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六)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六)  發佈時間:2009-2-24 9:03:38 作者:格雷斯·斯托德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編者按: 文續譯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六)本文節選以劄記的形式記敘內地會戴德生模式的傳教方式,這種模式是以傳授福音為主,而以教育和醫務為 輔助手段,不太注重大規模地建立學校和醫院。他們甘心吃苦,即使遇到中國政府或民間的迫害,也不向本國政府上訴,而且拒絕賠償,這一點他們與其他團體有很 大差別的。如此,他們在中國的上層社會沒有大的影響,但是在中國社會下層的影響卻很大。
【路加福音923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當學校的建造完成了之後,正式的傳教工作就開始了,由於在教會中對姊妹的工作佔用了我越來越多的時間,所以傳教工作主要是由曹雅直先生一人負責。他常常 會去溫州周邊的一些地區,比如處州(Chu-chou,即今天的麗水)、平陽(Bing-yie)和桐嶺,那些地區的事工慢慢地開展了起來。曹雅直先生是 這樣提及當時的旅程的:
  “18801月,親愛的A先生,非常抱歉,因為我最近正出發去處州,所以一直都沒時間給你回信。我得乘著一艘簡陋的 小船。當時的天氣非常寒冷,刮著北風,甚至都能感到冰雹敲擊著我們的牙齒。船上的帆布也糟透了,以至於我不得不要求船夫給另換一條,好說歹說,我才在將近 三天的時間裡到了目的地。
  江的兩邊有很多從未聽聞過福音的村落。我想或許我可以將救恩的福音帶給他們。每一個來到中國的傳教士,當看到這無 數的村莊和其中所居住的成千上萬的居民時,沒有人還會無動於衷。他們世世代代的經歷著生老病死,所追求的卻只不過是衣食而已,而他們所能留給後代的,也是 少之又少。
  到了那兒後,情況並不比在船上好。冰雹穿過屋簷砸下來,屋裡沒有一塊兒地方是幹的。整個房間只容得下擺我的一張床,我能保證的就 是通風那是絕對的好!但是第二天,我找到了一些木板,也叫了一個工匠,才把我的房子修理得稍微好了一點。但是這房間裡唯一的一點光線是通過瓦片中的間隙透 進來的。所幸的是,我隨身帶了一個小暖爐。我向你保證,當時我是多麼地感謝它所帶來的那一點點的溫暖啊。我常常會提到那四天的經歷,以激勵那些對天上榮美 家鄉有所盼望的人們。
  近段時間我去了位於溫州南部的平陽。在那裡度過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時光,我與三十多位對真理感興趣的慕道者。在那個地方 還有十至十二位這樣的人,但是由於他們住的地方比較遠,我無法去見到他們。這三十人之中有十位較為渴慕的人被我們邀請到城市中與我們一起參與查經學習。我 明天將要去的那個地方就有很多對此感興趣的慕道者,也許我們會吸收進三到四個人。上一個主日,一位婦女從約有16英里遠的地方趕來,並找了一個基督徒,希 望將她介紹給我們,並能夠受洗歸入耶穌,我們跟她談了一下,發現她與她的丈夫是被一位當地的基督徒教導的,那位基督徒常因為生意上的事情而與他們有所 來往。幾個月之前,他們扔掉了他們家中的偶像。她的丈夫已有好長一段時間在小教堂中聚會了,但是周圍的人並不知道這些。
  我希望你不要把內地 會看得太高。它並不完美,只要有我參與其中,將來也未必完美;但是正如我所知道的許多使團一樣,它近乎完美。我很高興在服事主的事上你沒有與規則和順序唱 反調;如果沒有組織或規則,我不認為內地會能做這麼好或這麼多的工作就如其所作的那樣,我認為我們需要更多的規則而不是更少。這些如此害怕在為主做工中有 規則存在的優秀同工,他們的習慣卻是中規中矩的,這是否使你反思過?比如,他們有系統地研習神的話語,與同工同道聚會,禱告等等,定期定點的如此行,他們 中的大多數都不會在其間轉去做屬世的操勞。為了解釋這種矛盾,我會見了一位優秀的同工,教會的棟樑,我們大概談了談眾使團並特別談了內地會。他非常喜歡這 個宣教使團,但害怕它會有太多規則;他抱怨說理事會不是在倫敦成立的,戴德生是中國的主教,每個成員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相當慷慨地使用他的 權力,或許他有如此多高於弟兄們的權力,這本身就是個錯誤。我當然是盡力辯護;之後的交談轉到我們自己的工作上。我告訴了他許多已經做的事和更多仍未完成 的事,他的結論是,僅憑一個人無法做好手上的工作。為了使他放輕鬆我告訴他戴德生答應環境一旦允許就會幫助我;有一位年輕人,或者兩位將很快加入我們。到 目前為止還不錯;我瞭解這年輕人麼?我不能說我瞭解。然後他說:本來最重要的是要有個徹底的瞭解;工作已經確定,如果一個或兩個要加入的年輕人不願意在 已經開展的線路上工作,而是在這裡搗亂把那裡搞砸,他們造成的損害會比益處多,並且會因技巧的拙劣而毀壞主的工作。我告訴他,大家都明白新來的人工作必 須按部就班,不能擅自改革創新。他感到放心了並且高興,他說:就該是這樣的。但是這位親愛的弟兄沒有看出來他自己推翻了自己反對戴德生控制成員這論調 的基礎。我認為聖經教導年輕人要順服年長的。是啊,不僅如此,如果不是按這樣的順序的話,結果就會是混亂,而這點道理通常因為太明白了反而看不出來。
   兩個星期之前,我們這裡有八個人受了洗,他們給了我們很大的安慰和希望,我的禱告沒有落空。其他的人靠著神的恩典有看得見的進步。前些時候,我認為神 的靈幫助了我把基督救恩之道講解的清楚,因為,哦,對他們來說明白這寶貴的真理是那麼困難,他們的心思是如此黑暗。昨天是主日,我想是聖靈的能力與我們同 在。晚禱時的話語似乎摸到了每顆心靈,結束時我請弟兄中的兩位代領禱告。一位基督徒先禱告,然後第一次有一位慕道友開始禱告。原本不期待慕道友禱告,但我 不想阻止他;他是位長者,灰白頭髮,莊重的外表,所有認識他的人都非常敬重他。開始我怕他的嘗試會在年輕人中引發躁動,但值得稱讚的是他們的舉止比你的學 者們都好。我認為他率直的真誠征服了每個人,最後是發自所有在場的人的一個衷心的阿們,似乎他們真的要感謝神又開了一個人的口來敬拜他。這位老紳士和 他的兩個鄰居已經持續參加了大概一年了。毫無疑問他們喜歡福音,但很難說他們都是神救恩的承受者;但我認為昨晚禱告的那位是。
  主是如此良 善,哪怕給我們的成功甚微。我們是如此不配得,然而,祂並不以我們的不配而撇棄,仍然施恩拯救我們。在我們回來的一年裡,共有三十四人蒙恩。為此,我們真 的很感謝神,然而,這些在那數千位聽了福音卻仿佛沒聽一樣的人中又算什麼?很多聽福音聽了很久的人連做夢都想不到,原來除了他們已有的崇拜對象外,還可能 存在其它敬拜物件。
  後來他寫到:自從上次寫信給你到現在,我們已經接受10個人並給他們施洗,其中大部分的人已經參與事奉有1年、2年或 3年了。上個主日,小教堂都是滿滿的。下午,在曹雅直夫人的班級裡有30位姊妹。她召集這個班級是為了教他們《聖經》的經文。但是,我想在這裡同時也會有 一些講道。我沒有過去看,但是我想她在多數聚會中會穿插一些講道成分;然而,只要靈魂被拯救,神的祝福會臨到他們。我想停下來對她來說是一個錯誤,即使坎 特伯雷大主教將會因此譴責她。上帝給了他印記,那就是我們所看見的,所盼望的,所祈禱的,並感恩的。1881年進入教會的人數比福音工作至今的任何一年的 人數都要多,但是在這期間只有少數人在懲戒之下;有一個人,他熱衷於團契,並且帶來很大影響,曾是帶領很多人聽信上帝話語的器皿,如今卻放棄了信心和信 仰,因為他的行為表現得非常反常。這些事都是對我們的試探,然而,這些工是上帝自己的,而非我們的,祂會將所有屬於祂國度的子民帶入其中。撒旦似乎有更大 的力量,諸如引起一些人離棄信仰,聽信錯謬的教義,來傷害上帝的聖徒。這些都證實了上帝就在旁邊。有時候,因著我們對教會完全的盼望,這個世界以祂的再來 親自執掌王權為中心,所以我特別渴慕上帝的顯現。周遭一切的悲傷和受苦確實很大,與日俱增的苦難令人震驚。
  比如說,就在上個月,在一個村子 裡,有一個窮人的女兒生了重病,生命垂危。按著風俗,要點上兩根蠟燭,放在紙燈籠裡,掛在床頭,一個掛在頭這頭,另一個掛在腳那頭。然後,他鎖好門窗,跑 到屋頂為女兒招魂。他在那站了很久,不停地召喚。在此期間,其中的一根蠟燭倒了,在人們發現之前,整張床都著火了,然而他們進不去。當他們趕到火災現場, 六間屋子已經被燒毀。這個窮人的女兒和另一間屋子裡的一個婦女也被燒死了,還有一個人在試圖拯救家人和財物的時候被燒成重傷,第二天也死了。中國一半以上 火災的發生,都是源於拜偶像或者吸食鴉片。
我從桐嶺站過來。在那的整個旅程,都非常愉快,不過一場瘧疾阻止了我更遠的旅程安排。有關四個受洗的 肢體,有一兩件事值得提及。一個小夥子大約14歲;我以前施洗的時候,只有志涅(Z-ntie)與之年紀相仿,現在他已經二十二歲了,並和他們一起浸到水 裡,做儀式。我只希望這個小夥子也可以持守。其他兩位是一對夫婦;第四位是一位年輕美麗的女士,她是我們教會一對基督徒夫婦的孩子,正準備嫁給一家反對真 理的家庭,願意為基督的緣故負他的軛,而且似乎是甘心樂意地承受。她或她的父母都是在與這家訂婚後才聽信福音。(在之後的幾年,這位年輕的女士帶領她的丈 夫接受真理信了主,並且她還獲得了許多親戚對她的好評,因此她不信主的婆婆也從之前的反對者變成了她的朋友。我記得當我們拜訪她家時,她的婆婆很感激地向 我們訴說她媳婦的善良美德。)我感謝上帝並鼓著勇氣,然而我不得不承認每當有人受洗時我是懷著一種既不安又很喜樂的心情,唯恐犯了什麼錯誤,而讓撒旦鑽空 子引他們犯罪,使上帝和他的話語蒙羞而不能榮耀他。
  上個禮拜,我們在這個地方給三個人受了洗,並且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受洗。一些受洗的人給 了我們很大的安慰,他們中大多數人是來自曹雅直夫人的聖經學習班。上帝總是一直看顧她為婦女傳教工作所付出的努力,許多婦女比她們的丈夫更容易接受真理而 且在信仰的路上走得更加堅定。事實上一些根基好的基督徒往往是女性,曹夫人時常告訴我,在她們的禱告會上,她們總是向神吐露內心深處的秘密,承認她們的 罪,遇到的誘惑以及失敗,那種坦白和誠摯是她們在家人面前都不曾有的;她們每次禱告都要持續二十至二十五分鐘。開始禱告時,她們總是全心全意迫不及待地想 訴說,直到講完全部的事(不只是部分事實)她們才會感到高興,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她們繼續靠著信,望,愛來堅固她們的道路。禱告對她們來說很真實,因為 回應總是那麼的真切。在當時,她們面臨許多的逼迫,在有些地方信徒要遭受毒打,而有些地方信徒則每天擔心自己的房子會被推倒而人還要抓去被虐待。
   我想去年應該和你提起過一位生病嚴重的婦人,她一直沒有從所遭受的殘忍迫害中恢復過來,最近剛剛去世了。還有一位老人,他的房子被故意放火兩次,而且 最終被迫害者驅逐出來,得了重病,也不被期望能活下來了。還有一件很令人傷心得事件:就是一位弟兄的妻子去世了,他的鄰居逼迫他舉行異教徒的葬禮儀式,否 則就不讓他埋葬他的妻子,也不允許他帶棺材進村更不允許他把屍體帶出村去。許多信徒去看望他,卻遭受鄰居毒打,有個還被打得傷勢很嚴重。最後我們的弟兄為 了保命就逃到我們這了。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我們遇到了許多麻煩,屍體還未很嚴重的腐爛的時候,他的鄰居堅持要強迫其它的基督徒去舉行那種儀式,遭到拒絕他們 就毒打基督徒,並把基督徒的手捆起來綁在放腐爛屍體的床邊,然後異教徒的鄰居就繼續他們的儀式,他們搬來棺材,把兩個基督徒用他們的喪服綁在棺材旁邊。
   我希望這些麻煩現在能快點結束,這樣我們可以堅定自己的立場。從這件事看來,仿佛沒有勝過魔鬼的攪擾,我們很難向前邁進一步。我們必須一小步一小步地 去贏得自己的地盤。我祈求神在那伏在魔鬼權勢下的地方給予致命的打擊。當蔡文才(JAJackson的中文名字)先生去看望那位弟兄的妻子的埋葬情況 時,那沒有幾個詢問者,幾乎所有的基督徒都看望過這位弟兄,除了一位年輕人因父親怕他被基督徒的流毒感染而阻攔他來看望。但他父親已經晚了一步,因為 這年輕人早在一年前就染了這流毒,現在他的父親已經很難治癒他了。
  還有一些人,因為基督的緣故,失去了他們所有的原本就微薄的財 產。自從我上次寫信給你起,上帝就一直賜福給我們,在主日敬拜上有十位人受洗了,而在上個禮拜天又有三位受洗了。對於聖靈工作的需求不斷遍佈許多地方,而 我們去在尋找當地助手的事情上遇到了嚴重攔阻。人們願意聆聽,但是卻很少有人能講救贖的道。我們這事向上帝哭求過。在教堂我們也找不到合適的人去作這工 作。我們所有希望和信心都在於上帝。他在許多事情上為我們預備,當然也一定能成就這件事的。
  昨天,我從鄉下過來,度過一段多雨而又不愉快的 時光,並做了一些令人厭惡的事。撒旦似乎時常俘虜並盡其所能地傷害基督徒。有一個人,他不斷地拒絕捐助異教廟宇建造,他的收成就失去了一半,而剩下的也被 踐踏,以至於給他帶來嚴重的損失。其他人則將他的農耕工具毀壞,不讓他走公用的道路,並在別的事上找他麻煩,因為他們都是一些害人精。對我們而言,這確實 是一段試煉,並使得我們渴慕那些由上帝親自來救祂的兒女脫離惡者之手的時光。
  “188471日,這是季度結帳日,帳目都要結算發送。最近 以來,大量的牧會工作已經要求我去關注。我親愛的妻子被額外的工作累壞了,我每天給她1小時幫助。當然,我們都很辛苦的工作著,然而,感謝主,他一直與我 們同在,支援我們,幫助我們。上個週六晚上,我一直忙到2300,考核16位準備受洗的信徒;其中有11位可以,並在禮拜天早上受洗,而後領受聖餐。我 想一些延遲的不久後就會收到,因為他們得等到一些家事安排妥當後方可過來。 這一年,我們已經接收了32位,我希望上帝會在年末前將更多得救的人數加給我們。我渴望能夠進入與神靈交的國度,這是義人要進入的地方,凡他所做的盡都 順利
  戰爭的傳聞離我們很近,這給我們帶來了許多額外的工作。在遠方的許多基督徒日子甚為艱難;異教徒拼命地迫害他們,不過他們還沒有受 到毆打。天主教徒的遭遇比我們更甚,分裂已經發生,一些細節的東西我還沒有聽說。中國人還不能區分外國人之間得差別;他們通過我們的宗教來區分我們的國 籍:新教徒是英國人,他們很壞——他們生產鴉片;天主教徒是法國人,他們更加令人憎惡,應該被根絕。這就是許多壓迫者的感知。我們最南向的一站在福建省的 邊界,隨著戰爭的逼近,很多人都躍躍欲試。同樣,在這個城市裡也有很多騷動,有些日子,沒有我們幾乎不能出門。他們有時候會跟在我們後面,發出磨刀般刺耳 的呼呼聲,如果他們能引起我們的注意力,會拿著他們的扇子,打自己的脖子,然後很快消失。然而,倘若事情沒有變得更糟,我們會很感恩;上帝掌管著,我們信 靠他。我盡可能的不出門,至今為止,沒有受到打擾。官吏們似乎在盡可能地維護和平,並且頒佈一項有益的宣告。他們告訴我,派了一些捕快在街上巡邏,另外還 有一些密探在街上遊蕩消磨時間,一旦發現有人發出煽動,這些人就會被帶到衙門挨板子。最令我們害怕的是一些打劫的,他們非常機靈,一旦出現搶劫,總是第一 時間掠奪。
  但是,我們的靈魂和身體都在上帝大能的手中;他會看顧我們直到我們的工成全。我們尤為擔憂遠在內地的朋友,總是在借著禱告,求上帝保守他們平安;我們相信他們距離戰爭所在地的距離,對他們而言會使一些保護。
   我打算等天氣涼快些的時候,將夫人送到上海待一段時間。在夏天,她工作繁重,還計畫在冬天的時候帶一些婦女學習聖經課程,這樣她們能夠更好的主基督做 智慧的見證。受過良好裝備的基督徒和沒有受過良好裝備的基督徒之間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我是指在為主耶穌作見證的能力上。如果我們能夠對當地的牧者做很好的 聖經真理裝備,那麼我們或許可以更好地讓當地的傳道人參與派工。


版權歸麥種雜誌。轉載:http://www.wzchurch.com/news/News_View.asp?NewsID=508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