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

王廉、王丁志貞教士夫婦小傳(下)

王廉、王丁志貞教士夫婦小傳(下)
  文/黃錫培
整理/李步正
Mr.Francis Worley (1882-1932)Mrs. Worley, nee Jessie H. Pettit(1886-?)
前仆後繼
  1932年7月王教士突然病逝,留下師母一人,她決心繼承丈夫在溫州宣教的遺志。王教士離世後五個月,男校校長因事辭職,便請曾任教師的王師母暫代校長之位。1934年1月,王師母重新負責婦女聖經學校事工,該年開辦了九次,共有420名婦女參加;這是對婦女傳福音和造就信徒最好的途徑,王師母記述:「每個學期結業時,我們舉行『決志聚會』,便能看到那些站起來歸主的,屬靈方面向前踏進一大步。」
擴大婦女聖經學校
  王師母開辦的聖經學校,一向只有數十名學生,但1935年5月,卻來了127名學生。王師母報告說:
  「暑期聖經學校是真真正正地『飽吃神的話』,日間我們有柯盡志教士1帶查腓立比書,譚先生2帶查民數記,晚上專題分別有『新造的人』、『救恩的明證』和『聖靈』等。雖然夏天炎熱,但連續十二日,每晚至少有500名聽眾參加,這可見信徒多渴慕神的話,也證明他們多愛聽這些信息。」
  上海總會的華福蘭主教1935年到訪浙江省溫州,《億萬華民》雜誌轉載他的日記:
  「在本城南堂,王廉夫人主辦的十天婦女聖經學校剛好完結,那是本地一個重要的宣教工作,這些婦女來到學校後,便教她們讀聖經,從約翰福音讀起,她們離校回家時很多已歸主。」
難民中的無名傳道者
  1936年王師母回國述職,1937年4月重回中國,不久便與溫州的信徒一同經歷八年抗日的艱苦戰禍。1940年下旬,長江以北一大遍中國腹地成了淪陷區,大量難民逃亡,溫州也充滿南下的難民,有不少基督徒,隨走隨傳,成為難民中的無名傳道者。王師母來信:
  「一位婦女帶著孩子們逃抵一孤陋的村莊,主日清晨,這位女信徒獨自爬上後山,禱告讀經敬拜神,村人問她幹甚麼?知道她的信仰後,便說:『不要跑到山上,就在這裡,傳福音給我們聽!』於是她一週復一週地聚集村民,向他們傳福音,帶領村中孩子們唱詩歌,後與溫州佈道隊取得聯絡,佈道隊立即前往,聽眾早已預備好,佈道時很多表示信主。」
戰雲密佈
  1941年浙江、安徽、湖北和山西等四省,戰事在劇烈進行中。王師母在1941年寫的信:
  「上主日在崇拜中事奉的一位青年信徒,星期三在工廠工作時,遭日機轟炸,中彈死亡3;他在前一天晚上,與妻子靈修時,想起主再來是很快的事,叫她好好愛主,並一起唱詩《豈可空手回天府?》。」
   1941年12月,日軍偷襲珍珠港,展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日軍大舉進攻東南亞。因為日軍忙於征服東南亞各地,王師母在溫州好像鬆了一口氣,於1942年5月,她發出了另一封信:
  「過去數月非常平靜,福音之門大開,聖經學校求過於供。顧芳德教士夫婦從美國述職回來後,便在年初轉來與我們同工。
  從2月到4月,我到過四間不同的福音堂,舉辦了四期聖經學校,雖然物價高漲,但我們仍有193名婦女參加,真是令人興奮。為著省錢,有兩處福音堂的學生用番薯皮混合的小飯糰來裹腹,另外兩處則差不多晚上全部回家。學生們對功課的投入和對課程的興趣,令我們感到喜不自勝,主與我們同在,每處都有人決志信主。」
淪陷區實況
  1942年7月,溫州再陷於日軍鐵蹄下;因日軍兵員有限,只能佔據城市,未能伸展到農村,許多城內難民跑到農村,宣教士們也與眾信徒一起避難。
  王師母來信:「日軍佔據溫州約有六週,宣教站遭洗劫,牧師被毒打,身受重傷,被人送到醫院,留院至傷癒。」
  1944年英倫版《億萬華民》:「我們還斷斷續續地接到某些地區的消息,得知主的工作仍然繼續進行,日軍徵用了城內會堂駐紮軍隊,信徒則轉到家庭聚會,輪流在各信徒家中崇拜,城北三哩外的村莊福音堂,每主日仍經常舉行主日崇拜。」
繼續開辦聖經學校
  1943年王師母來信,報道繼續開辦聖經學校,溫州九次,瑞安七次。雖然戰時物價上漲,交通來往費用倍增,仍未能阻礙她們的工作。最令她們感動的,信徒自己起來承擔責任,或代付宣教士外出之船費4,或免費自行載運她們。甚至有些婦女,為了上完整天課程,大家一起吃用番薯皮煮的飯。最重要的,每次學校結業時,都有學生決志信主。
重見天日
  1944年8月王師母回新西蘭述職。1945年8月15日,盟軍宣布日本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經過八年痛苦的離亂,難民逐漸返回家鄉。王師母在1946年9月回溫州,戴宣恩姑娘在1947年4月回來,繼續與王師母在溫州同工 。
  王師母回到這個戰後餘生的故居,重新收拾一切,到年底感恩節5,請了在溫州臨海宣教站的義宗羅教士夫婦,主持12月1日的感恩節主日。義師母來到,百感交集,寫了那天聚會的感想:「每次到訪溫州教會,常感到屬靈生命的活力,尤其是來參加感恩節主日;眾肢體歡天喜地讚美主,有超過500人聚會,大家高唱聖詩,歌聲中充滿快樂。會眾用中文調子唱感恩詩歌,我們也與他們同感一靈,為溫州教會經過這一場戰禍而感恩。」
暗礁洶湧
  1947年國共內戰白熱化,1949年5月共軍進入杭州、嘉興,7月國府空軍炸溫州港內輪船。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49年底,王師母和戴姑娘還繼續到鄉村去開辦過兩次短期聖經學校。王師母來信說:
  「政府將教牧同工,放在與佛教和尚及天主教修女同屬一類內,看來我們受薪的同工們,將不能繼續下去。我們當中有三位傳道,家有年邁雙親,要請人耕種田地,但新政府規定,只有自己耕耘才算是自己收成,他們一定要辭職回家幹活了。」
  1950年初,王師母再舉辦聖經學校,來了123名學生,但紅軍徵用了教堂作軍部辦事處,牧師不得已,請准用二樓課室,讓宣教士和80名同學留宿,她們席地而睡,天明再排凳上課。
  王師母來信談到傳道人開始受到迫害:「兩位傳道人到山上村莊佈道五天,有十家人願意信主,但惹怒一些村民,說:『真是可惡,我們這裡從未有過基督徒!』於是把福音圖撕下,圍著傳福音的陳先生*,拳打腳踢,罵他反對新政府,甚至有人拿繩來要絞死他,幸其他人怕弄出人命而制止他們行兇。
  但陳先生仍被三名軍兵,押到25哩外囚禁了三週,我們寫信證明他是傳道人,並非惹事生非的。陳先生入獄後,見有14人同囚一起,便向獄友傳福音,均掩耳不聽。他被釋放前一夜,夢見天使告訴他明天獲釋,早上起來他告訴獄友準備今天出獄,眾人以為他傻了,哪裡有神呢?但晚飯後,獄卒來叫他拿自己的鋪蓋出獄,眾人大大驚訝,拍手掌說:『真的有位永活的神,主耶穌是真的!』」
大撤退
  1950年底,王師母傳來最後的消息:
  「今年是溫州首次受洗人數達到300名的紀錄;但另一方面,教會的領袖們被政府懷疑做外國人的『間諜』,這樣的懷疑,令人人自危,教會工作變得更複雜了。」
   1951年1月《億萬華民》月刊上,登載了「最新局勢」一文,其中說:「在這份月刊交付印刷時,接到總主任的電報,述及中國局勢愈來愈惡劣,大量宣教士要撤退。本會現面對嚴峻的考驗,數百工人和各省監督,急須你們關心中國福音事工,切切代禱。」
  1950年12月,戴姑娘首先離開,王師母在聖誕前夕,也忍痛離開她工作了38年的地方,回國時已經64歲了。
(作者著有《捨命的愛》及《回首百年殉道血》,並得香港第五屆金書獎殊榮。)
參考資料:
(1)China's Millions, London Edition, London: China Inland Mission.中國內地會月刊英倫版《億萬華民》1933年第154頁;1934年第114頁; 1935年第109和209頁;1936年第12和130頁;1937年第91頁;1941年第72頁;1944年第39頁;1950年第14和79頁;1951年第12,60和67頁。
(2)China's Millions, North American Edition, Toronto: China Inland Mission. 中國內地會月刊北美版《億萬華民》1934年第40和41頁;1935年第77和151頁;1938年第29頁;1939年第134頁;1940年第141到142頁;1941年第108頁;1942年第170頁;1943年第88,141和169頁; 1944年第41頁;1947年第11,44,50,63和78頁;1948年第70,102和142頁; 1949年第14,62,78,158和167頁;1950年第2,63,82,165和190頁;1951年第12和98頁。
(3)China Inland Mission: Register of China Inland Mission Missionaries and Associates, 1854-1948. 《內地會宣教士及夥伴宣教士註冊名錄》
(4)China Inland Mission: List of Missionaries and Their Stations. Shanghai: The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 July, 1892; June, 1895; June, 1900; January, 1901; July, 1905; January, 1910; January, 1915; January, 1920; January, 1925; January, 1931; January, 1935; January, 1940; December, 1946; January, 1949 and January, 1950.
(5)Stanford, Edward: Atlas of the Chinese Empire. London: The China Inland Mission, 1908.
(6)Sulzberger, C. L.: The American Heritage Picture History of World War II, American Heritage Publishing Co., Inc., 1966.
(7)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96,全二冊。
(8)郭廷以編著:《中華民國史事日誌》。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79,全四冊。
(9)花存宏主編:《浙江省地圖冊》。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1999。
(10)中華續行委辦會及中華全國基督教協會編:《中華基督教會年鑑》(1914-1918, 1921, 1924-1925, 1927-1928, 1929-1930, 1933, 1934-36)。台北:中國教會研究中心及橄欖基金會聯合再版,1983,全十三冊。
(11)王輔著:《日軍侵華戰爭(1931-1945)》。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1990,全四冊。
(12)支華欣編著:《溫州基督教》。溫州: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出版,2000。
註釋:
1.柯教士(Mr. Howard S. Cliff)是主管浙江省杭州之內地會宣教士。
2.據《中華基督教會年鑑》(1934-36)第378頁,列出內地會在浙江省之教堂,在麗水城有一位譚玉成牧師,不知道Mr. Teng是否指這位牧師。
3.據《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四冊所記載:1941年6月5日,重慶因日機空襲,發生大隧道窒息案,死者三萬人。8月7日,日本飛機開始對重慶施行所謂「疲勞轟炸」,晝夜不停。
4.自日本於1941年12月7日偷襲美國珍珠港後,美國正式向日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揭幕,在中國淪陷區內,日軍把全部英美等國宣教士關入集中營,備受苦待。同時,宣教士的海外接濟,也不容易送到自由區內。故此,在戰時,仍然宣教傳道的教士都是經濟拮据的。
5.美國傳統的感恩節是在每年11月的第四個星期四。1946年的感恩節是在11月28日。
*是作者音譯之名,因無法找到中文名字。其他無*者之宣教士,均是他們在中國時用的真正中文名字。
转自:
http://www.ccmhk.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8145&Pid=16&Version=125&Cid=37&Charset=big5_hkscs#.Uy0Vt_ldXw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