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3日星期五

借鑒溫州模式探索新出路 作者:錢志純

借鑑溫州模式探索新出路

錢志純,花蓮教區榮休主教
    說來慚愧,前幾天我才發現梵蒂岡電臺所設的「聽者來函」!好奇 地打開,看到「錢志純主教的回信」,於是接連二天,看看過去多篇的有關地下教會的通訊。我發覺這是一個非常卓越的「交談」園地,讓各種心靈的香花在此綻 放,尤其是那些悶在地下的正義之聲,得以向愛好真理及和平的人表敘。謝謝梵蒂岡電臺的同仁,有如此好的構想。更恭喜您們的成就,處理問題很有條理而公允, 所以有如此熱烈的聽者的回應,顯然天主降福了您們的工作及努力。
    復活節前,給我中國地下教會主教寫了一封信。因為我又收到一位主教批評上次致忠貞主教們的信,及對「溫州模式」的批評。
    有關「從官方教會的成立與活動認識自選自聖主教的無效性」問題,施 森道蒙席最近給我回信,他的看法與張春申神父不謀而合。他說:「『從官方教會的成立與活動認識自選自聖主教的無效性』大有問題!如果只從意向來斷定,實際 上是無法証明的!非法『主教』,雖非法,一般都『有效』!無教宗授權的主教,一經祝聖,是『主教』,但不是主教團(Collegio)的成員!所引各節理 論上『對的』,事實上恐怕不對!」所以今後不要在這問題上,再去費功夫討論了。
    我願藉此機會來談談「溫州模式」合一的原委。一九九九年韓德力神父 寫了一篇論文「二零零零年教宗是中國的朋友」,文中透露教廷已準備和中共政府建交。當時愛國會眼見中梵建交就在目前,設法悤逼地下教會參加公開教會或出來 登記。溫州教區原先教區首長王益駿副主教(對這位溫州教區最有功的關鍵神長,我將另文報導)所領導的神父、教友,雖然是身在公開的教會中,可是始終忠心耿 耿於教宗,勇敢公開擁護教宗,包括那幾位住在溫州市周宅祠巷主教座堂內的神父,而王益駿副主教則一直住在平陽龍港自己的本堂。就在那時,他們受到很大的壓 力,要他們登記教產,參加愛國會。他們遂和政府談條件。一九八一年他們已成立了「溫州天主教務委員會籌備小組」,堅持擁護教宗為教會元首,不准方志剛主教 等愛國會成員參加教務委員會,並不走北京天主教愛國會和教務委員會的脫離教宗的路線,明顯地與愛國會對立,但利用愛國會的印章,把各地被佔的教堂,一座一座地收回來。這次他們重新提出他們的訴求,組織另一型的愛國會,其章程中明白說出教宗是教會的首領,地方教會隸屬於他,不然他們疴死也不出來登記。他們問我在這條件之下,可否參加這種愛國會。我想這沒有什麼不可。不過共產黨詭計多端且不守信用,請他們自己注意。原則上應是可以這樣做。我其時正在羅馬,遂向傳信部一位友好請教,他也認為可以,尤其是大家明瞭王益駿副主教的為人忠貞不二,始終如一,在他領導下,不會錯到那裡去。這是為什麼我對溫州教區的「愛國會」如此信任,認為他是另一類愛國會,是名正言順的「愛國愛教」的「愛教會」。所以去年聽說林主教亦明白了溫州教會的真相,接納王益駿副主教所領導的團 體,與自己的團體共融,共同會合在溫州周宅祠巷主教座堂舉祭,使我欣喜萬分。可惜個別的神父成見很深,不願明瞭公開教會神長的用心,不隨從林主教的領導, 又謀想另選地下主教,製造分裂,深覺不幸與惋惜。但我還是勸溫州公開教會體諒這些神父,對他們尊敬,包容,愛護。我還說:地下教會的存在是需要的,使公開 教會要注意愛國會的奸計,步步為營,而對之有所警惕。並希望王忠法等地下神父,能明辨是非,虛心接受慈母教會的訓導,尊重她衡量環境,給予公開教會的自由。
  今年三月份,北京方面有公開的天主教份子舉行了某次會議,代表的委員中當然亦有公開教會中與教宗共融的主教,會議中仍舊是通過「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堅持愛國愛教和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方針,擁護民主辦教原 則。」所以現在中國的宗教政策己經很清楚。
  天主教會的立場也很明顯,愛國會已不可能會為羅馬教會所接受。一九 九五年北京愛國會派了一些神父參加馬尼剌的世界青年日,他們設法藉這批神父與教宗共祭,以証明教宗接納愛國教會。當時傳信部長董高樞機,看到這詭計,公開 聲明,愛國會神父不能參加共祭,除非事前拋棄愛國會,並在合法的主教面前,做冗長的晉鐸時的宣誓。教宗的宮廷長亦做了同樣的聲明,肯定董高樞機的立筯。現 在已沒有人會想,用愛國會的神父與羅馬教會的主教或神父共祭,而使愛國會合法。反之,教廷明文禁止自己的神職去和與教宗沒有共融的神職共祭。(參見二零零 一年五月十八日的公佈)
    說實在,教廷一開始對中國特別寬容,他和對其他地方的主教神父不同。如他對瑞士的違命總主教予以絕罰,又如其他地方的神職與教宗沒有共融的神職共祭,犯保留的大罪,但為中國神職則是犯不保留的大罪。在中國沒有宗教自由 的狀況下,教會讓教友為了自己的神益,到愛國會聖堂內領受聖事。
    教廷對中共政府的苛求,一再讓步,但現在已到了最低線了,中共不能 再要求什麼了。教廷對中國教友的要求也是最低的了,一些願意遵守范主教《十三條》,或董高樞機最先所列的《八條》指引,照我個人的意見,並無不可,但不要 批評或禁止目前教廷,為了減低地上教會與愛國會有不必要的磨擦,同時亦顧到環境的改變,在不違背堅持其真理與信仰的條件下,所賜予的自由。猶如教宗在最近 的《聖體通諭》中,放寬了天主教與東正教在聖事上共融的尺度,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
    教廷的這番苦心措施,中共有另一種解讀。最近我看到湖北省一份在二 零零三年二月十八出版的內部刊物報道說:「在抵禦滲透工作中,天主教和基督教情況更為複雜,任務更加艱鉅。梵諦岡與我爭奪中國天主教領導權的鬥爭日趨激 烈,最近又調整與我鬥爭策略,企圖公開收編我天主教愛國力量。地下勢力在梵諦岡授意下改變策略,企圖取得合法地位,與愛國會組織爭奪實際領導權。我國一些 神職人員對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產生思想波動,愛國組織建設基礎薄弱狀況未得到根本改觀,建立自主辦教機制遇到不少阻力。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要以反滲透、反顛 覆,維護國家安全和政治穩定的高度,進一步加強對天主教工作的領導,按照中央要求,認真抓好工作落點。」
    最近我和多人交換意見,大家均同意橋樑教會應有一致的做法,我們要 給中共看出我們教會的低線,列出幾點共同的守則,都是目前橋樑教會所做,亦為教廷所認可的做法,利用中共的「民主辦教」原則,地上地下教會都一致認同教宗 為教會的首領,強調並鼓勵公開教會的主教,信守承諾,公開地表明自己與教宗的共融。溫州周宅祠巷主教座堂的神父,一開始就表明他們的立場,他們不是屬於愛 國會。王益駿副主教自獄中回到教區後,接納他們的做法是合法的,而且是理所當然的。我從各方面所得的報導,沒有人不稱讚王教長勇於負責的精神及領導教眾的 能力,他的聖德足為神職弟兄的楷模,今年是他晉鐸六十週年,上海范主教譽他為「溫州使徒」,范主教是地下教會主教團的團長,對浙江的教會認識很深。基隆的 姚宗鑑蒙席是王益駿副主教的同學,在此六十週年誌慶曰:
廿六年縲絏歲月意未綏志彌堅殉道烈士苦修賢哲
六十載司鐸光陰建堂殿傳福音榮歸基督善牧精神
    王益駿副主教不曾一時參加過愛國會,怎麼說他是愛國會的人呢?他最後這段時期,生活在公開教會中,並沒有地下教會的自由,但不妨礙他公開地實踐忠於天主教神長的職守。
    林主教最近一年多來,生活在溫州周宅祠巷主教座堂內,與公開教會的神父住在一起,經過這段時期的共同生活,已明瞭他們都是教會的忠貞成員。林主教的生活也不是完全自由的,這並不妨礙他是百分之百的溫州正權主教,受到地上 公開教會,及地下隱密教會的尊敬與服從,其他不願公開的神父,沒有理由不服從林主教,更不可作非非之想,另選主教!溫州教區全體神父、教友一致在林主教領 導下合而為一,雖然有公開的及地下的神父之分,但大家與教宗及普世教會是共融和一致的。即使有一些地上神父,出席了像今年三月間在北京舉行有愛國會成員參與的會議,不能就此說他們否認自已的信仰。不是羅馬教會的成員。請記住教宗的話:
你們的當今使命,特別是在表現並推進所有信友們的完滿修和。你們要做共融的人.... 不管他們由於重大而持久的難處,在某些方面、與天主教會的全部真理有了多少距離,這樣的修和是做得到的。你們要把耶穌的祈禱,認作你們的祈禱:「父啊!願他們在我們內合而為一,為叫世界相信是派遣了我。」(若十七21)
  我因此肯定「溫州模式」的合一。願天主降福林主教及溫州全體的天主子民!我自去年退休後,每天奉獻彌撒時,將您們的苦難,忠貞,藉聖母無玷聖心,同耶穌基督的苦難聖死,獻給聖父。求衪賜給我們和平!團結!

原文出處:http://www.hsstudyc.org.hk/big5/tripod_b5/b5_tripod_129_04.html

後記:這篇是關於溫州天主教會的“合一”模式的文章。林主教是指林錫黎主教,他是樂清人,於2009年安息。溫文編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