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7日星期三

陳加榮弟兄的美好見證

陈加荣弟兄的美好见证

陈加荣弟兄归天已二十五年了,但是,他在许多人的心中,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包括我,我常听母亲说起他,母亲说起他时,总怀着敬爱的心,所以他在我心中也占有一席之地。今年五月,我终于把写他的见证付诸实施,总算了却了一番心愿。

下面是我采访几个他生前最亲近的人以后的所得。

陈加荣弟兄生于1940年,他家本来很富有,在东门有很多房子。但由于他父亲的堕落败坏,天天赌博,结果家庭败落。在他妹妹生下13天时,他母亲带起三个子女住到小南门的外婆家里。

此时有人向他家传福音,他母亲就信了,且信仰非常虔诚。但他不信,他认为自己是读书人,怎么能迷信呢。读高中时,有一次他在学校抗台后,肺里出血,成了肺结核,看医生也没用,一直咯血。后来一位弟兄来为他做祷告,就不再咯血了。经历了神的医治后,他认识了神,开始信主。

他信主后,像当时的年轻人一样,很热心地追求圣经真理。他的圣经是乐清一位弟兄送他的,那弟兄还送他一些属灵书籍。在文革中,圣经和属灵书籍都是极其稀少极其宝贵的,他爱圣经书籍就像自己的生命一样。那时常有人来搜圣经,有一天,他妹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很多人来搜圣经,就马上去告诉他,他把圣经、笔记、书籍放进包里叫她赶快拿出去,刚一转移,就有人来搜了。那些人离开后,他很是感恩,说,如果这些给搜走了,那就等于把他的命拿走了一样。还有一次派出所民警来捉他父亲,顺便搜他的圣经,但没有搜到,民警走了以后,他和妹妹一起唱诗歌,声音很响,邻居都听见了,他们就是要让邻居知道自己有一位保守一切的神。

他非常虔诚,每天三点多钟起来,做一两个小时祷告,再唱诗歌,最后读经。他读经时恭恭敬敬,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把神的话吃下去,铭刻在脑中。由于他文化程度高(他是温二中学生,不过高中没毕业就因病休学了),理解力强,加上有属灵书籍,所以在追求圣经知识上进步神速。

他信主不久,有一天晚上独自一人在家中,撒旦来到他身边,天使也来了,他左耳听见有“啾啾”的火箭声,右耳听见有温州话对他说“西布伦、拿弗他利”。他去打开圣经,读创世记49章13节、21节。西布伦是海边港口,而拿弗他利则是被释放的母鹿,出嘉美的言语,他知道这是指福音将要从温州传出去,因温州在海边,又是白鹿城。上帝把温州教会将会复兴成为福音的窗口告诉他,让他能够为上帝培养传福音的人。

他不停地读经,新旧约圣经共读了100遍,所以圣经极熟,弟兄姐妹很佩服他,说他是“活圣经”。有些人评价他人很聪明,一目两行,过目不忘,说他记忆力好,但他对一个弟兄说,“我只是比别人勤奋一些”。

他自己这样努力追求,也劝别人努力追求,许多弟兄至今还说起他当年劝自己要好好追求。他常对妹妹说,或许有一天圣经、诗歌都没有了,所以一定要把圣经记在心中,像牛吃草一样,可以时常倒嚼,赞美诗歌最好也背下来。所以她也爱读圣经,还背了40多首歌。有一次,有一节经文他找不到,她随口讲出是在哪里,他高兴极了,那喜形于色的表情她至今仍记忆犹新。他死了以后,母亲不久也死了,他妹妹觉得往后的道路真不知该如何走下去,可见他在属灵上对她的帮助是多么大。

每当他身体软弱时,就叫妹妹在旁边唱歌,他最喜欢的一首歌是“主怀念我”:
当我遇见试炼痛苦,经过荆棘旷野之缰,我有一个甘美思想,就是主怀念我。
今生忧虑缠累围迫,使我心思都变昏暗,但是苦境使我记得:主,你正怀念我!
所以无论愁云多少,无论安乐或是苦恼,我已满足,因我知道:主,还是怀念我!
主,你正怀念我!主,你正怀念我!我怕什么,有你亲近,并且还怀念我!

当一个人在身体软弱时,只有思想主,才能走出苦境。这首歌正唱出了他当时的心情,也带给他莫大的安慰,使他能靠主坚强起来。

因他这样努力追求,所以上帝给他讲道恩赐,更给他查经恩赐。他查经的水平在当时无人能出左右,郊区各县都请他去查经。有一次他到青田讲道,一个弟兄扶着他上山,他走得气喘吁吁,到达聚会地点时天已全黑了。对于像他这样虚弱的身体,这实在是一个考验,但他却是有请必到。

1975年,永加岩头教会想要蒙头,他和一位弟兄赶到那里,讲明真理后,他们就不再蒙头了。

每逢工作得胜时,仇敌就会来攻击他,他就要吐血。一次在讲台上,他喝水时,嘴巴一挨近茶杯,就一口血吐在茶杯里。所以他外出做圣工时祷告就更加迫切,靠着祷告来胜过仇敌。
没有外出做圣工时,他就在家里读经或写讲章。有时他早上提着一个包,到一个个弟兄家里,和他们谈话,劝勉他们。那些弟兄也喜欢到他家里,听他讲圣经,或向他提问。
有一次他去乐清讲道时,被关进监里,里面很脏,蚊子很多,他是很怕蚊子的,蚊帐里如果有一只蚊子,那夜就别想睡好。于是他就祷告神,求神让蚊子不咬他,结果一夜睡得很好,这实在是个神迹。

他的婚姻是神所预备的。照人看,他身体这么差,家境又这么穷,谁会嫁给他呢?但上帝却感动一位乐清的姐妹嫁给他。

那时他去乐清开培灵会,赛兰姐妹刚信不久,非常火热,坐在第一排听道,见他身体这么软弱,但讲道却这么有力,一天讲几小时都能讲得下去,非常钦佩,也很爱慕他,就想能服侍他,好让他更好为神做工。上帝也给她一个凭据,她的一个表姐妹做了一个梦,对她说“今天来就是神旨意”,果然那天加荣到她教会来讲道,她就知道这确实是神的旨意。

结婚摆酒时,同工过来吃,以白糖水代酒,这是典型的七十年代温州特色的基督徒婚礼。

他原先是在温州电器厂上班,结婚后就没去上班了,请病假在家。厂里照顾他,让他妻子在家里做线路板。赛兰说,那时真是没日没夜地干着,总觉得有干不完的活儿,大年三十干到12点,还要洗地,这样初一早上才能去聚会,总觉得一年少了一天。虽然这么忙,但全家聚会却从不落下一次。

1979年,呼喊派进入温州,扬言要“三个月打下温州”。南门教会受到呼喊派影响,全被掳去。后来一些同工先出来了,但仍有一批同工陷在里面。那段时间他夫妻俩在乐清做线路板,生意很好,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非常焦急,在上帝面前为陷在里面的同工们祷告
此时的他处于一个矛盾中,上帝给了他这么好的挣钱机会,他一回温州,业务就都没有了,对于一直在贫穷中的他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但他的心放不下那些仍在呼喊派里的同工,所以毅然回来做挽回的工作。

他一回温州,就去找那些同工们,和他们一个个地交谈,讲教会历史给他们听,告诉他们呼喊派的神学是错误的,在教会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这种观点。但他们当时对异端一点概念也没有,所以无法接受他的劝戒。

他满腔的热情一次次被他们顽固不化的态度所浇灭,但他没有灰心,仍继续劝戒他们。最后,见他们仍是不听劝,他就停了下来,只为他们祷告,等候神的时候。但一有机会,他仍是劝戒他们,一直不放弃他们。

他多次到一个弟兄那里,苦口婆心地说了又说。那弟兄听不进去,辩个不休。当时温州一些同工也与呼喊派辩论,但不能打中其要害,只有他指出呼喊派错在神学上,这引起了那弟兄的反思,把李常受的话对照圣经,终于认识了呼喊派的错误,加上和同进呼喊派的一个人闹了矛盾,就从里面出来了,并带出了四个同工。他听说他们出来了,非常高兴,而他们也十分感激他。他们一班干将一出来,呼喊派元气大伤,就不能威胁温州各门教会了。

1985年,陈加荣弟兄走完了他的人生道路,他对亲人说,我要先去乐园了。他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这样辛勤为主工作,又没吃什么营养品,所以生命透支,英年早逝。

我问一个弟兄他为什么这么早就离世,弟兄说,他就像蜡烛点干了。我觉得他就像布锐内德,支撑着虚弱的身体,拼命为主做工,直到倒下。

在他的追思礼拜上,赛兰姐妹说:“一个人倒下,将有更多人兴起”。80年代中期,梧田教会在南村开始办学道班,笔者也曾参加两期,收获很大,同时深感教员的水平很高,我想这跟这些教员当时都参加过他的查经班是不无关系的。

一个人倒下,确实是一大批人兴起来。

一个弟兄给他写了一首诗:自叹年迈荐金罕,那知恩临如星繁。卫真正出卫真时,知爱岂是顷刻间。

这首诗包含了他四个孩子的名字,同时也写出了他的一生事迹。他如巴西莱把大儿子奉献给神,三儿子出生时,他正在竭力抵挡呼喊派,捍卫真理。他的一生一直在认识感受神的爱,上帝让他这样虚弱的身体能服事二十余年时间,并且培养出这么多同工,上帝的恩典确实如天上的繁星一样不可胜数。

他的一生虽然只活了四十五年,但是,从一个个怀念他的人的口中,我听到的都是他给他们留下的美好回忆。

他妹妹说,前阵子路上碰到一个仍在呼喊派里的人,跟她谈起她哥哥,那人说自己接触过这么多人,就是他最正直,像他这样的人真的不多。有一次他借给一个弟兄几十元钱,他父亲死的那天,那位弟兄正好过来,见没人料理,就把他父亲身体洗了。

一个弟兄说在自己的印象中,他那一身中山装一直穿到死日,讲到这里时,弟兄一阵鼻酸。
他曾把自家的日光灯拆下来送过去给一个弟兄布置新房,我想,那弟兄是一生也不会忘记这只日光灯的。

有的人活了很久,但无人思念。有的人生命虽然短暂,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取自《文宣》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19ca70100jem3.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