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

近代西方医学对温州医学发展的影响与启示
  所谓西医,实际上是指近代和现代医学.在19世纪中叶。来华的传教士把基督教带到中国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近代科学和医药学。西方医学开始对中国医学发生实质性影响是在19世纪初,牛痘接种法以及西医外科和眼科诊疗技术的传入。为西医在中国的拓展奠定了基础.温州作为沿海最早开埠的商业城市之一,是近代中国最早与西方世界接触的前沿之一,也是西方医学最早输人和最先繁荣的城市。
  早在1897年温州就有了传教士建立的第一所医院,谓定理医院(白累德医院前身,即今浙江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一、苏慧廉与温州近代医学苏慧廉(W·E·Sootill 1861-1935),英国哈利法克斯城人,1881(清光绪七年)冬来温州从事传教活动。三年之后,同查理斯·法勒的女儿露营(Lucy)在温结婚.侨居中国46年,而其风华正茂的前26年,生活、工作在温州,当时西方的传教事业虽然与其殖民掠夺活动为伍,但苏慧廉是一个有才干的人,对温州的宗教、文化和医药卫生事业都产生了较深的影响[1].苏慧廉是把西方医药科学技术传人温州的第一人.温州定理医院,就是在他的努力下创办的.当年他是一个无多少医疗背景的青年传教士,只随身带点奎宁、阿斯匹林等家常用药,原给教友施医施药的目的是为招徕听众,后来,在听众要求下,做些拔牙、修正倒睫等小手术[2].由于求医者日众,苏氏深知传道、医药将一举两得.于是请当时在温州瓯海海关工作的劳菜(J·H·Loring)医师来应诊.并向英国教会请求派医师来温工作。
  年差会派霍厚福(Alfrde hogg)医师来温任专职医师[2],设立几张病床,初具医院雏型。1897年约翰定理来温,在温州杨柳巷建筑一所有男女病房、门诊部、药房、厨房、厕所等配套的小型医院。(即现在的墨池小学旧址)定名为定理医院‘”
  年建成新院改名白累德医院.该院自建成至1953年一月由市人民政府接办止,经营47年。门诊病人约达余万人次,多年任该院院长的施德福(K·T·A·艺高技精,蜚声鹿城。
  二、温州医学教育事业发展白累德医院的办医办学模式,是历史的产物,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在近代中国,传教士的布道工作进展缓慢,收效甚微。根深蒂固的传统儒家文化和崇拜偶像构成了中国社会对外来宗教的强烈排斥性,迫使传教士寻找较为有效的方式在这个东方大国传教布道.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战败,西学的价值观为更多人所认识.维新变法失败后,革命兴起。废科举,兴学校成为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变革的必然要求.传教士们以西学的占有者自居,试图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各种方法掌握中国的教育改革运动,使它能符合纯基督教的利益,建立了一套由教会小学、中学、医学院校相互衔接的独特的教育系统,企图抢先垄断中国的高等教育,通过培养有文化、有社会影响的中国籍教会人物,以达到从心灵上征服中国的目的。
  温州教会医院,白累德医院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建立的.教会医院的创办有着明显的殖民主义色彩,但白累德医院等教会医院的建立,客观上开启了温州近代医学教育的先河。教会医生在建立医院的同时,还积极推进西医教育,培养新式医生.。不应该认为教会医务人员工作的重要部分仅仅限于内外科的实施,应该对当地的开业医师在解剖学和生理学上进行讲授,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学习医学和有关科学。由于初建的白累德医院医技力量缺乏,鲍理茂、施德福两院长先以一师带多徒形式,培养医师二十人,徒弟先在院长身边当助手,后留在医院工作.为解决护理人员的缺乏,开始进行护理教育.以。辅助医疗事业,培养护理人才为宗旨,在其有效管理体制和经营模式下,创办了两所职业学校。民国十八年(1929)由白累德医院开办私立白累德护士职业学校,第一期招收的学生于19337月毕业,首任校长英国人薛美德,她是英国教会派到中国毕业于护理专业的护士,曾在白累德医院担任护士长职务。校址在海坦山艺文中学(今温州第二中学).民国二十三年(1934)又开办私立白累德助产职业学校,分别由陈舜华、陈梅豪担任校长。1948年止,护士学校共办16届,助产职业学校共办7届,培养护士助产士约150人。白累德护士职业学校和助产职业学校是浙江省创办的早期医学院校之一,见附表.温州医学教育事业的发展,不可否认是秉承和发扬了教会医院的办学思想,为若干年后的温州医疗卫生事业奠定了基础,是现代社会进步的产物,同时也衍生出了有温州特色的医学教育事业.到1949年,白累德护士职业学校、白累德助产职业学校、瓯海医院附设医事职业学校及董若望医院护士训练班,合并成为温州市私立高级医师职业学校。1952年改为温州卫生学校,校舍迁至谢池巷,占地面积10亩。于2001年月并人温州医学院,在长达72年的办学过程中,温州卫生学校培养了13000多名各类中等医学专业技术人才,毕业生遍布全国各地,是浙江省培养中等卫技人才的重要教学基地。
  三、西方医学对我们的影响与启示邓小平同志在南巡讲话中说: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式.西方医学文化中的优秀成分无疑是人类社会创造的文明成果,所以我们应当积极地吸收到自己民族文化结构和民族医学结构中去。
  当代西方学者,1981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依来亚斯·哈内奇说:中华文化可能是世界上惟一能够感召人们不要碌碌无为、不要虚度一生的文化。中华文化遗产之丰富恐怕首屈一指,它不仅是在人文科学领域,而且在医学理论方面也居于遥遥领先的地位,因为中华文化把世间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放在生命里。那么,在有关生命的所有认识论和方法论中,中西方文化凝聚的差异最为显明就不足为奇了.传教士对中国的影响是双重的,无可置疑的,他们把西方当时最先进的医学知识和医疗手段带到中国,同时将中国古代科学文明介绍到西方。从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就已经有传教士在广州上海等通商口岸设立小型的医院.此后他们几乎每到一地,都会创办医院.不仅是为了传播福音,也是看到了当时中国人的切实需要.传统的中医药.虽然在治疗一些常见的慢性疾病上有其独到之处,但在治疗急性病和传染病方面往往毫无办法.比如当时流行的肺结核,麻疯病等,中医药基本上是束手无策的,因为对微生物的传播特点几乎没有什么认识。
  我们只知道加拿大人诺尔曼白求恩如何在抗日战争中,为八路军建立战地医院,不辞辛劳为中国军民治病.很少有人知道,远在白求恩医生来华之前,早已有数以百计的传教±不时用自己的鲜血抢救中国人的生命。有的传教士医生在十分偏僻的隔离区建立麻疯病院,长期和麻疯病人生活在一起,想方设法为他们治病。那时,就是麻疯病人的亲人都不敢接近他们。正是通过他们的努力,才使国人慢慢地打破了对麻疯病的盲目恐惧,建立了麻疯病也可以治愈的正确观念.传教士传授西方医疗技术、培养医务人员方面做出卓着贡献,促使中国人逐渐理解和认识到医学是一门专业.医院的不断建立和现代医学的实践,稳步地提高学术水平,医学成为我国现代最发达的专业.现如今医院注重人才培养,使医教、科研和医事外向联系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为今后发展现代医学教育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白累德医院客观上给温州输入了西方先进的医疗技术和现代化的医院管理模式,推动了温州西医事业的进步.随着本土化的进程,由于社会的需要,加快了医学的专业化程度。白累德医院有着西方殖民主义的势力,西方传教士来温州借助科技的手段,传播医学为目的传播基督教,可最终的结果是温州人接受了医学,而拒绝了西方的宗教.因为医疗工作的忙碌、医学技术要适应时代的发展不可避免的与传教事业发生分离,按自己的规律和特点发展,走上专业化道路.医学是一门深奥无穷、知识面宽广、科学研究型重点专业,是一门生命学科,为人类健康作出突出贡献.我们应该在继承和发扬的基础上,吸收和借鉴西方医学中对我有用之处,坚持内外结合,融会贯通,发展自身的特点,促进温州乃至全国医学的进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