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

老秀才 作者:陈丰盛


“老秀才”
“老秀才”,这是温州中华基督教自立会创会会长尤树勋在刘廷芳追悼会上的回忆。他回忆:“十六岁时即任英文教员,身躯矮小,人人称异,同时并任内地会小支队长,担任布道工作。十九岁时代表温州教会出席全国勉励会,即能登台演讲,大家都佩服他的口才伶俐。常为文登载‘通问报’,读者以为他是老秀才出身。刘先生学问渊博,信仰诚笃,自小见之。”[1]

刘廷芳的“老秀才”身份,相信自小就已表露无遗。他“自幼聪明好学,9岁能背诵全部礼记”[2],10岁已能阅读大部分中国经典名著。。早在1905年,年仅14岁的刘廷芳就已任温州内地会主日学会委办[3]。1907年,他出任温州内地会勉励会第五任书启兼副书记司事、经斋二部委办、通问部委办长等职[4]。现在,我们可以从刘廷芳在《通问报》中发表数篇报道,文中可见他在文学方面的功底。

1905年,刘廷芳在《通问报》发表四篇报道与文章,分别是〈温郡第五次勉励会纪事〉[5]、〈信德可钦〉[6]、〈率土胪欢〉[7]、〈施医乃传道之善策〉[8]。在〈施医乃传道之善策〉一文中,刘廷芳报道了瑞安教会以医药作为传福音媒介所带来的效果。在文末,他以二对联作结:
圣地布鸿恩。七十命受神力。
美门施异迹。五千共庆更生。
昔日圣徒。垂仪型于万世。
望风兴起。是所望于同胞。[9]

1906年,《通问报》登载五篇刘廷芳的报道,分别是〈苏会牧温州医院落成演说文〉[10]、〈豁然贯通〉[11]、〈白象教会佳音〉[12]、〈无辜惨死〉[13]、〈迅雷风烈必变〉[14]。其中〈苏会牧温州医院落成演说文〉为温州偕我会白累德医院的落成盛况作了简要报道,也为该院的历史作了详细的梳理。成为温州教会历史研究中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献。

1907年,《通问报》登载两篇刘廷芳的报道,分别为〈文旌北向〉[15]、〈祝蒋宅如牧师五十寿序〉[16]。其中〈文旌北向〉报道了偕我会牧师苏慧廉离温赴山西大学任西斋总教习的经过,并简要追溯苏慧廉在温服侍的功绩。〈祝蒋宅如牧师五十寿序〉更是值得认真阅读研究的,因为它是报道温州内地会著名华人牧师蒋宅如事迹的珍贵资料。现将全文抄录如下:
盖闻九五福曰寿。真神实掌权衡。八千岁为春。圣徒独邀宠眷。是以大辟敬撰诗篇。感帝恩而极陈赞美。摩西恭传申命。遵主旨者克享遐余。荀子所谓美意延年。史公所谓修道养寿者此也。先生章安系世。(先生祖系浙温瑞安人)瓯海寄身。(居瓯城者十载)弱岁失怙。(四岁孤)壮年蒙召。(廿三岁得道)就得救之灯。晋酬恩之爵。(是岁秋间领洗)濬灵泉于竭地。(越岁遂任传道职演讲圣经时听者皆谓得圣灵助)共沐涵儒建大邑于高山仝深景仰(品行卓尔人佥以忠厚笃实称之)德既拔萃于人群身廼荣膺夫天爵。(主降世千八百九十五年为本会总监督戴德生先生擢升于会中封牧师职)盖维帝眷斯民。廼报君授圣职。先生于是负十字架。(任会务历经艰险)执两刃锋。(宣救道迹遍城乡)战亚波仑于黑界。攻别西卜于苍穹。笑饥狮为威莠苗空植。(会务严明劣伪之种子不得长成)念群羊待哺芳草。时颁(释经精切饥馁之灵魂时蒙饱福)明星朗照四射荣光(近者)既悦远者亦来)朝露依稀一齐歛迹。(有威可畏有仪可象)壮志克酬大勋廼集兹者星会佳期(寿辰距双星渡河节仅三朝)年登大衍一堂雍睦(师母为前育德女书院学生适先生已拾捌载琴瑟默谐哲嗣有三长曰德新襁褓间已别之无髫龄即知宣道虎父无犬子也)八福骈。臻此固天父之令典。亦即先生积德之福报也。仆等幸列宫墙。频闻训铎。(十七总支会诸教师长老执事皆受先生教化者)时亲雅范。共荷陶镕(先生岁常亲历各处支会宣讲圣经郡城总会岁开大会先生亲诂难题授传道之方一叨满座之春风未抒葵悃屇悬弧之胜日敢晋芜词相期老当益壮。拓天国于星球。(稼多穑少望先生者犹深)。俾之弥高树人群之标帜。今日跻堂瞻矍铄精神(夜寐夙兴喜先生之尚壮)预祝期颐晋爵他年扶杖对婆娑铜像。(友人谈浙温内地会之历史者曰待百年纪念之期当于会中铸二铜像一为第一设立基础之英牧师曹雅直先生其次即经营立基础之华牧师先生愚祝其言不诬)欣看独立搴旗(先生年来日祷祝教会之自立办事上尤具独立精神他年旗飘独立铜像增光矣)信可乐也。岂不懿欤。是为序。
全志浙温内地会十七处支总会教师长老执事等(支会地名及诸君之姓名皆从略)仝拜赠
浙温内地会勉励会第五任书启兼副书记司事经斋二部委办通问部委办长永嘉姻侄亶生刘廷芳拜撰
联语  十三载尽瘁鞠躬。悬狼群艰辛几许。(先生任会牧职十三载经庚子诸大劫夙夜在公毫无难色)百万呼振翼率羊队庆祝齐声(今郡教城会会友主日会集者数百人天使得以亡羊得救之众而喜乎)[17]



[1] 《天风》第93期,1947年10月25日,第15-16页。
[2] 支华欣著,《温州基督教》,浙江省基督教协会,2000年5月,第67页。
[3]《通问报》,第186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正月,第2页。
[4] 《通问报》,第285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丁未(1907年)十二月,第2页。
[5]《通问报》,第186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正月,第2页。
[6]《通问报》,第183回,上海:北京路18号,乙巳(1905年)十二月,第2页。
[7]《通问报》,第183回,上海:北京路18号,乙巳(1905年)十二月,第2-3页。
[8]《通问报》,第183回,上海:北京路18号,乙巳(1905年)十二月,第3页。
[9]《通问报》,第183回,上海:北京路18号,乙巳(1905年)十二月,第3页。
[10]《通问报》,第191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二月,第1页。
[11] 《通问报》,第197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四月,第2页。
[12] 《通问报》,第201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闰四月,第4页。
[13] 《通问报》,第201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闰四月,第6页。
[14] 《通问报》,第212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丙午(1906年)七月,第2页。
[15] 《通问报》,第267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丁未(1907年)八月,第2页。
[16] 《通问报》,第285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丁未(1907年)十二月,第2页。
[17] 《通问报》,第285回,上海:北京路18号,丁未(1907年)十二月,第2页。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