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9日星期二

與時空對話(三十二) ——悼念“老約翰”( 陈良宽先生)


與時空對話(三十二)
——悼念“老約翰”

1980年代與老同工們的合影
左起:楊寶禮長老、黃益興長老、陳公權牧師、楊良寬先生

“老約翰”,當然不是聖經中那位主所愛的門徒、活到近百歲、在拔摩海島得啓示、在以弗所教會壽終的長老約翰。“與時空對話”雖是在基督裏的聖徒相通,也實在不能有逾千年的“對話”。我所指的“老約翰”,乃是永嘉縣基督教千石教會的一位老傳道。

“老約翰”,本名楊良寬,“老約翰”是千石教會信徒對他的尊稱。今天(2011722日)下午四點多,他被神接去,息了世上的勞苦,回到永遠的家鄉,享年95歲。聽他家人講述,在他去世之前一兩個小時,他還在爲來探望他的人代禱,這種安祥的離世,實在是一個見證。我雖認識他不到四年,接觸也不多,但也有幾次長談。我跟他一共長談了四次:第一次是20071030日,在我和妻子來到千石堂後不久,我對他作了一次教會歷史的專訪;第二次于20090925日,關于溫州勉勵會的情况,我對他作了一次簡單的采訪;2010317日,是特別關于千石教會歷史,教會執事安排一次獨特的采訪;最後一次是20110216日,在他臥病在床之後,我與妻子到他家探訪。

前排右五爲楊良寬同工

在個人的接觸和教會信徒的描述中,我可以肯定地見證:他真是配稱爲“老約翰”。

第一、 他是千石教會、及至整個江北牧區中最長壽的老傳道。在年初去探望他時,他告訴我自己是在1917年出生的,是目前江北牧區最長壽的傳道人。據他回憶,他參與了1946年千石教會第一次建堂的整個過程,幷于1946年開始擔任義務傳道士(他稱爲“助工”)。在《溫州市宗教團體登記資料1951年》中華基督教循道公會溫州教區的資料中顯示:1951年,楊良寬與楊良信是兩位千石教會的負責人。而在1954年《江北聯區報告》中顯示,楊良寬爲江北聯區義務傳道士。據尤虔誠同工的回憶,從1958年開始,教會大受逼迫,楊老同工則是那隱密處教會的負責人。

第二、 他是千石教會的寶貝,是教會守望的精兵。最初見到他是在四年前,妻子受聘到千石教會服侍,我則是隨遷入住千石堂。我們在千石堂的第一個禮拜天午餐時,我見到一位瘦小、駝背的老人坐在一張小方桌旁邊,用掉光了牙的牙齦咀嚼著特別爲他準備的飯菜。當我詢問旁邊的弟兄時,他告訴我說:“他是老約翰,是我們教會的寶貝。”瞭解多了之後,他還真不愧是教會的寶貝,他更是教會守望的精兵。據我瞭解,他在90多歲之後,還每個禮拜到千石教會各家各戶代禱,特別是那些有病痛的家庭,他都是不請自來,爲他們代禱。記得一次,一位年僅30多歲的男士得重病在床,家裏人帶他到處就醫,到處求神拜佛,用了幾十萬元也無濟于事。“老約翰”每天到他家代禱、勸勉。對于教會的事務,他雖不參與管理,但他還是積極地在家裏爲教會代禱。在面對教會中發生的大事件時,他總會提出自己的建議。在教會的軟弱上,他總是愛心代禱,甚至爲教會擔憂。

第三、 他是專心爲主,爲主至死忠心的義人。晚上,去到喪家,瞻仰了遺容之後,就去接孩子。在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回憶與老約翰交流的每一個瞬間,這些對我來說都是記憶猶新的。回到教堂,孩子已經睡了,我對妻子說:“我覺得老約翰是千石教會中的一個義人。因爲在我與他接觸的時間裏,我從未聽到有關他的不好言論。”在江北牧區舉辦牧區建立暨聯合派單四十周年的慶典之時,“老約翰”聽到消息,在早一天晚上要求教會負責人帶他參加典禮。但教會負責同工以他的身體太弱爲由,婉拒了他的請求。這當然是一件極其遺憾的事情,因爲這位慈祥的長者一直不斷地爲教會代禱,一直關心教會的發展。

第四、 他是滿心感恩、滿口贊美的敬拜者。當我去探望他時,年届95歲的他,已不能下地行走,就一直坐在床上,迎接所有來探望他的人。當我們來到他面前的時候,他提到自己很希望我們來,希望跟我們談談教會的事。因此,那天我們與他交談了一年多小時。在交談中,他實在是滿心感恩、滿口贊美的。每每講到教會的現狀時,他總是不斷點頭,口裏肯定地說:“贊美救主,贊美救主,嗯,很高興,贊美救主。”在離開前,我們起身爲他禱告,他坐在床頭禱告,在我禱告結束之後,他就接著爲我們禱告。在他的禱告中,實在可感受到他對主的忠心和敬畏。

最後,他的離世是充滿盼望的。聽到“老約翰”去世的消息之後,我與妻子幷父親一同前往探望。到他家之後,看著他躺在大兒子家的中堂,戴著一個黑色帽子。面色有些蒼白,但面容極其安祥。看著他的面容,讓我想到的幷不是死,而是睡著了。旁邊一位阿姨見證說:“下午我來看他,問他說:你好嗎?都好過嗎?(指身體舒服嗎?)他說:我很滿足,很滿足了。過了一會兒,就斷氣了!”“老約翰”去得很安祥,也是充滿盼望,這對于基督徒晚輩(不管是他的子孫,或是基督徒晚輩)來說,都是一個美好的見證。正如盼望救恩的義人西面,他是帶著“滿足”的盼望回到天家的。

在有些人看來,“老約翰”的一生,在服侍上沒有轟轟烈烈的功績,在事業上沒有令人羡慕的光環,在知識上也沒有高學歷。然而,我認爲他是一位本份的基督徒,是一位忠心愛主的傳道人,是一位遵守真道的義人。
2011722日星期五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