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十)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 (節選十)
發佈時間:2010-4-6 9:02:52 作者:恩際翻譯團契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編者按: 文續譯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十)》。 本文敘述的是曹雅直在生命盡頭的見證,這見證如同落日餘暉般的美麗,他在那一夜讓我們看見死亡並沒有痛苦,墳墓沒有得勝的權柄。”——他靠著神打完了最 後一仗。那是一個復活節的清晨,曹雅直榮歸主懷,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困難地用著最後的力量和氣息去讚美主,稱頌他的聖名!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趟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賽43:2
   奧利弗小姐(Miss Oliver)、格里爾森先生(Mr.Grierson)和賽耶斯先生(Mr.Sayers)分別於1886 5月、6月和7月加入了我們的團隊。我和丈夫都感到:我們不堪事工的負擔。我希望有人來緩解我在女子學校的工作負擔,而他則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幫他從 事鄉村的事工。那年的秋天,曹雅直將峒嶺和平陽的兩間教堂交付兩位年輕的弟兄管理,他們打算住在平陽,在其周邊地區開展事工,所以這使平陽——一個邊遠的 分點,成了新的中心,並以此增設了更多的分點,開創了獨立的福音事工。幾個月之後,賽耶斯先生去了蘇州,有幸在那裡工作幾個月後,於1888年的秋天回到 了家中,而G先生繼續他在平陽的服事。1887年,曹雅直身體狀況大不如前,所以我們覺得有必要回英格蘭一趟。而此時在女子學校服事的奧利弗小姐已經和G 先生訂了婚。我們離開溫州之後,溫州教會就交由他們代為管理。1888年,他們結了婚,在我回來之後,他們才回平陽。
  幾乎就在我們離開中國 時,曹雅直的健康狀況就開始惡化, 我們到達英國時,他已病得很重,肺部充血、心臟虛弱,導致呼吸困難以致躺下來都很困難。不論白天和黑夜,他不得不坐著忍受病痛,這樣持續了一年零八個月, 當然大部分時間可以到處走走,欣賞大自然的不同美景。和好朋友們在倫敦度過了三個月後,我們去了達特茅斯(Dartmouth),並和泰格女士(Miss Teage)一起度過了1887年冬天和1888年春天。在那裡,他感受到了一切主裡的安慰和慈愛。他還有一輛驢車,可以載著他在鄉村到處走走, 而我則一直陪伴著他,和他說說話,他親愛的朋友們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那年的冬天成了他最美好的回憶。
  1888年的夏天,我們去了蘇格 蘭,加戈登(Gordon)和皮爾遜(Pierson)博士就借此邀請我們參加他們的宣教之旅,我們接受了他們的邀請,這是由於一位傑出的醫生鼓勵我們 ——經常變換地點對病人的身體會大有好處。帶著神奇妙的祝福,六個星期內我們遍訪了北部的主要城市和鄉鎮。戈登和皮爾遜博士的口才吸引了大量的聽眾, 他們關於上帝如何在異教徒中做工的精彩故事給聽眾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戈登夫人和我在每個地方都會舉行婦女聚會,而我也經常在晚上的聚會中講道。我很榮幸 能夠在我先生的鼓勵、支持和禱告中代替他參與這樣的公開活動。當然,他所做的都是蒙福的事,儘管他不能參加這些聚會,但他經歷的聖潔和美妙的生活深深地感 染了他周圍的每一個人。在每一個地方,他對病痛樂觀的耐受深深地感動了接待我們的人,也贏得了其中許多人的心,直至後來很多都成了我們的好友。
   宣教之旅行即將結束的時候,醫生說曹先生的身體狀況已根本好轉,而且如果他能夠在法國南部過冬的話,他就會有痊癒的可能。因此,在11月份我們動身去了 戛納,在一所陽光明媚的康復所裡度過了幾個月。但是,儘管有醫生的照顧和治療,他的病還是每況愈下,直至1889421日復活節的那天,榮耀地安息主 懷。
  由於他的身體明顯在慢慢地變得虛弱,我曾問醫生是否是這個地方不合適,或者氣候的變化對他的身體有所影響。他說,在給我一個答案前,他要 先進行診斷,因為如果事情真如他所擔心的那樣,那麼任何改變都將無濟於事。在診斷之後,我先生直面醫生,問道:你認為我還可以回到中國嗎?因為不想告 訴他這一令人悲哀的事實,醫生回避了這個問題。曹先生看出了醫生的閃爍其詞,說:不要怕告訴我最糟糕的情況,因為對我來說沒有最糟糕的,感謝上帝。我為 他在中國服侍了二十年,我確實希望回去,但既然他不同意,我為什麼要渴望呢?如果這是主的旨意,我願意留下忍受疾病,如果他讓我去中國,我就去中國。 後,帶著燦爛的笑容,他接著說:我願意在去中國的途中升入天堂,如果這可以是主的旨意。醫生看著他認真地說:我羡慕你。然後,清楚地告訴他,再沒 有康復的希望。曹雅直的臉上沒有一絲的陰霾,因為他知道何處是他的歸宿,並渴望前去那裡。我沒有任何準備,只是看著他的身體日益衰弱,回天乏力。而讓我接 受這是上帝的旨意更為困難。對他而言,神的旨意永遠是第一位的,這一點是他從未有背離的教訓。
  我記得一位深信信仰療法的女士在他生病的前幾個 月裡和他談過話。她說,這只是一個信仰問題,如果他想的話,他可能會好的。只要信靠主,就不難,一定好轉。她問道:你不覺得上帝能夠醫治你,並使你重返 你熱愛的福音事工中去嗎?他回答說,我的困難不並不在於此,我知道他可以;但上帝曾經給了我心的渴望和貧弱的靈魂。我不希望出現這種情況。他知道如果 他給了我力量,將是用於對他的服侍。如果是軟弱,也是為他而負擔。我希望他能以他的方式對待我的一切。這位女士無言以答,我想她的感覺一定和我的一樣, 即最好是平靜地躺在上帝的手中,而不是拒絕如此而受罪。
   但我沒有這麼快汲取教訓,我為他的生命掙扎和搏鬥了很長一段時間。有一段時間,向他隱瞞我的痛苦,但在一個晚上,我實在無法承受了,哭著說,我不能讓他 走。他從容冷靜地說:我還沒有走,親愛的,還沒有;到時候上帝會讓你願意的。三天后,上帝使我在基督裡得勝,主的意志吞噬了我的意志,一切歸於平安。 那天晚上,跪在他身邊,我第一次能夠祈求上帝帶他回家,輕輕地,靜靜地,沒有痛苦,並祈求上帝早點接他回天家。當我這樣祈禱時,他終於松了一口氣:感謝 上帝。當我做完祈禱後,他說,你不知道這些話對我有多麼好,我知道上帝在帶走我之前,一定會帶領你有這般看見的。我只是等著聽到你說這樣的話,除此之 外,我沒有別的更多的奢求。
  此後的六個星期,我們一起生活在邊境地區,我從未想過要讓他回來。我們交談、禱告了很多,幾乎希望能共赴天堂。 我們還為我的將來制定了計畫,甚至包括我何時要動身去中國之類的事情都討論過了,還作了筆記。因為我們曾經共同傳過福音,所以對他而言,我能回中國接續他 的事工,做他所深愛的人們的父母,是何等喜樂的事。當我問他是否對我有任何指示時,他說,“不,你和我一樣瞭解這些人和這些事工,也要和我做過的那樣去做 ——對此,我沒有任何擔心;只要向當地的基督徒傳遞我的愛,並告訴他們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會回到他們的中間,雖然目前看來是不可能了,但我會等他們,我 們會在天堂一一重聚。
  一本由摩根(Morgan)和斯科特(Scott)出版的,題為《紀念曹雅直》的小冊子,記述了他經歷主同在的絕妙方式。從這本小冊子中,我引用了如下這封寫給內地會秘書的信件:
  MAISON BLANCHE, 白宮
  ROUTE DE GRASSE, CANNES, 戛納格拉斯大街
  1889423
   親愛的布魯姆霍爾先生(Mr.Broomhall)先生,我很榮幸能與我們親愛的弟兄在他離開塵世的最後一晚在一起。我知道,您樂於知道這最後一幕的一 些細節。在多個星期的痛苦中,靈魂在塵世的暫時居所逐漸衰亡。在星期六晚上大約930分,一姐妹過來說,他的痛已變得更加劇烈,生命的終點似乎臨近了。 我當時正在閱讀基督教的經典《道成肉身》,這是亞他那修(Athanasius)寫的,關於早期基督徒和殉道者戰勝死亡,靠著他們那位藉十字架和復活戰勝 了死亡的主,他們不再恐懼死亡而是鄙視它。因為,他說,因為當太陽一夜過後升起時,整個世界是由它照亮。毫無疑問是太陽將它的光芒灑遍每一個地方, 驅除了黑暗,照亮了所有事物。同樣,從救主的拯救臨到並出現在十字架上的那一刻開始,死亡已經被完全蔑視和踐踏。很明顯,是這位救主,成為肉身的那位,將 死亡化為烏有,並在他的信徒中每天彰顯這一勝利。因為當人們看到天生為弱者的人們無畏赴死,在它的敗壞前毫不畏縮,也不畏懼下到地獄,而是以熱忱的靈魂挑 釁死亡,也不逃避苦難,而是為基督的緣故甘願捨棄此生。也或者,如果有人看到男人、女人、和小孩子為基督信仰而無畏獻身,無論他是如何的簡單、不信或愚 鈍,都不至於不理解和無法得出關於基督的結論,人們所見證的那位,親自賜予每個人戰勝死亡,使得死亡在任何堅守他的信仰並背負十字架標誌的人面前顯得完全 蒼白無力? 我想,正因為如此,1600年前,與不知有多少次,與在這一土地上工作的基督徒一起,我都聽到這句流行的話:基督教一定會有那一天這句話不合時宜 了嗎? 當我第一次見證臨死的場景時,這一想法出現在我心中,它會不會證實亞他那修的看法,同時表明,在1600年之後,十字架和復活的果效沒有絲毫的減損?
   進入房間時,我看見我們親愛的弟兄,由他的妻子和護理的姊妹們攙扶著,正坐在手扶椅上。他的病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不能躺著,所以這幾個星期以來他一直是 坐著承受著病痛,不能抬頭或舒緩身體,只能偶爾向前傾。原本強健的他,身體蜷曲著,讓人看了頓生憐意。無力支撐的軀體發出著呻吟,呻吟的聲音告訴我們已是 彌留之際,他的靈魂即將離開軀體。
  當他知道我來了,他希望我能和他在一起,我當然非常樂意。當我回憶那天晚上的情景時,我在想倘若我錯過那 晚見證痛苦和神聖的得勝的場景,我將一無所獲。我從未如此真切地認識到死亡的失敗、它的王國的覆滅和權杖的摧毀。整整八個小時,我們目睹了死神肆意作惡。 爭戰異常激烈,打擊不斷,劇烈的疼痛撕裂命脈,靈魂與軀體分離的痛苦,但他的精神沒有一刻動搖。從痛苦中舒緩過來的每一刻,他都在竭盡全力地和我們見證有 主在他的身旁,保守他遠離疑懼。只有身體在受苦,他說,我的靈魂是喜樂的。晚上,他說:我感謝神,在三十年前,以他的寶血洗淨我的罪惡過犯,而 現在陽光無雲。就這樣,懷著堅定的信仰和不滅的盼望,他走向死亡的幽谷。
  離開房間之前,我突然想起去瞥一眼《每日靈糧》的晚間部分,那裡確 實有這麼一段精彩而又恰當的話:這是我,不要懼怕!當你穿過河流時,我與你同在,河水必不將你淹沒;當你穿過烈火,它也不會燒著你,連火苗都不會上你的 身體:我是耶和華、你的神、你的拯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 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饑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我將這話藏在心裡,親愛的曹雅直先生的話就像金蘋果落在銀網子裡。我們看到 他在這條王者之路上前行,以得勝的信心將罪、死亡和陰間踩在腳下。
  他重複最多的話是:主耶穌,來吧,現在就來,現在就來吧! 並經常張開他的手臂歡迎主耶穌的到來,他覺得主耶穌確實離他越來越近了。一次又一次,在極痛中,他向主哭求:主啊!幫助我,求你恩待我!在極難中,主 耶穌垂聽他的呼求,加給他力量。當我們想到在他渡過黑暗的溪流時,主會給他尋找墊腳石;而此時,生命的道不由自主地湧上心頭,我們不禁感慨他的信仰與生命 的道是如此地相稱。他的親愛的妻子安慰著他,他仿佛聽到主對他說 做得好!你這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進來享受在我裡面的喜樂,他似乎若有所思,他伸出雙手,不斷地禱告:讓我現在進去,現在就進去,進到我主的喜 樂中,進到我主的喜樂中。  
  他曾經擔憂,唯恐自己在軟弱痛苦的時候,會不經意地說出一些不耐煩的話語而辱沒主的名。他曾企求自己的愛妻聽 任人性弱點的恣意;然而,她的預言應驗了,上帝的恩典是夠用的。他的口裡從未發出過任何煩言和怨語。每個人都很樂意伺候他,因他會為著自己所得到的微小的 服侍而充滿感謝,真是令人深受感動,美妙無比。
  時間一點點流逝,他在打生命的最後一仗。他的愛妻由於日夜看護他,身體疲憊不堪;然而,精神上卻深受鼓舞。並且以信與望的話語鼓勵他,看著他逝去。
  無可置疑,所有來自英格蘭、中國和法國的愛的禱告在那個夜晚得到應許。有一個詞和當時的場景一起湧現在我的腦海裡:瑪哈念(Mahanaim)。因為在他去世的房間裡曾有聖靈與他同在。
   當時還是早上6點,天剛濛濛亮。太陽已經在蔚藍的天空中升起。鳥兒在微微開啟的窗外歌唱,復活節的鐘聲從鐘樓歡快地傳來。我們正站在邊界,靠近大門,這 大門是為一位因基督而戰的人,勝過征服者的人而開啟的。這一變化已經到來,收縮的軀體和呆滯的目光告訴人們最後的戰鬥已經結束。一句他去了匆匆離我們 而去,我不指望再次聽到他的話,而且意識似乎已經逐漸喪失,於是我說:主來了,在呼召你了。他聽到了,讓我吃驚的是,他以最後的努力說:那麼把我扶 起來,我還可以再次讚美主。我用手將他抱住,輕輕地將他朝前拉。然後,隨著他困難的氣息,他開始了對主的讚美:讚美主!稱頌他的聖名!他一遍遍地重複 著。
  這讚美聲是何等地美妙!我情不自禁地對著他的生命伴侶和同工說話。他妻子正跪著,控制心中的傷痛,緊握著他的手,看著死亡的陰影掠過他的 臉龐。這是他留給你的寶貴的遺產。他們正如死亡之地發出的得勝凱歌。你認識我嗎?她問道。認識你,格蕾斯,如果我不認識你的話,就怪了。 後,他用令我吃驚的力量接著說:我們曾經圍繞在那盤果實周圍。他們最後的談話內容之一就是關於生命樹的果實,且榮美的君王就在那裡。格蕾斯,永別了, 不要跟我說話了,我要到君王那裡去了。
  這些都是神聖的時刻。女管家賽爾·阿查德(Sceur Achard)和另一個姊妹加入了我們。她們溫柔又忠心地完成了她們可以為他做的的事情。男僕路易士(M. Louis)幫我抬住他,在他面前跪著的是格蕾斯,她眼中的希望已經離她而去了。我們淚如泉湧,儘管我們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他正看著我們眼所不能見的事 情,聽著我們遲鈍的耳朵不能感知的聲音。我們能夠聽到他小聲地說:"來吧,主耶穌,請將我的靈魂接去。"然後他接著說:來了,來了,來……”說著這些 話,我們親愛的弟兄,曹雅直,在復活節清晨6點半,進入了主的國度,朝見榮美的君王。
  壓抑不住的悲傷在短促的哭聲和啜泣中爆發, 但那是喜悅的淚水。我不是悼念他,他妻子說,我為自己哀痛,他很喜樂,他已經安息了。
   我們一起跪下向主讚美,向他稱謝。他在那一夜讓我們看見死亡並沒有痛苦,墳墓沒有得勝的權柄。在那個時候,亞他那修他說:我們可以肉眼見證這些事 情的真實性,因此,在基督徒藐視死亡的時候,就不要懷疑,因著基督,死亡變得無足輕重,它的破壞化為烏有而結束。經由我們親眼所見,我們證實了這一見 證。
  昨天我們把他埋葬在戛納公墓。明托牧師主持了葬禮。一些基督徒的朋友出席了葬禮。所有愛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真正的上帝的人,和基督忠實的僕 人。出席人有小波伯傑先生,他一生的朋友。二十四年前,正是從他家出發,曹雅直開始了他在遙遠的中國的事工。以幾個簡短而適當的話語,伯傑先生講述了推動 他為主做工的熱情和愛。他給予曹夫人愛的同情和慰問,提醒我們每個人,這一天行將結束,所以我們在今晚之前完成這件事。隨後,我們將他放入墓地,並以基督 徒的方式在他的墓前為他唱晚安
  睡吧,親愛的,安息吧,將你的頭顱枕靠於主的胸懷;我們愛你,但耶穌最愛你。
  晚安!晚安!晚安!
  在復活節之前的輝煌照亮天空,直到耶穌基督復活,他必來,但不以卑微的裝束。
  晚安!
  在那裡,我們離開了身體,在基督復活的希望中歡睡,直到黎明的到來和陰霾的逃散。
  此致,親愛的先生布魯姆霍爾
  基督的愛
  韋伯(H. WEBBER
  感
  曹雅直就這樣走完了豐盛的人生,其生命的力量與美好,並沒有因著死亡的到來而有絲毫的黯淡,反而又一次成為榮耀得勝的佳美見證。靠主得勝是我們每個信徒生命 的追求與盼望,而得著這一切卻需要在神面前用一生之久來俯伏與仰望。求主憐憫我們,與曹雅直以及那些因主耶穌基督的緣故,蒙恩、施恩、見證主恩的弟兄姊妹 相比,我們是那麼不配,我們常常是蒙恩卻總覺不夠,施恩卻總以為多,見證主恩卻將目光在他人身上,很少看到自己的不足。求主憐憫我們,更求主幫助我 們,讓我們從這一刻起,從小事上做起,不再做那行動的矮人,重回那起初的火熱,復興的火燃盡有限的一生獻給神。
  由恩際翻譯小組翻譯的《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譯文節選,在《麥種》的連載至此已經十期,到此告一段落。恩際翻譯小組為在翻譯工作中參與提供寶貴意見的讀者表示衷心的感謝,謝謝你們的幫輔與支持。《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全文的翻譯及出版正在進行中,請為這個事工代禱

版權歸麥種雜誌所有。轉載:http://www.wheatseeds.org/news/News_View.asp?NewsID=673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