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星期三

永嘉枫林教案 作者:胡归原

永嘉枫林教案(1894-1895) (2016-02-23 09:32:07)

枫林原名丰里,位于永嘉县东部、楠溪江中游东岸,明朝时,因村南前山遍布枫香树而得名‘枫林’。1735年,设永嘉县丞置,管辖永嘉县瓯江北岸十都二社,与瓯江南岸的县城鹿城相呼应。明清时期,徐氏宗族有各类生员400多人,举人11人,武举人3人,进士1人。枫林教案就是基督徒与这群文人之间的较量。

第一、教案发生前形势:1885年循道公会将福音传入永嘉枫林,由于信耶稣的人不多,并没有设立聚会点,基督徒每周要徒步去岩头做礼拜。岩头和枫林两地是两个大族,枫林姓‘徐’,岩头姓‘金’,两族之间存在大仇,互不来往、互不通婚,时常还发生械斗等事。在这种环境下枫林的基督徒去岩头聚会存在极大的危险。因此枫林的基督徒便考虑在本地建立聚会点(当时基督徒已有十五六个)。

1894年枫林基督徒以徐定鳌为代表的联名写报告给温州城西总会,希望总会在枫林设一处聚会点。当时苏慧廉回国休假,主持温州教区的总负责是海和德牧师。海和德总结这起教案的报告说:“预知建这个聚会点将要面临巨大困难,一拖再拖。我告诉他们,因为基督徒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在我的同工---苏慧廉先生---从英国回中国之前,我个人是无法胜任新建聚会点之重任的。为了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我指示在岩头做礼拜的教徒也常到枫林去,大家一起聚会。

枫林聚会地方就设在徐定鳌家共用的中堂,教会每年给另一半拥有中堂的邻居三元的租金。
第二、教案发生的经过:枫林的聚会引起了宗族里的某些人的不满,1894年8月一份匿名公告贴在镇里很多地方。内容大致是要抵制基督徒在枫林的聚会,如果基督徒不改邪归正,放弃信仰,将会被除名、收回族群里的一切权利:柴火权、用水权、房产权、土地权等。基督徒面对这份公告,并没有停止聚会。结果公告上的所说的一切都一一发生了。当地官员对基督徒被抢夺的事没有任何的作为,驻温州的英国领事立刻介入,希望基督徒能得到公平的处理。不过地方官员也无动于衷。后来由道台下令查办此事,但是地方官员层层压榨基督徒。在整个审理过程中宗族对基督徒的迫害越来越疯狂。案件拖到圣诞节才开始审理,此时苏慧廉休假回到温州。苏慧廉听取了整个事情的始末,最后决定,如果能在庭外解决是最好的。1895年1月23日经双方协议:赔偿基督徒损失共计四十五元,同时,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们享受同样的权利……。此协议经官府审理通过。

1895年7月16日晚,枫林有一位叫徐象严的秀才去参加一场晚宴。那天来了很多人,席间这位秀才对众人说,“我们必须把洋教从镇里驱逐出去!”接着,他们开始谩骂基督徒,并声称自己要找些年轻人,朝基督徒泼水扔石头,女人也不能例外。7月25日,同镇的人拖走了一位名叫象武的基督徒田里的东西,两天后徐定鳌家地里的棉花被拔走。基督徒受迫害的消息传到温州城里,苏慧廉通过道台下令平息,但是道台公文下到镇里不了了之。7月27日夏正邦牧师要来枫林主持聚会,枫林的一些人得知消息后,准备要绑架他。此消息后来被一位基督徒获知,转告给了夏正邦牧师。

晚上基督徒聚集在徐定鳌家的中堂祷告,大约有五六百人包围聚会的地方,人们开始向中堂扔石头,直到午夜,众人才散去。夏正邦在清晨逃走。第二天又有人包围了聚会地方,将一些基督徒拖到了祠堂。由族长设立公堂,轮番审理基督徒。给基督徒按了一个罪名:“挖神像的眼睛”。要他们签一份不信洋教的承诺书,大多数的人都坚持信仰,其中也有几位签了承诺书。其中有一位签了承诺书的基督徒来到了城西堂,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苏慧廉,他说宗族里威胁他的家人,若不签字就要没收他家里的一切,家庭里的人哭着求他签字。那些不签字的基督徒,家里的东西、田里的东西都被人抢走。

1895年8月7日徐定鳌、定左和启兆三个来到县衙,以个人的名义诉讼。官府多次派人去枫林调查,但是结果不了了之。后来,举人将枫林的文人聚集在一起,问事件的始末。他们将责任都推给徐象严身上,经过举人的一系列调查。在往后的几天,基督徒家里被抢走的东西,一一归还。

1895年9月13日,徐定鳌等状告枫林宗族案件公开审理,结果原告变为被告,要求基督徒签一份承诺书:1、定鳌无故控告秀才徐象严和其他人盗窃他的财物;2、定鳌必须前往岩头礼拜,从此不得在枫林进行崇拜活动;3、邻居们从他家中拿走的家当均是为了保护人的财产。它们现已全数归还,没有一件遗漏;4、往后你们所有人都必须老实本分,和平相处。基督徒誓死不签,反而被关进狱中。他们在狱中受尽了折磨,胳膊被铁链锁起来,并固定在墙上的钉子上。就这样被吊了八个小时左右。结果苏慧苏的多方努力和调节,徐定鳌最终还是签了不在枫林聚会的承诺,才被释放。

苏慧廉暗示定鳌继续在枫林聚会,定鳌回枫林后第二个礼拜照样聚会。11月3日苏慧廉还派了传道人来讲道。宗族状告定鳌,11月8日官府派人将定鳌捉到温州城,重新审理。定鳌认为上次签的承诺书是被逼签署,根本无效。结果定鳌再次被收狱中。当然后面的事就是苏慧廉和中国官员之间的‘争斗’。最终在1895年最后一天,定鳌无罪释放。另外还得到三百元的赔款,允许在枫林聚会。定鳌用赔款建造一幢教堂,现在这幢教堂依然还在聚会。

转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0d26291f0102w4f3.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