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家庭信仰略记 作者:章圣任

(注:竖线表示为“父子关系”,斜线表示为“翁婿关系”。)
1.      杨第掯
平阳麻步新垟人,生于1859年,卒于1917年,享年59岁。麻步高沙基督教会(圣爱堂,属内地会)首批信徒之一,如何信主已无从知晓。
他信主后,把自己的房子奉献出来,作为聚会的场所,高沙教会(圣爱堂)就是在他的家里建立起来的。这样的聚会一直持续到1912年,教会买下青山脚下的尼姑庵改作教堂为止。
他教子有方,自己信主后,昼夜为大儿子杨经元祷告。但是杨经元非常刚硬,他说:“我就不信,看你祷告有什么用。”但是后来被圣灵感化,蒙召归主,改名杨作新,意思是从今以后要作新造之人,后来成为内地会平泰总会首位华人牧师。他的二儿子杨玉珊后来也成为高沙教会(圣爱堂)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以上资料摘改自《百年圣爱——基督教圣爱堂(高沙教会)创建110周年纪念特刊》P13)
2.      温昌蔡
平阳麻步横山人,系横山教会(属内地会)三位发起人之一;生于1867年,卒于1929年,享年63岁。
1987年左右,横山温存泼(1846年-1915年)、温昌珠(又名温岩印,1845年-1887年)、温昌蔡三人发起,在横山建有一间小教堂。三位均是拳师(其中温岩印有横山第一拳师之称),且家庭都较为富裕,师兄弟及师徒遍布南港、江南一带,威信很高(特别是温昌蔡广交朋友)。
1900年,横山小教堂被暴民烧毁。同年,萧江水井头教堂及信徒民宅也被烧毁。事后,萧江教案获得赔款;因横山信徒在未有横山教堂之前也曾出钱出力建萧江教堂,是故分得部分赔款。另有横山信徒奉献剩余建堂款项,于横山田瑶龙潭边五显殿旧址重建横山教堂。建堂主要负责人为温昌蔡先生,并有温存泼之子温昌赊任会计。
温昌蔡先生重视教育,其子温恂读书至大学,在当时农村社会实属罕见。不仅这样,温昌蔡先生还在重建的横山教堂内设置蒙馆,请了老先生杨善卿为教员,给横山一带孩子提供了上学识字的机会。
1916年,温昌蔡先生一家转信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退出了横山教堂(内地会)的负责工作。从此,温昌蔡先生后代、亲戚中有许多人是属安息日教会,并有许多人在安息日教会浙南区会创办的浙南三育中学受教育。其子温恂先生大学毕业后,在该校任教多年。
(以上资料由温昌蔡先生外玄孙女婿章圣任,2013年6月8日,整理于温州上陡门)
3.      杨玉珊
原名杨经庸,平阳内地会教师,麻步树贤新垟人。生于1889年,卒于1975年,享年87岁。高沙教会(圣爱堂)首批信徒杨第掯的儿子,杨作新牧师的弟弟,是20世纪30-50年代高沙教会(圣爱堂)的主要负责人。另外,他也是基督教麻步横山教会发起人之一温昌蔡的女婿。
杨玉珊先生少年勤奋好学,11-14岁在本地私塾读书,15岁至29岁在家一边务农,一边苦读医书。在他30岁,人生最美好的时期,即献身于福音事业。
1919-1922年杨玉珊被总会差派到泰顺县城(即今泰顺南门教堂)住堂牧会。这期间他还到过泰顺南溪、湖尾、国岭、小溪等教会传道。1923年-1927年又被调到灵溪凤山巷教堂牧会(今基督教苍南灵溪永灵教堂)。1929-1931年他在金乡北门教会住堂牧会。1932-1934年在萧家渡教会牧会(今萧江基督教活泉堂)。1935年回到母会高沙教会(圣爱堂),全面主持高沙教会工作,直到1958年教会被关门为止。
他于1935年在高沙埠头开设中药店,号称“养元堂”,是今天麻步镇树贤卫生院的前身。他一边经营药业、悬壶行医,一边传道、牧养信徒,把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投入教会事工。他传扬福音、主持圣餐、探访信徒、德高望重,深得弟兄姊妹的爱戴。
1954年,中华基督教自治内地会平阳总会代表大会召开,杨玉珊是当时八个执行委员之一。杨玉珊是一代忠仆、教会良牧,值得后人缅怀。
(以上资料摘改自《百年圣爱——基督教圣爱堂(高沙教会)创建110周年纪念特刊》P19-20)
4.      温恂
平阳麻步横山人,系浙南安息日会知名传道人、浙南三育学校教师。生于1904年,卒于1952年,享年49岁。他是基督教横山教会主要发起人之一温昌蔡之子。
1923年-1926年,温恂先生就读于温州艺文中学(现在温州二中,水门头校址)。之后,前往上海三育大学就读。学成归来,于1930年,在温州南门外浙南三育中学教书。
1943年,为躲避日寇扰城、浙南三育中学暂停。温恂先生举家返乡,于江南凤岗塔教会(今苍南宜山)传道、牧养、教学。1945年,日寇投降、浙南三育中学复校,温恂先生再次受邀前往任教。
1947年7月,温恂先生患重病、辞去教职,并返回麻步横山修养。1952年2月10日,温恂先生病情恶化、离世归主。
温恂先生一生治学、教书育人,并在业余和避难、修养之时,应教会之需要参与教会传道、牧养圣工。从他受到恩惠的信徒、学生不计其数,是为其在主面前的果子。
温恂先生也十分重视儿女的信仰和教育,子女多为虔诚之信徒;其长子温平先生更是在教育和福音上步其后尘,作工果效过之而无不及。
(以上资料由温恂先生外曾孙女婿章圣任,2013年6月8日,整理于温州上陡门)
5.      金侠民
平阳内地会教师,苍南仓桥乡金福村人(灵江章家垟)。生于1914年,卒于1990年,享年77岁。内地会知名传道人、麻步新垟杨玉珊先生女婿。
他从小信主,小时候家里贫穷,父亲常年在外给人打长工。他从小就一个人在家,吃饭东一餐、西一餐,经常挨饿受冻。长大后,他跟父亲种过田,在萧江药店当过学徒;后来,又在麻步高沙教会杨玉珊开的药店当过药师。因着他做事殷勤,杨玉珊很喜欢他,就把大女儿(杨氏嫩菊)嫁给了他。后来,他在温州市区开过药店,适逢日军入侵温州市区而返回家乡。
1941年,他开始出来为主工作,走上了专职牧会的道路。经教会推荐,他先去了平阳西门教堂牧会三年。1943年-1946年,受钱库章岳荣先生邀请,到钱库东街教堂(今颂主堂)住堂牧会三年。1946年,他到平阳万全林垟教会(今属瑞安)住堂牧会三年。1949年,又回到钱库东街教堂住堂牧会两年。当时正值土改期间,传道人受逼迫,金侠民先生也曾被抓起来关在金乡。
1953年-1956年,他在萧家渡教会(水井头教会,今活泉堂)住堂牧会三年。1956年开始,他在高沙教会(圣爱堂)住堂牧会,直到1958年大跃进教堂被关门为止。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仍然在老家及各处照常聚会讲道,所以经常被红卫兵抓去游街、批斗,后来被关押在灵溪区公所,但他的信仰忠贞不变。
金侠民先生教子有方,尤其在信仰方面深有传承。他的大儿子金守夫(金家恩)先生是有名的传道人,经常到高沙教会讲道。他讲道时一手拿圣经、一手拿报纸,知识丰富、讲道恩赐很好,给高沙教会的信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二儿子金家惠先生,从小在麻步读书长大,是高沙教会胡保护牧师的小学同桌同学,现在灵溪永灵堂住堂专职事奉。他的女儿金玉华后来嫁给高沙教会传道人杨继印为妻。
金侠民先生一生忠心、信仰坚定;他的后代不乏信仰虔诚之辈,也出了很多传道人,是一个蒙福的家庭。1990年金先生息了一切劳苦,安息主怀、安然见主,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
(以上资料摘改自《百年圣爱——基督教圣爱堂(高沙教会)创建110周年纪念特刊》P16-17)
6.      温平
平阳麻步横山温怀平(又称温平)先生,生于1925年农历五月初九,卒于2013年农历四月十二,享年八十有九;系浙南地区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知名传道人、浙南三育学校教师温恂先生长子。
1930年,其父温恂先生受聘为浙南三育学校教师,并寓居温州校舍(今温州党校)。逾十年,先生举家迁往温州,时值先生求学之际,遂入读浙南三育学校。
1943年,日寇扰城,浙南三育学校因故暂停解散,先生随父举家前往平阳江南(今苍南宜山)凤岗塔教会。先生之父在该教会传道、牧养、教学,先生为之协助。
1945年,日寇战败投降,浙南三育学校得以复校,先生之父再次受邀任教,并再度举家前往温州。
1946年9月2日,先生别温去沪,于9月22日搭乘飞机前往重庆,求学于重庆松堡三育神学院,治传道科之课程。
1947年7月2日,先生之父因病辞去教职、返回麻步横山故里。此变故使得先生不得不停止继续求学,是年8月30日,先生自重庆搭乘轮船返家。
受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浙南区会差派,先生于1947年9月18日至1948年10月,在平阳江南(今苍南宜山)凤岗塔教会传道、牧养,并在教会所办三育小学任教。
趁暑假期间,先生于1948年6月31日至10月15日,在丽水县(今丽水市)短期传道。
自1948年10月24日始,先生于平阳城关安息日教会牧养、传道15个月。
1950年1月14日至8月3日,先生于永嘉朔门(今温州朔门)短期传道。
1950年8月5日至1952年9月19日,先生受邀前往楚门教会、小竹岗安息日教会传道、牧养,教导真理。期间,先生之父于1952年2月10日病逝、歇了地上的劳苦。
1952年当局发起“土地改革”,浙南区会圣工被迫停止,先生亦被迫返回麻步故里。但先生不惧危难,仍于是年9月前往平阳(今苍南)赤溪教会传道、牧养一年左右。
1953年,平阳全县(含今苍南)各安息日教会开始恢复聚会,并在凤岗塔教会召开大会成立了平阳分教区,大会确立陈友石、杨辅世、梅日朗、温平、王重光等五位先生为该分教区传道人。
1953年6月,先生前往平阳(今苍南)中墩教会传道、牧养,并同时兼顾赤溪、中墩一带众教会讲台事工。是年10月1日,经乐清翁垟同工赵典来先生介绍、证婚,先生与玉环楚门赵氏珠凤完婚。从此,夫妻二人同心为主。
自1954年3月29日始,先生携妻于平阳(今苍南)马站城门教会、龟墩教会传道、牧会。期间,先生又开拓了南下教会。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公开聚会被禁止,传道人被当局强迫转业。于是,先生返回麻步故里务农。越年,先生率先在麻步横山家中发起家庭式礼拜。其后,苍平各地安息日教会陆续开展家庭式礼拜共9处。
1954年至1970年间,先生与夫人先后育有三子四女,三子分别是振中、振阳、振天,四女分别是雪华、小华、雪清、雪娟。
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里,先生因信仰问题为苍平两地安息日教会众信徒受苦,屡遭游街、批斗、抄家、坐牢。因书香门第出生,先生及其夫人十分重视儿女之教育;但因信仰问题,被限制不让读高中。
期间,先生仍为信仰竭尽全力。譬如,先生将圣经、诗歌、属灵书籍等包裹好,埋藏于屋后地中山芋根底,以躲过红卫兵抄家。譬如,先生仍顶着风险奔走苍平各地讲道;即便在最危险的1968年和1969年,先生仍主领逾百人参加的培灵聚会十数次,每次数天。
待文革结束,特别自1980年以来,宗教政策日渐放开,先生主要在麻步教会牧养、传道,并继续奔走苍平各地参与讲台事工。期间,先生为数处教会教产归回与扩堂重建献策献力,在其遗物中发现大量由他起草的此类报告存根。
先生一生辛劳为主,即便年老退居二线,仍然为苍平两县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祷告。如今,先生歇了地上的劳苦,欣然见主,已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就此摘记一二事,以作后世纪念与勉励之用。愿荣耀归于永恒且真爱之上帝!阿门!
(以上资料由温平先生外孙女婿章圣任,2013年5月22日晚,整理于麻步横山先生故居)
来源:http://blog.wendu.cn/space-16962037-do-blog-id-429431.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