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溫州教會手工誊寫聖經




现今教会基督徒从来不为有没有而发愁,愁的是自己圣经太多,而没时间读经。有基督徒告诉我说:“我家里有近二十本圣经,至少有六七个版本”。在神学院读书时,曾亲眼看到一位同学正在晚自修时阅读一本竖排版繁体字圣经,我就问说:“你不是有很多本圣经吗?为什么还要读这本难读的圣经?”他回答说:“这本圣经是由一位教会阿姨送的,虽然难读,我也得至少读一次,以回报阿姨的爱心。”在教会中,我也经常会看到一些破得“面目全非”的圣经被遗弃在角落里。我因此而自问:“如果在文革时期,应该就不是这种情况了吧?”
文革之前,温州基督徒与全中国基督徒一样,每家每户都会买一本圣经珍藏,并日夜珍惜阅读。但在全国联合礼拜之后,阅读圣经的习惯被积极投入生产的号召所替代。当“无宗教区”的指令指向温州时,温州基督徒的圣经就在劫难逃了。笔者在历史采访时,经常会听到老年基督徒回忆道:“红卫兵到我们家将所有的属灵书籍和圣经都没收了,现在一本都不剩。”陈直牧师的师母回忆说:“陈牧师是很爱书的一个人,但当红卫兵到的时候,他平生珍藏的所有属灵书籍都被抄走。而且,他们将陈牧师的书堆在一个院子里烧。红卫兵自己怕烫,后就叫陈牧师自己烧。陈牧师一边流泪一边烧自己宝贝的书籍。”支华欣牧师在其著作《温州基督教》中说:1966916日,红卫兵关闭城西堂,教牧人员受批斗,整个教会活动完全停顿。[1]“教堂被封闭占用,圣经、诗歌和宗教书刊均被作为迷信品烧毁,出现三无(无圣经、无圣职、无教堂)教会。”[2]
当然许多基督徒还是冒死将自己心爱的圣经藏了起来。一位长者见证说:“我本身有三本圣经,当红卫兵到我们家里,我就将两本小点的圣经交了出来,然后将最大的一本圣经放在一个瓷罐里,将它密封好,先是将它藏在屋檐的瓦缝中间,后因怕不安全,就转移至村里的岩仓中。就是在岩仓里挖了一个洞,埋在里面。回来后就一直祷告,不要被发现。风声稍微宽一点就去取回来,风声紧了就重新放回去。感谢主,这本圣经现在还完好无损。”一位长老则传奇似的得回已经被没收几年的圣经。在此不再赘述。这些都足以证明圣经在文革中对于基督徒来说是何等宝贵!
但对于绝大多数文革中的基督徒来说,圣经已经离他们极其遥远。特别是那些在文革中信主的基督徒来说,能亲眼读到圣经,是梦寐以求的事。少数仍然拥有圣经的基督徒都不敢在众人前展示自己的圣经,也不敢告诉他人自己有圣经。较胆大的基督徒则在家里将圣经抄出来,送给其他基督徒阅读。文革中的基督徒若能得到一点圣经经文,就每天爱不释手,直至背得滚瓜烂熟为止。所以,笔者从小就能听到许多长辈们熟背经文的见证。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温州教会开始从“无宗教区”中的隐密聚会进入“宗教复兴”。教会开始不再只是在本地的家庭或隐密的山区聚会,而开始与各地的教会“交通”,从而在七十年代初期建立了温州基督教九县一市的“总会”。“总会”抛弃了原本教派的分歧,为教会的复兴而同心合意。每年的大议会组织了来自温州各地的几百位基督徒进行交通会。
伴随着教会的复兴,特殊时期的教会文字工作在温州兴起。为了满足温州基督徒属灵的饥渴,帮助基督徒灵粮的供应,温州教会兴起一批从事地下文字工作者。他们在各自教会冒着监狱和死亡的威胁,而誊写、印刷出无数属灵书籍。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圣经。笔者手头珍藏着一本由永嘉尤虔诚传道所誊写的新约圣经。该圣经红皮包装,32开,纯手工誊写。
誊写版印刷俗称油印,以其设备简单、操作方便、印刷成本低廉而广受欢迎。温州基督徒文革的印刷的属灵书籍都属手工誊写。誊写版名叫“版”,其实就是一张蜡纸。誊写者将蜡纸铺放在钢板上,用钢针笔在蜡纸上刻写或刻画。由于钢板上布满凸起的网纹,在钢针笔尖与钢板网纹的作用下,蜡纸上的蜡质层被划破,露出蜡纸自身的纤维孔隙,把刻好的蜡纸附着在张紧的网框上,即成了蜡版。印刷时把蜡版放在承印物上,用墨辊在蜡版上往返滚动施墨,在墨辊的挤压下,油墨透过蜡纸图文区域的纤维孔隙,传到承印物上,即完成印刷。[3]
手工誊写在温州各处教会都普遍出现,在瑞安、温州市区、永嘉、平阳等都有教会同工誊写属灵书籍。手工誊写圣经则以瑞安的倪光道牧师和永嘉的尤虔诚先生最为出名。尤虔诚先生誊写的圣经图片曾被香港某机构所采用作为特殊的历史文物,倪光道牧师誊写的圣经则被中国基督教两会珍藏,并在中国基督教圣经展中展出。
手工誊写圣经在制作和誊写上在当时都是极精致的。手工誊写者仔细地将每节经文照录于蜡纸上,一本新约圣经共400页。经文排列整齐,字迹工整,准确无误,印刷清晰,足见手工誊写者对圣经誊写的谨慎态度。他们对圣经钟爱和敬畏,可与古代圣经抄本的文士和修道者媲美。
手工誊写圣经对于温州教会基督徒的“灵粮”的供应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使文革中基督徒的灵里饥渴得到满足。今日温州经历过文革的五十岁以上的基督徒都是在手工誊写者的汗水付出的圣经供养下成长的。
[1]支华欣编著,《温州基督教》,浙江省基督教协会,20005月,第 42页。
[2]支华欣编著,《温州基督教》,浙江省基督教协会,20005月, 第43页。
[3]http://news.pack.net.cn/packtechnology/ysjs/20080822/085346.shtml
編註:作者不詳
轉載:http://blog.163.com/tianbao1976@126/blog/static/9750060020089734624152/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