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观明清时期温州慈善公益:官私合力 兼济百姓 作者:

观明清时期温州慈善公益: 官私合力 兼济百姓
2015-05-27 来源 :公益时报  作者 :

清“会典标名”牌坊,为表彰陈遇春倡设文成会而立


永嘉普安施医施药局的医士们

温州古称瓯越,叶适等人所倡导的“农商并举、义利并重”的观点,长期影响了温州人的思想和行为。经过两宋开门办学的文风洗礼,读书人的队伍日益扩大,人心向善的风气深入人心。到了明清两代工商业日益发达,社会日益趋向稳定,官民合办慈善成了当时的社会风气。
由于地方政府官员的提倡,慈善的设施更加完备,各类慈善机构规模日渐壮大。特别是地方开明绅士和财力雄厚者的参与,慈善事业发展很快,他们的言行成为民众的楷模,一时成为民众口口相传的佳话。
而作为民间慈善力量的标志,市区内的红日亭也成为温州的“慈善地标”,本报第2739期16版也曾以《温州红日亭:施粥传统的当代延续》记载了温州人乐善好施的历史传承。
建桥铺路造福乡里

温州是水乡,河流纵横交错,桥梁接通河网。据清光绪《永嘉县志》记载,当时城内桥梁就达150余座,及全县52都共420座桥梁、18津渡。仅城内就有半数以上的桥是乡民筹资修建或者重建的。
城内如敬亭桥、安丰桥、洗马桥、打锣桥、天高桥、安仁桥等27座桥均系清同治年间当时邑人筹资重建,有的桥就是以出资者的姓命名,如:宋公桥、高公桥、周公桥、木施桥等。
城内的小高桥,宋时建,年久失修,到了清代破烂不堪,摇摇欲坠,百姓行路困难。百年老店叶德昌创始人、邑人叶锡金、孟璜、李全英捐千金而重建。三十六都的滕家桥是明代小木桥,木桩腐朽,岌岌可危,叶锡金捐资重建,还置田40亩,收入作为每年修桥费用,托当地人进行专管。
清咸丰三年(1853年)夏,温州遇台风强降雨,风雨交加时间达十天之久,冲垮了蒲洲八字大埭,这座大埭是温州的重要水利工程,永嘉、瑞安两邑的万亩耕地全赖此埭灌溉,邑民叶品金筹资二万余两,其叔父叶冠瀛、叶箐莪鼎力相助,众乡亲合力重修大埭,此举惠及后人。
龙湾河网较阔,当地吴姓大户置义渡两只,便于老百姓往来搭乘,后来因为年久,义渡船损坏无法使用。当地一些船户趁机霸占码头,勒索往来百姓,以致经常发生超重致使船翻人亡的事件,民怨沸腾。清道光十年(1830年),年老长者向永嘉县府反映,知县刘邦彦召集当地乡绅公议,大家纷纷出资,恢复义渡,方便百姓,为了杜绝后患,特立《义渡碑》告诫乡民扬善惩恶。
温州又称“七山二水一分平”,山区老百姓外出要翻山越岭,山道崎岖,明代旧志称“溪河各乡,民无病涉,皆好义者为之。或独建,或众建,修复创始之功不可没也”。永嘉溪口,位于楠溪江上游,东有虎山盘踞,南有苍峰耸立,因年久山道失修,草长道没,过往的樵夫山客、客旅行商哀叹步履艰难。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邑民刘文统堂房兄弟四人倡议重修古道,当地的富户,以及原籍溪口的商贾纷纷解囊相助,最后助成善事,刻《苍峰岭路碑》表彰。
对于这些善举,明清官府往往树碑送匾表彰,树立行善者的良好形象,达到扬善惩恶的社会作用。
荒年赈灾建设义仓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温州是个台风旱灾等自然灾害较多的地区,即使在明清太平盛世时,政府也是“耕九余三”,以防患于未然。所谓义仓,就是当地的绅士及有钱人出粟麦储备,以防凶年。
清咸丰年间,市区有永余仓、社仓、广丰三仓、县义仓等9所。为避开旱涝灾害,在官吏和地方绅士的倡导下,最鼎盛时期仅城区各类义仓多达14座,如建于清咸丰四年(1854年)的“米业义仓”就是市区各米业捐建的,建仓21间,每间储粮500石。乡绅们还选出董事、经理、出纳等予以管理。
清代同治年间的“新旧社仓”规模最为庞大,它是西溪巡检翟志叡与地方绅士一起捐办的,老社仓共5间,设立在府前街,后又增加新社仓7间,各都均设分仓,加上乡十六都社仓4间,十七都社仓6间,总数量达上百间,共储谷物二万余石。
明清两代政府重修文庙、府学、县学及各类庙宇,集中推行社会教化,崇尚文明,劝人为善,鼓励民间绅士出粮赈灾。官府往往用“义民”、“义门”等匾额使行善者获得荣誉,或授予“义官”、“散官”等虚衔,或减免徭役,从而让行善者成为老百姓敬仰的对象。
养老育孤慈爱天下
温州养老育孤的历史悠久,明朝洪武八年(1375年)就在来福门外设立养济院。市区的育婴堂建于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设在温州市区惠民桥附近,为抚养被遗弃婴儿所设。它是由知府金洪铨首先捐俸禄,乡绅梁春、蔡宏勋、邵世录等劝捐得银2412两,择地建房99间,同治十二年又增加50间,为温州规模最大的育婴救济场所。并且创建牛乳哺婴章程,故存活者众。
至清乾隆年间后,温州所属四县(永嘉、平阳、瑞安、乐清)均设立育婴堂或救婴局。据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永嘉育婴堂碑记载:由于育婴堂建筑已88年,屋漏墙塌,颓败不堪,知府刘煜准备予以重修,恢复旧规。平阳籍贡生杨德音闻知此事,马上捐出400亩良田以充公用,又定下每年交租谷钱四百八十千文以助育婴堂食用之需,并且将田亩、岁租、粮额清册存府。知府刘煜书“继善保婴”匾额,以彰显他的善事。清光绪元年(1875年)还创建了恤嫠局,太守邹溥仿照省城清节堂条规,酌量变通分别给寡妇、年迈的妇女以每月资助生活费。
救济贫困助学寒士
我们今天在《温州文献丛书历代碑刻集》中看到的材料,里面设计的有关祠堂、私塾、书院、公学、义塾、学堂大多是地方绅士捐款,如:平阳的社学,原址是系明代刑科给事中鲍辉家的私塾,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其后裔鲍王辅捐出改为义塾,以帮助贫苦子弟就学。
如建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的楠溪学堂,共32人捐了1000余大洋,最多的600块,最少的2块,还有一人捐献了27块玻璃。
清嘉庆九年(1804年),邑人陈遇春集捐资2800两银子,存典生息为资助贫困学子乡会试路费,故名之“文成会”、光绪初年创办“武成会”以及“永场梯云会”、“南乡文成会”,都给贫困的学子带来莫大的好处。
筹建医院救死扶伤
清末以来,受外来文化的影响,温州的医疗行善开始从个体行为逐渐走向集体行善。过去大多是一个名医在家以行医来行善,救治贫困百姓。到了清末,开办医院成了当时的慈善事业的一项重要内容,清咸丰五年(1855年)举人陈虬等人创办温州首家具有一定规模的中医医院“利济医院”,其医院的院章就有“减润应诊,以其广道便民”。
清光绪五年(1879年)署同知郭钟岳倡议设立惠民药局,于每年3月15日至9月15日,设局3所,在城中府城隍庙、城西北的三港庙、城外大南门天后宫,各延医生邑人到局施诊。如果就医者确系赤贫,医生在处方上盖印,患者可持方免费取药。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基督教会创办的白累德医院将温州医疗慈善事业推向一个新高峰。医院分初诊、复诊、急诊、免费四种,免费项目是针对穷人而设立,后来由温州工商界联合创办的“普安施医施药局”更是以“专以施医施药救济贫病者”为宗旨。
善行风气遍布民间
温州自古以来民风淳朴,百姓勤劳善良,富有同情心;善经商、讲实惠的优良传统可谓远近闻名。温州人正直勇敢,能忍辱负重,性格上大开大合,奇正相倚,民间素有仗义疏财,救人于解悬之急的优良传统。温州人讲义气,重感情,更重民族大义。温州人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社会意识、文化心理结构,具有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征象。地域文化造就了温州人,也使温州人在中国成了特殊的群体。
温州历史上就有优秀的传统文化教育以及地方文化的潜移默化,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温州百姓乐善好施的民间习俗和邻里相互帮衬成了传统。修桥补路,造亭为民避风雨等积德行善,在人们中口口相传。每逢夏季遍布山野平原的伏茶点、放痧点及冬季的施粥点就是草根行善的集中体现。到如今遍布温州的大街小巷,展示出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强大的生命力。如伏茶点现象就是一种善行的积累和心灵的净化。“温州好人,善行天下”之一善行已成为温州新的风景线,也成了世人关注温州的亮点。

(据《温州日报》)
转载:http://www.gongyishibao.com/html/yaowen/8058.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