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九)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国(九)

□ 恩际翻译



编者按:本文续译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国》(节选十)。记得一位老传道人说过这样的话:“口传,笔传,生命传;人去,财去,祷告去。”曹雅植夫妇就是这样为主 作工,传扬耶稣基督的生命之道。于是在温州的土地上,一群蒙恩的儿女,学习施恩,见证主恩……
【罗10:15】“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
日努(音译)是我们学校的另一位男生,他在属灵操练上非常追求。刚来学校的时候他约有11岁,我清楚地记得一个满脸朝气的男孩被带 了进来,他穿了一件绸缎外衣,虽然是旧的,但看起来相当不错。来了个穿着体面的男孩,这让我感到惊讶,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来我们学校的学生是真正为 了受教育和被培训,每次送到学校来的都是因为家境贫困没法养活的孩子。我想,这次出现了个例外,能给儿子穿绸缎的父亲毫无疑问也能够让他饮食无忧,他在这 些男孩中是第一个有较好条件的。但是很遗憾,第二天一早,那位父亲就来道歉,说那件绸缎外衣是借来的,必须要还给它的主人。当绸缎外衣被脱下之后,男孩的 身上剩下的简直就是肮脏的破布,我必须马上给这个小家伙做新衣服,把他身上的旧衣服烧掉。他从一开始就很喜欢和我们在一起,即使是在最初的几天里也没有一 点羞怯的样子,当他带着灿烂的笑容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有几个男孩甚至会跟他打趣儿。他很大方地和我分享豆子和栗子或别人给他的任何东西。他连像能够找到一 朵花献给我这样的事都会感到非常高兴……慢慢地,真理开始进入他年轻的头脑,对他来说没有突然相信这回事,正好相反,他是逐步吸收和领会真理,他生命的改 变是毫不含糊的。他14岁那年,我们非常确定他是真的相信。接下来,他受了洗并归入了教会。之后他又继续学习了几年。在他仍是学生的时候,他去了平阳,帮 助那里的老人们信主,并在那里敬拜上帝。
之后14年的历练,使他成了一个沉稳、虔诚、热心的基督徒,期间大约有10年的时间,他都在忠心为主传道。不幸的是,他感染了肺病,尽管我们做了各样 的努力来挽救这如此宝贵的生命,然而,在他大约28岁的时候,上帝还是把他接去了。唯有将来在永恒里面,定会显出他领人归主的数量,因为为主赢得灵魂就是 他整个生命热忱之全部。
在他大概25岁的时候,家人给他许配了一位十四岁的姑娘,他并不知情更不情愿。对此我们非常伤心,我们希望学校里信主的姑娘能和他结婚,好做他工作上 的帮手。然而父母 所定的婚约是不能随意取消的,我们只能试着把那女孩带到学校,寻求上帝的赐福使她能够成为基督徒。他们双方父母都同意让我们将她带走和我们呆上5年的时 间,并就此写下了协议。她从乡村抵达此地后,首先被带到他未婚夫家里,当作他们的女儿,然后再带到我们这里。
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聪明伶俐,并且比其他孩子刚来时都顺服。然而三四天后她的失踪却令我们尤为震惊。我们四处寻找,还派人到她未婚夫家找过,但都 没有她的音讯。而后我们又派了个信差去她自己家找,到了之后,竟发现她坐在那里悠闲地做着家务。原来她出逃成功后就一路打听着走到了北门,她虽然囊空如 洗,但还是想办法搭上了一艘小船,6小时后,她回到了家中。这是我听到过的中国女孩敢做的最大胆的事了!当她跟信差回来后,我决定不再提及逃跑的事。我原 以为她逃跑是因为害怕“老外”,但一个星期后,当她第二次逃跑被抓时,我决定要采取一些措施。我带她到一个房间,对她说:“我要你现在坦白地告诉我你到底 怎么想的,为什么逃呢?我要一个多小时后才回来,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谈,为了防止你再跑,我得把门锁上。”她没有回答。“是因为怕我吗?”她说:“不是。” “是其他女孩不友好?”她回答:“不是。”“那么,你到底为什么逃跑呢?之前没有人像你这样。”我鼓励她继续讲,并且向她保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 会尽力帮助她。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她告诉我,这门婚事不如她意,当她被带到那年轻人家时发现他们竟然那么贫穷,还有他们讲的话,她一点 都听不懂(他们是台州人),所以她决心不嫁给他。我说:“你不了解他,你还从未见过他,如果见了,或许你会改变主意。”但她答道:“不会!但我喜欢呆在这 儿,如果你保证我不必嫁到他家,我会留下听你吩咐的。”我指出这不是我能保证的,那是父母之命。“但是,”我说,“我可以保证一件事,如果你安心地等上三 年,你会有机会见到那年轻人,等有了更多了解后,你若仍然不愿嫁给他,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相信他会放你走的。”听到这里,她脸上的愁云散去了,她说:“你 这样说,事就好办了,不用锁门,我不会再跑了。”从那以后,她几乎没有让我为她操过心,她既顺服又温柔,学习领会也很快,并且成了真正的基督徒。在3年之 约到期前,那年轻人的母亲去世了,她主动为她哭丧,这表明她已经接纳他了。
1887年,我们准备回英国时,日努已经病入膏肓,我们担心他的父亲会把她卖给别人,在征得了女孩的同意后,他立字据将这女孩托付给我们,我们则保证把他父亲花的聘礼钱补还给他父亲。所以日努去世后她就完全自由了。后来她嫁给了一位年轻的基督徒。
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关于林阿常的,他住在东门外,靠打铁维生。我现在记不得是什么具体的事情使他信主的,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一个非常热心的基督徒。他在 母亲的家里建了一个聚会点,使附近的邻居们能听闻基督,并且他口才好,在讲道上有恩赐。通过他的引导,他的母亲和兄弟都信了主。两三年后他成为本地得力的 传道人之一。1888年,我们在英国时,G先生先聘请他做一个小教会的传道人,之后再做牧师,从那以后他一直非常认真地服事。去年,他深爱的母亲荣归主 怀,她知道,到那是“更美的家乡”。后来他娶了一个我们学校毕业的女孩,那女孩在妇女工作中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
谢先生(音译)是桐岭本地人,是个鞋匠。大概17年前,那年他22岁,从一个邻近的基督徒亲戚那里第一次听说了“番人教”。那位亲戚最终说服了他走了 十里的路到我们小教堂参加主日崇拜。曹雅直每月去那里一次,在那里忠心地教导信徒,传讲福音,同时有一位当地的传道人协助他。随后的两个月里,这位年轻人 都按时参加聚会,但是听懂的不多。宝贵的真理似乎一点也没进入他的心。当信徒们唱诗的时候他会暗自嘲笑,对他来说那听上去很不着调,并且他还会自言自语: “嗯,那些是蛮子,相信这外国福音的人迟早会成叛党,会引发叛乱。”之后他又回到了聚会前的生活,拒绝和他的亲戚同去敬拜。然而几个月后,他却发生了巨大 的改变,在此之前毫无征兆。
一天他正在自己门外修鞋,前面是一棵大树,他看着看着就开始思考,那树干、枝子、还有树叶,这些真切地呈现在眼前的东西,它们打哪儿来,一定得有根, 虽然他没有看到。这时在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就像是这个世界。“我活着,”他对自己说,“这里还有我的邻居和朋友,在他们之前是他们的父亲和祖父,更远 的是些先祖们,但是,他们所有人一定要有个根,那是一个比他们都伟大的祖先。”此情此景,他发现了一个真理:有一位神,我们每个人都从他而来。
从那天起,一切都改变了。当他早晨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一个全新的人,尽管他目不识丁。他毫不犹豫地开始传讲充满他心中的那伟大的真理。这是他改变 后的几个月里,在他确信自己的罪完全被赦免之前发生的事情,但他注明自己悔改的时间为上帝籍一棵树向他讲比喻的那一天。他对救恩的计划知之甚少,而且对圣 经里的字全然不识,但他将他所知道的讲出来。他讲说这位独一的真神,讲述神如何赐给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东西,然而我们还是每天犯罪顶撞他;说我们所有人 活该要受地狱之火,但当我们向他祈求时,他会垂听我们的祷告,并且如果我们完全相信他,他会拯救我们。长此以往,只要有人愿意停下来听他讲,他就会努力传 讲。后来他说,这是他遇到的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即当他能够自己识字读圣经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过去所说的许多事情是符合圣经的,从而显明,真道所说的圣灵与 人心中所住的圣灵是同一位。他的一位老亲戚得知他的改变后非常欢喜,不久以后,一些传教士和其他的一些基督徒,听说了他生命的改变和为主所发的热心后,找 机会要教他,让他明白更多关于上帝的事情。此后不久,他村里的所有基督徒开始遭受残酷的迫害,尽管他从未听过圣经教导忍受逼迫时要喜乐,但他和其他所有的 基督徒确实以为主受迫害而喜乐,并且在水生火热之中时仍能唱诗、祷告,并因他们被算在为主宝贵之名受逼迫之人中而赞美神。在随后的日子里,他经常表达他想 带领别人进入光明之中的愿望,就像他一开始拥有基督生命时所得到光明的一样,而且这个愿望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这么强烈。在路上,在船上,在旅店,或在室 内,不管走到哪里,他都要跟别人讲说耶稣的故事。对于他而言,信耶稣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情,他以为只要将此告诉别人,别人就会像他一样相信了。
之后,曹雅直听说了他将会是一个多么有希望的年轻传道人之后, 邀请他到温州的使团之家(the Mission House)来学习。很快,他的属灵生命和真理装备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从那以后,他真正成了一个热心的圣经学习者。有几年,他继续做他的买卖,但同时, 也尽其所能地促进福音的工作并且在他所在村子参与定期的服事。
到了婚龄后,他与我们其中一位基督徒结了婚,并参与妇女和儿童方面的服事,此外,在家务上他也成了好帮手,特别是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整洁舒适,这在中国也是极少见的。
1887年,郊外的平阳和桐岭被分给了其他两个年轻的传道人,作为以后的独立办事处来发展,曹雅直决定交由张先生和谢先生来接管,他们也是我们最能干 的助手之一。多年来,他在那里做了许多有价值的工作,直到大约4年前他来温州帮我,他在那里的工作才告一段落。从此,他成为我最得力的助手和最大的安慰, 尽管其他人也做了许多不错的和有价值的工作,但他坚实的属灵品质和对上帝之道的熟知,在我们诺大的温州教会成了最宝贵的教师兼牧师。
萨师母(音译),我们的圣经女教师,拥有一张明亮而圆润的笑脸。凝视那样一张脸,我常在想,她时常向我们说起关于她悲伤生活的历史是否是真的呢?不仅 她的过去充满了悲伤,即使现在,在她的家庭环境中也没有任何一点值得她愉快幸福地笑的事情。诚然,上帝已经给了她从他那里而来的平安和喜乐,是这个世界不 能给予也不能夺走的。当她被许配给大她20岁的一个男人,并且被带到他的家中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从此以后,她就遭受到婆婆严厉而不友善的管教。这个 孩子既热情又有点急躁,一点点的爱就能让她朝好的品格发展,但是严厉的话和严酷的遭遇,就会使她变得冷酷无情和顽梗叛逆,一找到把柄就会顶嘴。当然,这只 会使她婆婆更不友善和更怀恨她;最让人可怜的是,莫过于听我们的小妇人讲她过去是如何的绝望,以至在被责骂和痛打之后,她想要结束自己悲惨的生命。有时, 她甚至跑到很远的地方,想要把自己吊死,但是,窒息时那种痛苦的感觉袭来时,她又害怕了并及时地放自己一马。上帝的良善多奇妙啊,就这样制止了她!唉,她 的遭遇和其他人一样,许多小童养媳正过着奴隶般的生活,得到的却只有责骂和殴打,她那时一点都不知道上帝已经拣选了她作为器皿,将欢乐、喜悦和生命带给许 多像她一样伤心的人。
萨师母信主的经历还得从10年前说起,在她结婚后不久,她隔壁的一位年轻妇人对福音产生了兴趣,很快她便悔改信主了并且非常热心地向别人传福音。这位 女邻居信主后,牧师和信徒都来探望她,而她也乐此不疲地把邻舍们聚集起来向他们传讲基督的爱,还特别热心地向感兴趣的人传道。起初,她的传讲满足了大家的 好奇心,而后便很少有人去仔细听道,只有萨师母的心是圣灵所预备的,圣灵的种子在她心里种下并生了根。萨师母感到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驱动着,她只要一有空 闲就去这位邻居家听道,并悄悄和她讨论这些新鲜事。当她的丈夫和婆婆发现她对所谓的“洋教”产生了兴趣就阻止她外出,并斥责她这是浪费时间,还禁止了她去 听道。她唯一出去的机会就是趁白天把工作做完,然后晚上溜到邻居家,在那悄悄交谈、解惑并学习祷告。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她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渴慕得到更 多的生命灵粮并乞求能在礼拜天被允许去教会。而这种念想却招致她家人的层层批斗,就在这个时期,她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舌头,不再像往常那样顶嘴,反而主 动祷告求上帝作主。她每天很努力地讨好她那坏脾气的婆婆,并且总是比往常织更多的丝绸。直到那个礼拜六的晚上,她终于成功地获得了去教会的准许。那天晚 上,当她战战兢兢地去询问能否在礼拜天去教会时,她婆婆肯定的回答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就这样这位小姑娘凭借努力与勤劳赢得了准许,她可以经常和她朋友在周 日一起去教会了。这一切都发生在她真正悔改信主以前。在这之后她遭受了更痛苦的逼迫,她的丈夫经常打她,虐待她只因为她去信奉“洋教条”。然而,她明显改 变的行为,她的勤恳和耐心以及她的乐观快乐,最终消除了她婆婆和她丈夫对她的偏见。在这不久前,她的丈夫因为同意妻子在祖先祭拜的时候离开而遭到了邻居的 嘲笑,当时他回答道:“如果一个信仰能让我妻子变得更加贤惠的话,那这一定是个好的信仰。我是不去阻拦她的。”尽管现在她的婆婆已经去世,她的丈夫也未信 主,但她丈夫仍然允许她去做任何她喜欢的事。如今她已成为一位热忱、活泼的主内姊妹,她已经学习圣经有4年了,也把许多未信的姊妹从黑暗中引领到主爱的光 明里。她没有裹脚,这对于当时的中国妇女来说是很难得的,而这反而使他显得更加适合从事乡间传道的事工,因为她白天经常得步行10至15公里。我们经常一 起事工,每当我完成白天的工作,就已经显得疲惫不堪,而她干的活比我多很多却还是能坚持教导信徒和慕道友直到深夜。
在夏季非常炎热的两个月里,因为天气的缘故使得我们无法时常出去传道,她就拒绝了薪水,靠采茶、织丝绸活和其它杂活来维持生计。当时她还只有30岁, 按照中国的习俗,单独出去工作还太年轻。在我没有与她同行和没有其他年轻姊妹陪伴时,我总是派一位年长的妇人和她随行。然而,她智慧谨慎的言谈举止获得了 大家的认可,也不曾有人提及她的年纪轻会阻碍她的事工。她的乐于助人使她很受妇女们的青睐,而她的坚强独立也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她有说服力的话语能带出信 仰,就连村里的男同胞们也不得不怀着敬意安静地在那听她讲道。她热心的服事及同情的体恤打开了人们的心扉,使她能够直言不讳地指出任何基督徒在生活中的缺 点。她从不惧怕把缺点讲出来,而她行为也很少给人不好的感觉。大家都觉得她是上帝赐给我们教会的礼物。
说到林娣娜(音译),她是我们当中最忠实聪明的姊妹之一。她曾经是一位瘾君子,吸食鸦片,而今她是一位寡妇,但她是在她丈夫还在世的时候沾染上这个恶 习的,她丈夫也是一位沉溺于毒品的人。她以前是一位纺织工,长期坐着纺织,加上很差的饮食,引起了她内脏疼痛的毛病。她便找来鸦片以缓减疼痛,就这样养成 了吸食鸦片的恶习。不久她便失去了工作、家庭的责任以及一切美好真实的事物,她活着只为了吸食鸦片和“享受”之后舒畅的感觉,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所 有的骄傲和尊严都被丧尽了。”一个吸食鸦片的人如果能不劳而获是不会去工作的,最后变得一贫如洗的时候就去典当或变卖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妻儿,去获取 比他性命还重要的鸦片。不久她的丈夫去世了,在这之后她的一个聪慧的基督徒朋友说服了她一起去听福音。她经常参加聚会,直到某天,她唯一的儿子也患病去世 了。她沉浸在悲痛中,拒绝接受安慰,也不去参加附近的聚会。基督徒们没有就此放弃她,他们为她的小孩料理了后事,然后尽力劝说她到他们住的院子把鸦片戒 掉。她半推半就地答应了。那天晚上她第一次跪下来祷告,她告诉上帝,信徒们让她戒大烟,如今她的小婴孩去世了,她一点也不在乎她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如果她 能够再看看她的小孩,她就能得到些安慰。教会的人告诉她,她的小孩已经和耶稣基督一起在天堂了。只要她相信,她就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去那里与她小孩相见的。 若他们所讲的是真的,那么上帝应该会给她一些确据,证明孩子的确还活着,这样她第二天就去买药戒掉鸦片,立志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那天晚上她上床睡 着后,上帝赐给她一个美妙的异象:整个房间溢满了亮光,美丽的景象一幕幕地呈现在她眼前。我已不能记清她所描述的全部内容,但记得她说在一幕景象中看到两 位穿着洁白衣服的年轻女士,她心想:“啊,她们在天堂了,但我的小孩没在那里。”
接着她看到一个漂亮的男孩:“那一定是主耶稣在世12岁时在耶路撒冷迷路时的景象。”紧接着她看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市,如此耀眼夺目使得她一看便觉 得这一定是天堂,但她却仍然没看到她的孩子。最后她终于在那黄金造的楼阁中认出了她的孩子,他坐在那如同往常坐在泥巴地上的样子,她欣喜若狂,“是的,他 的的确确在那里!我要去信主,这样不久的将来我就可以与我的孩子重逢了。”
次日清晨她一大早就站在教会医院的大门前,要了戒鸦片的药来戒掉这个恶习,尽管她知道这意味着她要承受巨大的痛苦。8年以来,她作为一个基督徒的信仰 生活从未蒙上过阴影。当我们缺医少药的时候,比尔兹利(Beardsley)小姐总是尽全力去减轻身边人的痛苦,而这位妇人每个星期自愿地抽出两个早晨向 来治疗的妇女传道。不仅如此,她总是很乐意地尽她所能地去传福音。她很适合当传道人,然而虚弱的身体使她不能从事过多的乡间传道事工。但她还是很乐意带一 位陪伴去传道或者随我们主内年轻的姊妹去附近的地方传道。  

感言:“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如此恩典,使我 敬畏,使我心得安慰,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用这首歌来描绘本节所录的内容再确切不过了,这是我们的神,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还有那赐给我 们的圣灵,三位一体的真神,活神,他那奇妙的救恩!

版權歸麥種。轉載:http://www.wheatseeds.org/wheatseeds/2009-10.20/wz/17.html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