并且欢迎胡方杰和要为他辩护的人,在任何教会任何场合,以书面或口头作出辩解。

这一回胡方杰再也不能躲在暗处了,因为胡方杰再也搞不出一个能包庇他的所谓的什么“教会决议”了。希望胡方杰能够赶快认罪悔改!胡方杰若能真心认罪悔改大家还会饶恕他的!
                         

温州教会同工调查组    2012年5月7日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13ca5670102x4l5.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