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星期三

甲申教案的导火索——释读一封新发现的苏慧廉家书

甲申教案的导火索
                                                ————释读一封新发现的苏慧廉家书
                                                           
        发生在一百三十年前的“甲申教案”是温州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据时任浙江巡抚刘秉璋事后给朝廷的奏报:“温郡办防以来,民间深恶洋人,尝有匿名揭贴,语多悖谬,即经出示晓谕,并令绅士剀切开导。不意八月十六夜间城西街耶稣教堂讲教之期,凡入教男妇纷往听讲,有民人经过门外停看即走。堂内洋人出捕,误拿一人拉至堂内关闭,外间居民见而诧异。旋闻被拿之人在内喊叫,忿忿不平,聚众愈多,即有打门入堂夺取被拿之人。仓猝之间,激成众怒,致将城西耶稣教堂及周宅巷、岑山寺巷、五马街、泉坊巷、花园巷各处教堂及洋人寓所同时焚毁。” (光绪十年九月十八日《浙江巡抚刘秉璋奏报温郡焚毁外国教堂现已议结仍饬拿犯惩办摺》,载《清末教案》第二册,第407-409页,中华书局1998版)该摺明确认为教案的导火索是洋人先动手,“误拿一人拉至堂内关闭”,结果引爆民愤,惨案遂酿。
        光绪十八年(1892)发布的英文版《 瓯海关十年报告(1882-1891)》也认为是传教士出门拿人:“温州暴乱发生于 1884 年10 月4 日,约始于晚九时,持续至深夜。此事肇因几位好事者持续骚扰一位正在屋内礼拜的传教士,不断用大石块砸其门。骚扰愈演愈烈,传教士出门,将一位滋事者擒进屋内,意欲送官惩办。此为全面攻击之导火索,不论新教还是天主教差会的教堂和寓所随后都陷入火海。”
        胡珠生先生的《温州近代史》更直接将此传教士指向苏慧廉,认为是其“擅自逮捕民人以致引起公愤”。笔者近年撰写《寻找 · 苏慧廉》(新星出版社,2013)时,以当时城西教堂应无别的洋人,也倾向认为此洋人“莫非就是苏慧廉”?
        近日在稀见的英国偕我公会会刊(The United Methodist Free Churches Magazine)1885年卷一月号(第75-76页)上发现一封苏慧廉“甲申教案”发生后四日(10月8日),尚困居江心屿英领事馆时,给英国父母的信。其中披露的诸多细节,也许对我们考察此教案有所助益。现试将该信译出。
温州,中国,10月8日,1884年
亲爱的爸爸妈妈:
         今天要禀告的是则坏消息,并且事出意外。我想在此信到达之前,你们定已从报章获知我这里的麻烦,并且深为我担忧。我可以想见媒体记者的报道,正如今上午我对蔡文才(Josiah Alexander Jackson )先生所说:“如果家乡的第一则报道仅是温州大暴乱,所有涉外寓所被毁,领事安全,传教士情况不明。第二天才说传教士安全。期间,整整有二十四小时,我们亲爱的家人将饱受煎熬。” 事情常常这样! 我可希望不是!
        现我将实情告诉你,如果写得不够清楚,请不要诧异,因为我正非常忙碌:帮助领事处理文件、看望本地基督徒,等等。同时也正给阚斐迪(Frederick Galpin)牧师写封长信。给南奥威勒(译按:原文为Southwram,应为Southowram。苏慧廉妻子路熙之故乡,位于约克郡,隶属于哈利法克斯市)或阿德科克(J. Adcock)牧师的信倒不用现在写,因为轮船今上午才开走。
         由上所述,你们也可知我现正在女王陛下的领事馆内,它坐落于瓯江一小岛上,此前我已对你们提及多次。我们这帮外侨都在这里了,除了曹雅直夫人(译按:原文为Mr. Stott,疑是笔误,径改)、董增德(D.Y. Procacci)神父(罗马天主教神父)。曹雅直夫人上一班轮船去了上海,Whiller夫妇还未从芝罘返回。玛高温(Daniel Jerome MacGowan)医生(海关医生)、曹雅直先生、蔡文才先生、纪默理(E.H.Grimani)先生(海关税务司)、Hanisch 先生(海关供事),还有我。我们现一无所有,除了逃难时所穿的衣裳。
         现在让我一一告诉你们所发生的一切:那是周六,灾难来临前一切静好,宛如暴风雨前的平静。日子如常:晨早,七时前,骑马绕城外的练兵校场晨练,既为马也为自己。其间没听到一句脏话。白天我比平日更忙碌,仅外出吃个午饭。我的讲道辞完成在即,所以上午需做些收尾的工作。这篇讲道落款10月5 日。你也许会说,阿诺德(译按:应指Thomas Arnold,英国十九世纪著名教育家、神学家,著有《罗马史》及一系列布道文章)博士的做法与我正相反,他从不预先准备讲章。他认为,在做预备到真正宣讲期间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说实话,这也是我上周的感受。这天是周六,我已接受邀请,中午一点与海关税务司(纪默理先生)共进午餐。蔡文才先生来叫我,我们一同前往,路上顺利,实际上路人还与我们相处甚欢。之后,独自归。约五时,在城墙外骑马沿网球场转悠,然后去看曹雅直先生。这期间一切正常并和谐。七点一刻在家喝茶,七点三刻与我年轻助手的兄弟(刚从乡村来城,看望患肺病的兄弟),还有其它几人有个面谈,正商议能为他做点什么。一位几月前经我施洗的好心并爱主的姊妹,还准备将他带到自己家里,尝试照顾他一月。此前我反对过几次,毕竟她丈夫是一个水手,不常在家。但在周六晚,我们做出了一个尽可能周全的安排,以免她那些异教徒的邻居闲言碎语。
约在八时半前后,我进教堂去主持周六晚的祷告。这不是个大型的集会,也就二十五人左右。我用一首他们都甚喜欢的赞美诗(第35首)《耶稣爱我我知道》开始,不过,仅须臾,就有人猛烈捶打教堂大门。因为类似情况此前发生过,所以我们起初不是很在意。但当敲门声一直持续并越来越激烈时,年迈的教堂看门人就从我身后的门出来,准备将骚扰者赶走。当他一出现,那些人就跑走了。看门人返回,不过,刚到原位,声音又响起。这一次他从边门出,两三位基督徒弟兄陪同,扰事者又跑了。当他第二次回来,那些人又故伎重演。这次,他把门闩取下了,想突然打开大门,看到底是谁在捣乱。之后有段时间安静,圣经售书员继续讲道。讲道结束(约八点四十分),我领唱的最后一首赞美诗也快要结束时,敲门声又很猛烈地响起。正那时,看门人及另两三位信徒突然把门打开了。这些人要逃走时,他们抓住了其中一位的辫子,并将其拉入屋内。教堂大门随后砰然关上,街面上则尖叫声四起,石块及其他杂物纷乱地砸在门上。敲打声、叫嚷声乱成一团,以致我几乎没听见老传道人如何结束礼拜,尽管他的声音也属大嗓门。我们迅速将擒获之人转移至走廊,并派遣我们中的两人持我名片去县衙门求救。那个被我们抓住的人倒一直在笑,好像这是场很好玩的游戏。从其衣着,我判断他是某店的一个伙计。不过当时是夜晚,他又赤膊,像另几位被我撇到一眼的人一样,我相信这是他们统一的行动。我必须告诉你们的是,两周前,曹雅直的一位仆人曾被三四个人以类似方式调戏,他们抓获了其中一位,据说已受严惩(官府说法),但奇怪的是,此人已被释放(准确时间不能确认),或周五晚,或周六,亦或周日——换言之,由这次我们受到的骚扰,我想他应是周六上午获释的。有人认为,他和其朋友决意报复,才做下此事。
        当我们还只走到走廊,石头便如雨淋般由教堂墙外飞射而来,外面的尖叫声也如着了魔一般(中国式的)。我又派了两个人去衙门,送他们从前门出,穿过花园来到前门的大街上。外面的人群已汇集如潮,离我们抓拿那人其实还不到十分钟。他们从房屋后面开始攻击,不到三分钟,厨房里的瓶瓶罐罐就化为灰烬。由于破坏行为着实恐怖,我决定放了刚才抓住的那人,其实他在里面也就待了十一二分钟,我希望由此息事宁人。
                                                                                 永远爱你的儿子
                                                                                          苏慧廉                                                                                              
        此信未完,编者于文后注明“待续”,可我翻遍该年全卷,也未见下文。甚憾。
        虽为残简,但已可明确,当时出门拿人的不是苏慧廉,而是看门人与几个中国教徒。晚清,民间也有将信洋教之国人统称为“番人”或“洋人”,此讹可能由此而来。更为有趣的是,苏慧廉在信中透露了另一条导火索—— 4日晚的“举事”是两周前一次不成功行动的报复。可惜,我手头的材料,包括曹雅直给内地会总部的书信、曹雅直夫人的回忆录,都未提及几人调戏其仆人并受官府严惩一事。也许在他们当时看来,这只是早已习惯的遭遇中很小的一桩。不过,风起青萍之末,谁又敢说,德克萨斯的龙卷风不是引自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的翅膀?
        历史就是这样有趣,它没有结论,随着材料的进一步发掘,识见的不断开阔,还常读常新。这也是笔者撰写此文的原因,而不仅仅是为苏慧廉开脱。
 

                                                                                              二〇一四年五月三十日

                                                                            (刊于《温州读书报》第207期,2014年8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1934b410102v1ko.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