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9日星期一

我是怎樣成為基督徒 作者:朱小春

我出生在基督徒家庭,祖輩們都是虔誠服事神的,舅公是教會聖經學校的校長,我的父親就畢業于這所學校。從小他們就教我唱詩禱告,經常講聖經故事給我聽,也常常帶我去聚會。那時,正是文化大革命時期,聚會只能偷偷摸摸,不能公開。但每次去聚會,我都能安靜地坐著聽道。在一次聖餐聚會時,傳道人拿出隨身攜帶的餅乾,祝禱後分給眾人,(那時真理不大明白,用的是有酵餅)。我鬧著也要餅乾吃,奶奶說:這是聖餐,預表主的身體,你長大受洗後才可以領受。聽了奶奶的話,我就說:我長大一定要受洗!
自從進入學校以後,經過十年無神論的教育,達爾文的進化論根深蒂固,從此就再也不相信神的存在,並且極力反對,當然也就沒有去聚會了。一心迷信科學,相信只有科學才是最權威的能夠解決一切。但從來沒有想過科學能造飛機、汽車、潛水艇,但是,它能創造有生命的蚊蟲、螞蟻、小蝦嗎?科學能夠改變物質的形態,性質和成份,但是,它能改變人的道德品質嗎?科學能給你物質文明和生活享受,但是,它能給你永生免去永刑,使你靈魂得救嗎?我不關心將來所面臨的事,只深信有一天,科學必能給我一個完美的答案。
就在一九七七年的一天,我最愛的母親患高血壓,因腦溢血導致半身癱瘓,我和哥哥們走遍全市各大醫院,尋找名醫,三個月後,專家們搖頭說沒辦法醫好了。受到這個打擊後,我第一次對科學產生了懷疑,並徹底地失望了。原來,人的命運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是這樣的無柰與蒼白,人生空虛的夢,人的曙光與盼望到底在哪裡?
母親從醫院回到家中,父親請了教會許多的老公公老婆婆來為母親禱告,並且要求全家都同心合意的跪下尋求神的醫治,我心裡想:如果禱告就會平安,那麼醫院就要改為教堂了。我暗笑他們太迷信了。但出於孝敬父母,無柰只好跪下,奇妙的是禱告以後,心靈裡感到一種不尋常的平安和喜樂。感謝神!經過教會和家庭的迫切禱告,媽媽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轉,奇跡出現了,三個月後完全康復,直到現在,她還是非常健康。
這事對我頗有啟發,使我內心產生尋求真神的渴盼。一個禮拜天,媽媽帶我去聽福音,是一位八十二歲的老公公講道,他講《掃羅的恨和大衛的愛》。聽了以後,我心靈很受感動,可他們所講的都是以聖經為根據,我就向教會的負責人借聖經查閱,借來的聖經是鐵刻油印本。不讀還好,越讀越糊塗,越讀問題就越多。聖經是神所啟示的嗎?為什麼前後矛盾呢?人怎麼能是泥土造成呢?恐怕五經是摩西憑空想像出來的吧!雅各詭詐,以掃忠厚,神為什麼喜歡雅各,厭惡以掃呢?然而,更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為什麼古今中外有這麼多偉人和科學家,例如: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等也信仰耶穌呢?當我正在疑難之際,一位同學借給我一本《到底有沒有神》的小冊子,內容是用辯證的體裁寫的,專門證明神的存在,因著這本小冊子,我的許多疑難問題得到了解決,使我不得不相信神的存在。
從此,我就經常去聚會,青年查經班所需要的經節,全部是我謄寫的,(文革期間沒有聖經,每次查經,只好謄寫使用)。禱告是也會踴躍開口,唱詩班裡也顯得非常活潑……我以為自己這樣就是非常熱心愛主了。一次一位老執事問我:青年人,你重生得救了嗎?我紅著臉搖搖頭說:不知道。他就約我參加一次培靈聚會,那次聚會的主題就是論罪,會場的氣氛非常嚴肅,當傳道人講到羅馬書六章23節: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這句話好象敲碎磐石的大錘,打開我蒙蔽的心靈,又象大光照亮我的幽暗心地,更如一把利劍刺入我的心並且剖開,同時,所有的罪一幕幕在我眼前揭開,小時候偷媽媽的錢,考試作弊、說謊、罵人、驕傲、嫉妒、貪心等等,多得不得了,當時好象馬上被扔進地獄一樣的情形。我的心如同被撕裂般的痛苦,淚水止不住地湧出來,向神痛哭認罪,求主赦免。當大眾高唱《寶血洗淨歌》的時候,突然,好象千斤重擔從我身上一齊脫落,從頭頂到腳跟輕鬆起來,感覺自己是一個新造的人,心靈中充滿著無限的喜樂、平安,我這樣的罪人竟能蒙神的憐憫和拯救,哈利路亞!
自從蒙恩之後,特別喜愛禱告讀經,聚會中聽道很有滋味,聖靈隨時管治我的思想言語,我對自己的得救有堅定的信心,一點也不懷疑,因為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五:24於是,在一九七八年七月十二日,我受洗歸入了基督,成為一名基督徒,這就是我蒙恩的見證。

信仰見證 2009-05-30 06:27:49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