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8日星期日

溫州城市照片今昔對照

為了求證《1901年攝於溫州東門》以及蘇惠廉在同年拍攝的另一張照片的拍攝地點在華蓋上,我趁閒暇時間登上華蓋山,尋找昔日傳教士攝影時所站的位置。蘇惠廉的那張的參照物是城牆,我在華蓋山果然發現了城牆的蹤跡,在半山腰的一個石碑,介紹了溫州城牆的歷史。圍繞古溫州城的城牆始建於東晉323年,距今1600多年,城址和範圍始終未變,為我國城建史上罕見的實例。城牆於1927年至1945年間陸續拆毀。

我在山的北麓看到了現今殘存的近100米經過修繕後的一段城牆。城牆的下方就是溫州市第九中學的操場。對照蘇惠廉照片裡蜿蜒不絕的原始城牆,這一小段水泥包裹的城牆完全看不出昔日的雄風,如不瞭解歷史,很容易誤認為是仿古建築。




百年滄桑巨變,傳教士當日拍攝的準確位置真如飛鴻雪泥,渺邈難尋。我自嘲起初想複製拍攝角度的想法之可笑,於是以城牆為前景,估摸蘇惠廉的角度,按下快門,聊以自慰。眼前景象的擁擠擾攘較之110年前的平遠開闊,使人感慨滄桑之變。



網友的感嘆:

晨曦:
啊漣真是個有心人,現代人功利得很,因而眼光短淺。比如舊城改造,說是為了改變環境,為民造福。現在,忽然想到傳統文化了,又開始提出要保護舊城了;然而,舊城已經不倫不類了。試想,20年前,溫州市區如不搞舊城改造,而搞舊城修復,恢復九山十八溪的面貌;同時,在市區的東、南、西面,或者北面的甌北,再造一個溫州新城,以解決、改善居民住房問題。那現在的溫州老城區會是多麼珍貴---絕對勝過威尼斯吧!那遊人不會舍周莊、同裡、南潯,而來我們溫州嗎?這是馬後炮的歎息,還是更深層次的問題呢?

啊漣:
完全同感!現在已經悔之晚矣啊,政府的終極目標就是把看得見摸得著的一切轉化成GDP,照這樣的情勢,目前還殘存的幾處老房子能保住就已經不錯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