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為上帝贏得那片土地——記第一位來溫宣教士

為上帝贏得那片土地——記第一位來溫宣教士   
 發佈時間:2008-12-15 9:18:45 作者:Annabelle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編者按:年來,在坊間、網路上流傳著多個版本的曹雅直見證。本文則依據曹太太所寫的《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著筆。曹太太此書提供了諸多歷史真實素材,包括時間、傳教經歷……對考證當年曹雅直來溫傳教一事具有相當價值。
  我沒有看見那些雙腿健全的人願意去那片黑暗的土地,因此我必須過去。曹雅直(George Stott)一位獨腳的英籍傳教士,在上帝的呼召下,於1866526日,坐船離開自己的祖國,帶著使命,遠赴中國宣教,為要贏得上帝為他所預備的那一片土地。
  初來溫州遭排擠,靠主持守打開福音門
  186711月,曹雅直來到了溫州,成為近代溫州拓荒佈道的第一位外籍傳教士。在此之前他在寧波呆了將近18個月的時間,同時也借此學會了一些地方方言,為來溫的宣教工作在語言上做了一些準備。
   來溫的頭三個月,曹雅直(右圖)便遭到當地人的冷遇,他與一位曾在台州宣教的傳教士——蔡文才(JAJackson的中文名字),勞心勞力也租不到 一間房子,最後只能住在今晏公殿巷的一間客棧裡。這是因為當時所有的百姓幾乎都仇視洋人,而且他們還有點懼怕洋人。恨的是因為鴉片戰爭期間,溫州很多地區 遭英軍侵犯,並與當地民眾發生過衝突。 
  《南京條約》簽訂後,英國兵艦、船隻多次在溫州外海停泊或駛入溫州港耀武揚威,因此當地百姓對此恨之 入骨。如今見到碧眼黃髮、異裝異語的番人,一種強烈的民族仇恨心便油然而生,認為他們就是殖民侵略者的代表。怕的是因為百姓認為,曹雅直與其他的外國 人一樣都是來搞破壞的,基於這兩點,就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房子租給他們。但在上帝沒有難成的事,一個受盡鴉片和賭癮折磨的人,居然不顧一切後果,給他們提 供了租房。雖然他們是悄悄地搬進去,但是到了第二天,這個消息不知怎麼地就被傳開了,一大群憤怒的人便聚集到門前,搞破壞和惡作劇,執意要趕走他們。最 後,曹雅直無奈地來到門前,站在這群憤怒的人群面前,說道:你們看,我只是一個跛腳的殘人,如果要從你們中間逃跑,那是件不容易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相反地,如果你們要殺我,卻是十分地容易,但這會使你們陷入另 一個困境——當時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受到保護,所以如果你們能讓我獨自呆著,就會發現我並沒有想傷害你們的意思。總之,既然我來到這裡,就決意要呆在這 裡。他的言語從容,強而有力。過了一會兒,人群便開始漸漸退去,最後扔了幾塊石頭,當是宣洩憤怒吧,之後便都散開了。
  安定下來之後,在很短 的時間內,曹雅直就在自己的住處辦了一間男子學堂,希望借此可以向百姓傳福音。當時曹採用的是直接佈道法,即使用語言文字直接傳遞基督教信仰的傳教方法, 就其具體形式而言,包括公開宣講,散發傳單或宣教刊物等。曹以開學堂吸引過路的人進內聽講,甚至以提供免費的午餐來吸引孩童到此受教,起初也有一些男孩出 入學堂,但是突然有一天當曹進入學堂時,竟發現只有老師,沒有一位學生。經查證,原來是有些流言,說他是要誘騙學生,要取他們的心臟和肝來作藥材。父母們 當然不願自己的孩子陷入這樣的危險之中,因此學堂成了空堂,只見老師,不見一名學員。但是曹雅直沒有放棄,繼續堅持下去,並在家裡開始辦男子寄宿學堂( 真小學前身),而且還收養了12個男孩。
  在溫頭兩年,福音工作遲遲沒進展,這使曹難免感到一些失落和沮喪。忽然有一日,一個名叫葉鐘傑的補鞋 匠,從學堂門前經過,翻譯者朱某便立即把他叫進了屋內。曹、朱一邊叫他補鞋,一邊向他傳教,說得補鞋匠心裡樂滋滋,後來終於打開了心門接受了耶穌,並受洗 歸入了基督,成為了溫州第一個基督教徒,當時與葉同時受洗的還有一位綽號名為黃蒂的人。雖然兩年之內,只有兩人受洗歸主,但曹雅直仍堅持每天學習聖 經、禱告、預備講章、授課,並時時刻刻抓住任何可以向人傳福音的機會,讓當地百姓知道這位真活的上帝,以及關乎人類的罪孽並主耶穌的救贖,而且曹雅直深知 上帝已為他打開福音之門,憑信心仰望上帝時候的來到,到了那日,他知道他要引更多的人歸向他。
  攜手妻子,宣教溫州
   187046日,曹雅直與另一名英籍女教士薛某于寧波結為夫婦,隨後兩人便攜手來溫,繼續上帝所託付他們的使命。雖然生活上有很大的不適應,但是這 並不是他們最大的難題,而最大的難題是世人對他們的冷漠,使得福音工作難以展開。曹師母花了近兩年的時間基本上掌握了溫州地方語言,並訓練了一些僕人,以 至於她有更好的條件及空餘時間把精力放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她開始走訪各家各戶,每到之處,凡以禮相待的,她都向他們講解耶穌的救恩,但百姓們好像更加關注 的是她為什麼能講他們的語言,並非她所講的資訊,而這都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意識到:他們需要一位元救主。(右上圖為曹雅直夫人Grace Ciggie Stott
  在上帝的奇妙恩典的帶領下,1871年曹雅直與蔡文才(JAJackson)兩人在現今的五馬街租到了一家店鋪,隨即便將它 作為一個小禮拜堂,每天開放,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人向他們傳福音。雖然每天人群絡繹不絕,但是卻很少有人靜下心來認真聽講!曹師母在她每天的禱告中都向上 帝祈求:希望上帝能使這個禮拜堂成為更多靈魂的救援地。雖然每天都有那麼多人聽到福音,但是要使他們真的明白福音的真道,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是上帝 既然動了工,勢必工作到底,曹雅直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並接受上帝的福音。
  多年努力初見果效,擴張境界傳道鄉間
   有很多的事情令人擔心和憂慮,因為這並不是一次平坦的航行,更別說輕易的成功。如果來計算一下我們的失敗,我想我可以很輕易地舉出我們10次的失敗只 為一次成功的例子,有時候當讀經和傳道缺乏滋味的時候,只有通過活潑的信心並切實的禱告,學著更加地靠近上帝,與上帝同行,才能讓我有力量將使命堅持到 底。這是曹雅直在面對宣教的困境時,寫下的心路歷程。
  經過多年的學堂教育,終於有個別的男生相信了耶穌,並願意接受洗禮。同時還有一些人的 悔改,其中包括佛教徒,還有當了一輩子和尚的僧侶,以及鴉片販子等等。就拿這個當了一輩子和尚的僧侶來說吧,他的信仰見證確實別有洞天,而他的信仰真偽也 確實耐人尋味,但是他的的確確是一位真基督徒。當他接觸到福音的時候,早以年過半百,70多歲的他,自從認識了真神,便常參加聚會,過了兩三年之後,他要 求接受洗禮,但是因為他仍穿著僧袍,仍住在廟宇裡面,同時又靠著別人拜偶像的錢來接濟過生活,所以當場就被人否認了他是一名基督徒,帶著極大的失望,他離 開了。雖仍住在僧院,但這並非他所願,他有著自己的無可奈何。想想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無依無靠,自己又沒有能力來養活自己,所以他只能住在廟裡,吃著寺 廟裡的一口飯過活。可謂是雖處寺院,但未拜其神,雖居廟宇,但堅信真神,就像當時的但以理一樣,雖處外邦,但仍堅守信仰,雖居深宮,但仍過聖潔生活。有趣 的是,有一天,他擔心自己可能真的會因為沒有洗禮而不能進入天堂,於是乎他便穿上了乾淨的衣服,來到溪邊,自己給自己來了個受洗,就當是自我安慰吧。 沒有人會認為這樣一個人能進入天堂,但是偏偏這樣的人在當時卻作了一個福音的視窗,結出了福音的果子。由他帶領信主的其中一位也是拜了40多年偶像的70 歲高齡老人。據這位老人回憶:當時他去拜偶像的時候,這個和尚悄悄地把他帶到一邊,向他述說自己的見證,並且告訴他,他現在所拜的神,其實並不能給他 帶來什麼好處,現在不能,將來也不能,之後和尚便將真神介紹給了他。後來這個住在寺院裡的所謂僧侶死在了廟宇,但他確實是一位基督徒,當曹雅 直聽了他的見證後這樣說道。
  還有那位鴉片販子,當他聽到了曹雅直所傳講的福音,便對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且還與當地的傳道人進行了一次次的 長聊,他問了許許多多的問題,然後帶著問題的答案回家細細地思考。這樣反復幾次之後,他真的接受了救恩。要知道他可是一個靠種鴉片為生的鴉片販子,當被告 知種、販賣鴉片極不道德,且罪孽深重時,他困惑了,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因為那可是他的飯票呀!那晚他極力地要說服自己: 這全是因為他窮,而且種鴉片要比種任何其他的都賺得了錢,再說今年的播種季節都過去了,就算要種小麥也為時已晚了。因此他決定從明年開始再種其他的穀類。 但是那晚他卻輾轉難眠,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後來他一大清早就起了床,拿著他的鐮刀,把所有的鴉片都連根拔起處理掉了。這就是聖靈在他心裡為義,為 罪,為審判的工作,這事之後不久,他便受了洗。兩年之後,當曹雅直去他家探訪時,發現他的妻子和母親都成了基督徒,同時還帶領11位鄰居參加早晚的禱告 會。
  18734月,曹雅直開始向郊區傳道,第一站是:桐嶺(Dong-ling),在那裡他感謝上帝給他安排了好機會——能向那麼多人傳 福音。曹雅直與他的同伴是騎著自行車,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村落,每到一處便發些傳單或者是出售些書籍。當有人群聚集的時候,他就趁著機會向人們宣講這位唯 一真活的上帝以及耶穌的救贖。那段時間,曹對鄉間傳道有了濃厚的興趣,經常外出十幾天去郊區傳道,凡到之處,他都盡心竭力傳講天國的福音,因此經過一段時 間後,桐嶺開始建立了自己的教會。與此同時,曹雅直也差人到平陽開展宣教工作,剛開始曹差遣了一位同工,但其因力不從心,望曹能再派一位同工前往,可限於 當時同工的缺乏,曹只能差遣男子學堂中的一位僅13歲的少年前去配搭傳道,後來這位少年便成了平陽拓荒佈道中一位熱心而又成功的傳道者。
  在當時的教會中,很少有婦女信主,當曹師母看到這樣的境況,便開始致力於婦女佈道,幫助她們擺脫一些禮教、傳統的束縛,向他們傳講關於耶穌的道理,且於1879年的夏天開辦了女子書院(育德女子學校前身),隨後婦女信教者也陸續地增多,並有不少的人受洗歸入了基督。
   187741日,溫州被開闢為商埠之後,曹雅直在花園巷建造了近代溫州第一所耶穌教堂,即英國內地會在溫州所建的第一所基督教教堂。信主的人逐漸增 多。但是在1884年的騷亂中,幾乎所有的學堂,禮拜堂都遭到了毀壞,但是曹等人,沒有洩氣,繼續重建教堂,同時也繼續將福音向平陽,以及溫州的臨近地區 推進。當曹來到這些貧苦地區,看到他們所拜的都是偶像時,心如焚燒的他祈求上帝賜下恩典和憐憫救贖這班可憐的百姓。上帝沒有推卻他的禱告,福音隨即被廣 傳,教堂也在平陽等地被建立。1886年,曹將兩所在平陽的教會交給其他的同胞管理,福音遍及周邊地區。
  為廣開宣教道路,曹雅直在1880 開設了一家小型醫院來醫治病人以及一些鴉片吸食者(這是溫州最早的西醫院),由英國人稻某擔任醫師。有一鴉片吸食者不但被治癒,同時還接受了耶穌,更可貴 地是他的改變影響了他的家人,最後她的母親及弟兄們也都信了耶穌,不但如此,她的母親還開放自己的一間房子為曹每週一次的佈道使用,使更多的人有機會接觸 到福音!
  經曹雅直牧師十餘年的艱苦經營,基督的真理終於在溫州被廣傳,其影響擴大到郊區和鄰近各縣,有些近郊農民出於好奇,禮拜天試著來城內 聽道。曹雅直對鄉村來城聽道者,一律免費供給伙食,並發給路費,因此信者與日增多。其後不久,在郊區藤橋、永強等地陸續建立起一批家庭教會。與此同時,曹 氏還派遣一批早期學生教徒到周圍各縣佈道傳教,效果頗佳。至本世紀初,內地會先後在樂清、永嘉、里安、平陽、泰順等縣建立起許多教會,共計數十處,教徒人 數逾兩千,並且不斷地在擴大……
  結語:
  曹雅直,1867年來到溫州開始宣教,直到1887 因病重離開中國,回國進行治療。在那段治療的期間,他的內心仍時時不忘中國,固然他希望自己能病得醫治,重新回到中國,回到溫州——這片他宣教的禾場,但 他亦知道在他身上,上帝有他自己的旨意,當醫生告訴他,他的病再沒康復可能的時候,他顯得是那麼地從容和鎮定,因他知道他的家在何處,並願意欣然前往。   
  1889年復活節的上午,曹雅直在法國戛納安息主懷,他太太照他的遺願再次前來中國。
  18671887,前後近20多年的時 間,曹雅直將自己的大部分青春與精力都獻給了中國,獻給了溫州,這並非是人能所做的工作,若非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非耶和華看守城 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一切都是出於上帝的工作,是他差遣他的僕人來到溫州,委身於溫州,為要使溫州能成為上帝的國度,今天他還在感動你,感動我,為 他去贏得更多土地,因為聖經 馬太福音281820“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轉載:
http://www.wheatseeds.org/news/News_View.asp?NewsID=353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