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星期四

周建:致乡村传道人

郑大同作品(2017年)

致乡村传道人(首集)

——献给依山傍水的年青事奉者——

(2017/4/11/凌晨1:40/初稿;11/22凌晨1:30修订)

一)

我看见,一棵矮矮的松树上

有几只唱着幸福曲调的小鸟

上下跳跃,玩耍其上

沉浸在欢乐中,也带给世界欢乐


它们知道,上帝为每只笨鸟

都准备了一支不会折断的矮树枝

可以自由地栖息

也得扶助飞向远方


二)

麻雀虽值不了多少

若,上帝不允许

没有一只麻雀无缘无故地掉落地上


想想吧,每只麻雀牵系着上帝的心

被慈绳爱索拴牵在天父的世界里


我相信,它们中的每一次葬礼

上帝都亲自参与


三)

为何人们朋友总是愁着眉苦着脸呢

一只喜鹊不解地问小雀鸟


小鸟说,或许他们忘了

有一位像眷顾我们一样

也在看顾着他们的上帝


糟糕。喜鹊说,他们忘了

——那位连他们的头发

也都一一细数的天父上帝


四)

翱翔高天的的云雀

每一只都天生着一双闪耀

自由的羽毛,可远航的

翅膀,那么美丽,那么矫健


以至整个世界,没有

一个牢笼能囚住它,没有

一处黑暗能恐吓它,没有

一片深海能阻拦它。没有


在笼子里出生的鸟认为飞翔是一种病

想以铁栅囚住那些自由的飞鸟在笼子里

不仅是一种病,更是一种罪恶


五)

剪掉雀鸟那双自由的翅膀

与紧锁着的双眉

一样,都是一种罪恶


怯懦,与安于现状

一样,都是一种被囚


谁将打破可耻的罪恶

和黑暗的囚牢?


惟有不死的希望,与

向死而生的救赎!


六)

一主日,晚,在家独自观赏了

《肖申克的救赎》,当高墙内被养大的

鸟儿飞出小窗口,被触动良久


当被体制化改造了20年,40年的人

在他人都把灵魂与身体交给牢狱时,他们

却心怀希望在艰难的苟且中不死

勇敢地踏足蔚蓝的太平洋,被良久触动


我听到整个天空为这个不安的奴役的世界

写来挑战:要么忙等死,要么忙着生活

发出召唤:要么清醒,要么混沌


我也感受到有微声对自己轻轻地说:

怯懦与平庸囚禁灵魂

恩典与希望还你自由!


七)

有段时间,鸟类世界都生活在

肖申克的牢狱中,都被控于疯人院


一些动物被体制化已久

已不适应离开高墙去过外面的生活

何况,它们大部分连“希望”一词

都想也不想了


又何况,已着迷于假装

疯人式的耳聋与沉睡


但,会有一些心存信心与盼望

不满足于小窝的安逸或沉沦

不苟且地忙着去等死

——浪费年华与生命


勇于尝试去飞跃高墙与疯人院

——去追寻自由与蓝天白云


如何分辨,怎么可能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八)

狂风欲想摧毁一只

栖息在枝头的小鸟

将树枝肆意摇晃


它在妈妈的陪伴下

淡定地唱着赞美的歌

一点儿也无妨,无妨

且展翅,且飞翔,且向远方……


九)

波浪奔腾又疾又高

我曾问,你是否害怕出海远航


路还远吗,有点累了

瞧!终点在望

喂!继续飞……


暴风雨里,人们看到了最美的队列

围绕着耶利哥城上空

直抵天使的城邦


十)

狂风更狂,骤雨更暴了

但我看到,小鸟们按时折起羽翅

紧紧地依偎在父母大能的翅膀下

说起了悄悄话……


“我们羞于和毛毛虫为伍”

“不要把我们系上人们所喜欢的黄金”

“拒绝所有令我们不能自由翱翔的图谋”

“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狂风骤雨仍在咆哮

小鸟们惬意栖息在父母的翅膀下

说着悄悄话……


十一)

有人,快乐地哭了

他发现,在他的周围全是上帝的荣耀

每根小草,每只昆虫,每只蚂蚁与蜜蜂

全都奇妙地知道自己应走的道路

虽然它们并没有多大的智力

但,它们为上帝的奇妙作见证

不断地以自己显示这个神奇


诸天与穹苍传述神荣耀的手段

这日到那日,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


噢,他哭了,深刻地忏悔着

他发现,在他的周围全是上帝的荣耀

每根小草,每只昆虫,每只蚂蚁与蜜蜂

只有他活在耻辱里,糟踏了一切

完全没有注意到创造者与被造界的美丽和荣耀


十二)

我对小鸟的思索,虽有万千

然,有二则根基性的总结

伴我早安与晚安



一,它们配称我们的生活老师,不断提醒我

谁在养活着谁,谁在眷顾着谁

谁在掌大权


二,它们以最超越的福音意义,不断提醒我

天上的飞鸟有窝,谁却没有枕首之处

谁是大拯救


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吗?但在神面前

一个也不忘记。所以,不要惧怕

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


噢,愿所有的知更鸟给你送上我这份真诚的问候

在这特别的严寒深冬——但有希望与光

的日子里,共勉,代祷。阿门。


附: 莱克斯福特的诗

昨夜我听到一只知更鸟在雨中歌唱,

还有雨的嗒嗒声构成悦耳的乐曲,

使所有严峻考验的乐曲更加动听。


因此我想,当苦难总要来时,

我为什么停止歌唱?就在山的那边,

可能仍有阳光普照那寂静的绿色世界。


用高兴的心情面对苦难的人,

会使担子更轻。如果掉下一滴眼泪,

我们听到那歌声的节奏就更动听。


长着斑纹翅膀的鸟儿,我已学会了你的功课,

倾听你带着春天轻快活泼节奏的乐曲——

当暴风来临乌云满天时,正是歌唱之时。

作者:TSWZ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3832bee9a1db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献给共经风雨的伙伴们——

(2017/3/30晚/起稿;4/11午/完稿;11/23凌晨/修订)

一番番巴比伦的嘲弄

带来锡安被掳的切身巨痛

圣所一方竖起挑衅的番号

有人断了脊骨失了魂    有人折了腰


繁花美酒岂能融通圣殿与偶像的界线

哪有迷幻的红豆汤不毒伤长子的咽喉

谁让宝剑摧了锋锈了鞘

谁臣服于哥利亚的猖獗叫吼


每逢虚伪面纱撕裂后

无尽的荒凉带来刻骨的痛

惊回首    一失足已成千古恨

泪沾衣    戍浦两岸有义忿


来吧,挥舞锋利的剑

去斩断带锁的罪链

赖主恩典何妨也成一英雄

齐心高扬真理旌旗在神州

是的,重轭不会重逾他的恩典

风浪不会掩蔽主的荣脸

让我们只焕发一种激情——只忠于一个原则:

那就是耶稣基督是全地的主、一切事上的主!


你们的弟兄:格致,于伊甸之东,互勉

作者:TSWZ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79a6876059d

作者:周建,温州藤桥人,因为反对浙江拆十字架,后被失踪,被中共公安秘密羁押。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