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1日星期三

校園團契面臨的危機與困惑 作者:路得

編者按:當下國內各大校園團契紛紛建立,關於團契與原有的家庭教會的關係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其中有家庭教會原有體制落後、講臺軟弱等原因,也有校園團契的建造模式中塑造出來的教會觀等所致使。本文《校園團契面臨的危機與困惑》是一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對她所接觸的團契所存的擔憂,儘管文中觀點(包括對團契的看法及教會的體制)不盡能獲得其它家庭教會的傳道人認同,但也不可否認代表一部分人的觀念。後面一篇《畢業後,我將何去何從》,則由一校園團契同工執筆,寫出了在團契裡成長的弟兄姊妹在臨近畢業時的心路,從中亦一窺團契弟兄姊妹的心聲。到底是教會的觀念與行動需要更新抑或團契的發展與方向需要調整。希望兩文給當今轉型中的教會在牧養事工上,能帶來開闊的視野。也歡迎主內肢體就此現象來信回應。
  面對今天中國大學校園裡福音的興旺,很多大學生、大學教師信主,我們的確看到今天神在中國大量的揀選和預備知識份子成為中國教會未來的主力軍。但是作為中國家庭教會,也許我們至今還沒有像海外的福音機構那樣看重大學校園這塊禾場,也沒有花太多精力投入到大學校園去收割這片已成熟的莊稼,筆者作為中國家庭教會的同工,這些年接觸了很多在校學生,有中專生、大專生及重點大學的學生。我在這裡和大家分享的是大學校園團契和教會之間在配搭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在中國幾個主要的大城市都有大學比較集中的大學城,校園裡有許多海外的福音機構建立的獨立校園團契,他們只傳大學生及對他們進行門徒訓練及造就。學生信徒當中有一部分是從小就在家信主並在家鄉教會長大的,他們已經有很牢固的信仰根基。另一部分是剛剛走進大學還未適應離家的生活及新環境,恰好聽聞福音而信的,也有在大二和大四之間信的。
  據一海外的福音機構統計這十幾年所牧養過的學生發現,這些單純被校園團契傳福音及牧養的學生,他們在大學的短短幾年中從沒有進過教會。當這些純粹在校園團契裡長大的學生畢業後,特別是在生活水準很高的北美福音機構團契裡成長的大學生,他們離開校園,很多就放棄了信仰,有的雖然找到了教會,也可能因以前在團契裡缺乏教會真理方面教導或從未有過教會生活的實踐經驗以及背景的差異太大等原因而不進教會,就筆者所瞭解的幾個畢業生進教會的情況總體表現都不佳,因為他們的教會觀念一直沒有形成,很難呆在教會裡。中國大多數家庭教會畢竟與校園團契不同,大多數教會裡知識份子比例都不高,筆者的教會裡老弱病殘孕、農民、打工者、小商販、兒童……各樣群體、各類階層樣樣都俱全。這類群體的畢業生他們以前一直在單一的年輕人的團契中聚會,所接觸的都是同年齡同學歷的人,再加上常常和外國人在一起,很有優越感,當進教會後與其他年齡階層的群體的融入感很差,很不適應。難怪《直奔標杆》的作者說到初信的背景會成為一個人沉重的包袱,這一類畢業學生最終會選擇離開教會,他們不願與教會這麼複雜的群體為伍。他們還是更喜歡呆在單一的年輕人的群體中,因為與教會確實格格不入。如果讓他們自己選擇一個能維持自己信仰的環境,他們都更願意選擇留在校園團契裡做同工。我認識的幾個快畢業的大四學生是在校園團契裡成長的,她們全都想留在校園團契做同工,都說自己是被神呼召在那裡服事的,但是不是真的我們都不清楚。
  另一類大學生,他們有的是從小信主的,他們會自己選擇這樣的方式在校園成長,他們既在校園團契聚會又在教會聚會,我們教會幾年前曾經來過一個大學生是從小信主的,他一開始在我們教會裡聚會,後來他自己又找到一個外國教會差派的宣教士建立的大學生團契,所以他自己周間在團契查經及參加一些校園團契的活動,主日到教會來參加集體崇拜。因為他的信仰根基很扎實,能分辨出是正統還是異端。但是他對教會及團契都不委身,因為他更委身於自己的家鄉教會。教會雖然也認識他所在的團契的帶領人,但是我們從來沒有過事工上的合作,也基本上不來往,也不過問對方做什麼,只知道雙方信仰上都沒有什麼問題。也不過問弟兄來不來聚會,他有時候來,有時候不來。
  當然教會也遇到很棘手的問題,美國某差會是一個國際性的遍及全世界的福音宣教機構,他們在中國大學校園已有二十多年的校園福音事工的經驗,但是他們發現辛辛苦苦帶了幾年的學生,畢業以後絕大多數都不信了,繼續持守信仰的真是寥寥無幾。
  所以近些年,他們改變了策略,一傳就把剛信的大學生帶進教會,他們同工也分散在各個教會,不斷地把學生帶進教會,隨之而來的問題也層出不窮。最終和教會分道揚鑣的還是居多數。在兩年的接觸觀察中我們知道一些他們的事工方式,首先每學期都定好自己的計畫和訓練,這些計畫是不可能和教會協商的。他們自己傳的學生馬上用四律進行訓練,然後就帶出去傳福音。提出的得人,造就人,差遣人,就筆者一直觀察瞭解,的確很注重傳福音,人數增長極快,他們很看重四律,但是我們發現他們帶領一個學生從初信到差遣去國外宣教的過程很快,一般就在一至兩年之內,所謂的得人,造就人,差遣人就實現了,就是剛信的人就可以以四律得人,以四律造就人,大約一年內經過六到七個階梯的訓練,從初級訓練(用四律傳福音),中級訓練(帶門徒),高級訓練(門徒造就),領袖級訓練,僕人領袖級的訓練後,學生就成了領袖。每逢各種節日就集中訓練,暑假他們就帶學生出去短宣,有的去國內其他城市,有一部分去國外宣教。也有同工帶學生主日來我們教會聚會,我們都非常瞭解他們。我們看到學生人數在短短一年之間從一個人能發展到40-50人以上而且流失率也比較低,相比之下教會在傳福音及人數增長方面遠遠趕不上的。但很快我們就發現了一些問題,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我們應該是在一個身體上,為了統一管理和安排,教會理所當然要求參加聚會的同工及學生服從教會的權柄,但事實上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們自有獨立運作的架構,事工開展事先是不與教會協商溝通的,也沒有與教會配搭,這是一個很大的衝突和矛盾。
  同時在對學生的真理教導上與教會的聖經教導在領受上也有很大分歧。最突出的就是他們暑假要去國外短宣,需要籌款,他們教導學生個人需為自己的宣教籌款,因為每個學生的花費都在兩萬以上,而且每個學生要在一個月以內籌滿兩萬多,他們自己以個人名義發很多信,不管認不認識對方,甚至包括向非基督徒籌款,這事發生後在各教會引起很大的反對和指責。作為中國家庭教會,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籌款方式,凡經歷過籌款的學生都感到很過癮,學生跟筆者談感受說:我們去別的城市學習訓練,我們會趕緊留意把剛認識的人的號碼要過來,這裡面明確的動機和目的就是為了以後跟他籌款。
  甚至有學生說:只要我們開口告訴對方為宣教籌款,大多數人就把錢花花地寄過來,好多錢,花也花不完。筆者收到很多學生髮來的籌款信,內容基本雷同,大約提到自己家裡如何貧困,事後我瞭解到這幾位學生家根本就不貧困(也許是為了籌款而寫了一些不實的內容),為主如何大發熱心,需要多少錢,要儘快地給答覆或把別人的聯繫方式提供出來,有的學生搞到了一些聯繫電話或E-mail,但從來就不認識對方,卻不斷地給不同的教會信徒發信。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一直為這事禱告,後來和學生交通,勸勉他們,告訴他們這樣做有很壞的影響,但是效果甚微,學生非常抵觸,極力申辯說我們這樣做都是為了神,根本沒做錯,聖經裡也沒說不可以個人籌款。難道神喜悅人用一些不道德,甚至不擇手段的方式去成就他的事工嗎?難道神的事工不是神親自供應,還要人自發自籌嗎?這樣不會使很多學生將信仰建基於金錢之上嗎?其中有些學生連十一奉獻都不願意做,甚至在多次教導十一奉獻後還問,我們的錢是父母給的還需要奉獻嗎?我們老一輩的傳道人出去連臥鋪都捨不得坐,有很多神的僕人都是幾天幾夜坐硬坐出差,甚至為節省神家裡的每一分錢,連一塊錢的車費都不願花,徒步走幾十裡路;這些學生才信主一兩年,信仰還不清楚,生命尚小,根本不知什麼叫榮耀見證神,就大把大把花著從各教會籌來的神家裡的錢坐著飛機出國,說是去宣教,其實根本沒什麼果效。
  筆者細讀了某些校園機構的教材,發現他們對學生的教導,從初信一直不斷地灌輸要傳福音,在很短的時間內教導訓練每個學生把這套模式運作起來:個人計畫,個人夢想,自傳自帶自養,自己造就自己的下一代小門徒,一代傳一代造就下去,人數滾動倍增極快,在用學生不斷倍增人數上效果出奇地好,但是我們發現他們在對學生的真理和生命及信心的建造上是嚴重缺失的,很多被看好的學生很快就奉獻成了他們的同工。但依我們所瞭解,其中不乏是被金錢所吸引的。
  我們在想團契到底把學生引向何方?年輕人誰不願意去跟著這樣團隊走呢?有豐富的物質生活,有高檔的享受,讓學生眼可看見豐盛的供應,各種迎合年輕人口味的摻雜著遊戲的福音party,不必吃什麼苦,不要十字架的對付,有各種針對性的心理輔導,又可以常常出國。這些對年輕人何嘗不是誘惑呢?
  筆者也帶著極大的困惑焦心,那些口口聲聲說主呼召我出來奉獻服事校園,他們到底是被那位在地上衣衫襤褸,忍受貧窮羞辱,常經憂患多曆苦難的耶穌吸引而要服事他呢?還是被某些機構的同工的富裕的生活所吸引而奉獻的呢?我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想效法耶穌背起十字架跟主過一樣清貧的生活,還是要藉團契滿足自己的私欲?我們不清楚。我們為這群年輕人很憂心,作為教會的同工,我們除了禱告也不能做什麼。我們相信現在有很多事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總有一天主會顯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