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二)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二)  
發佈時間:2008-10-29 9:34:37 作者:恩際翻譯團契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編者按   文續譯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當神的僕人背負使命將福音傳到這裡,當這福音臨到這處處偶像崇拜盛行的溫州時,當牧者犧牲自己甘願受苦找尋迷 失的羔羊,當那些靈裡貧窮的人沐浴了神的真道,所有的語言不通、文化差異、異教信仰都不能阻隔神的愛……
  當地參拜偶像的壯觀
  造他的要和他一樣。凡靠他的也要如此。(詩篇1158
  有一封信,寫於18713月,其中描述了偶像參拜和祭祀遊行,反映了當時人們對參拜偶像的癡迷:儘管我能每天親眼看見這些參拜活動以及民眾成群結隊的祭祀遊行,但還是很難給出關於這些偶像參拜的具體細節。
   溫州,這些偶像通常是用一個十字交叉的木頭做成的,上面部分當身體和手臂,其餘的作腿。接著在木頭外面裹上麥稈編成的草繩,同時要儘量按照要求的形狀進行 捆紮,然後在麥稈外層塗上粘土,一層幹了再塗一層。如果這個偶像很大的話那得花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在上面最外層的粘土時必須要非常小心而且得有技 術,因為這層是要作面部容貌的。當最外層粘土幹了,油漆工會用灰泥把裂縫補上,最後把它漆成屬於它被公認的顏色。所有工序完畢後人們會根據這個偶像的等級 舉行一個相當規模的開光酒宴,這樣這個偶像就被認可了。這個偶像最初是在開光酒宴上被參拜的,然後它就擁有了所謂的美德和價值。祭拜時要拿兩隻蠟燭放在祭 壇上點燃,然後再插上幾炷香。放好後,信徒們就跪在跪墊上(我看過很多人的跪拜,通常都要有鞠躬,之後就轉身找來煙鬥,從容地用燭火把它點著,然後坐在跪 墊上享受著吞雲吐霧)。幾次的俯伏跪拜後,參拜就完成了。而通常的祭祀遊行是為了紀念重要的節日。有些街區的店鋪專門製作這些道具,他們通常是根據籌 集的募款購置許多道具,同時也只有這幾條街道可以舉行祭祀遊行,並且能得到足夠的募捐。鄰裡各家的漂亮姑娘們會穿上慶祝的華衣,坐在她們家門口或街道的十 字路口,看著來往的人群,同時也被來往的人群觀看。遊行隊伍的前端是一群衣著亮麗的男孩們組成,他們舉著歡迎的標語和樣子稀奇古怪的道具,緊跟著他們的是 一群樂手組成的隊伍,發出沒有統一旋律的音樂,同時聽起來又十分駭人的聲響。其中有一種管樂器(類似嗩呐)的聲音比較突兀,然後伴著銅鑼聲,迸發出震耳欲 聾的喧囂。吹奏隊伍後面就是偶像,它被放在一個巨大的轎子裡,由幾個人抬著遊行。它經過的每一個地方,人們就跪著膜拜它。我看到那些抬轎的人在直射的陽光 下汗流如柱,當那偶像被放下時,他們擦拭著被暴曬成棕色的臉上的汗水,還得跪在那消耗他們體力的令人作嘔的偶像面前。
  初到中國的適應及生活中的點滴……
   起初我們住在一個三間式的中國小房子裡,樓上僅有的三個房間,一間為起居室,一間為丈夫曹雅直的書房,而中間的房間作為客廳。樓下的房間則用作學生們的 臥室。我們找了一位廚藝精湛的內行人作為廚師,但他卻沒有受過教育。我丈夫就靠著他們所能提供的食物活了下來,但也遭受了消化不良的痛苦。在這段適應期內 發生了一件趣事。一次我的丈夫實在是吃膩了一日三餐的米飯,於是他就問廚師能否為他做一些蛋糕作為早餐。廚師好像很受鼓舞,在第二天早上端上了熱騰騰的蛋糕,但是實在是難以下嚥,硬邦邦的像個固體什麼的,中間還有一團肥豬肉。沒享受到美食的丈夫心有不甘,但也不願意打擊廚師萌發的創意,於是他就 等到所有人都上床睡覺了,悄悄地拿走了小儲藏櫃裡所有的豬肉。第二天早上廚師照樣端上了熱蛋糕。裡面到底會有什麼餡呢?房子裡的豬肉已經沒有了啊,可裡面 居然還是一團令人起疑的白呼呼的東西,結果發現是大頭菜泥,沒有比這更令人失望了。自此以後,吃蛋糕的想法就被丈夫徹底棄絕了。
  我曾經想過要 靜心學習語言,但我還是操持起了家務。我得把房子弄得井井有條,但顯然這不是件可以一天就能完成的任務。我得教廚師做菜,教小工怎樣洗衣,熨燙,清掃,洗 擦。多虧了祖母對我的啟蒙訓練,這些瑣碎的家務對我來說並不成問題,除了一件事,那就是做麵包。沒有酵母,但我根據烹飪書的指導試著做麵包,一次又一次, 結果做出來的都是像石頭一樣的東西,而不是能吃的食物,可丈夫卻說好吃,不斷地鼓勵我,雖然這確實吃起來有點硬。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後終於成功了,這得感 謝丈夫,要不是因為丈夫的耐心和鼓勵,我想自己在成功之前就已經放棄了。
  在那早些日子裡,我的部分經歷既有長進又很有趣。記得有一天,在花了 一個早上教一個小工如何洗衣服後,我將鍋爐燒開,並告訴他我去休息一小時,在我回來之前別碰它們。回來後,當我打開鍋爐蓋子時,令我大為驚駭,眼前是深藍 色的水,而我的衣服全部被染黑。這個小工在想這是將他的藍色花布衫放進去的大好時機,較于舒適而言,會更有活力。當然咯,對我來說,所有工作皆需重新來 過。
  我發現不但是學生的衣服,甚至連我丈夫的衣服都需要倍加注意。他花了很大的努力來修補自己的長襪。當然,沒有一個本土人知道如何去修補這 些東西,因為他們對這活幾乎沒有一點頭緒。一天,當在箱子裡尋找個什麼東西可以修補一個大洞時,他發現了一件從英國帶來的燕尾服。這件衣服現已不怎麼用得 著,於是,他想可以拿出來用以修補;他剪下一片尾巴並鋪在地板上,並將腳放在上面,用粉筆在四周畫了記號,留了一個蓋翻面。這是不錯的晚間活,當我毫不留 情地剪掉破長襪時,他自豪地說這襪子已經維持兩年了。後來,這件燕尾服送給了他的老師,儘管少了一片尾巴,卻在他的長袍下溫暖了他好幾年。還有那法蘭絨 服,看著可憐兮兮的,當然,他們不知道怎麼去洗。當我問及它們怎麼會變成這種黃綠色時,他解釋說起先小工將它們放在一個浴盆裡,倒了一些河裡的渾水進去, 浸了一兩天;待衣服洗完送還到曹雅直先生手裡的時候,衣服太硬了需要甩一下,在甩的時候,那灰塵幾乎要弄瞎他的眼睛。
  由於要處理許多的事務, 我的中文沒有預期學得快。兩年過去了,我感到很難過,儘管我能夠說一些日常用語,但是卻不能將福音傳講給那些幾乎每天都會到我這拜訪的婦人們聽。我的丈夫 雇了位寧波的基督徒婦人來幫助我照顧這些學生;她在拜訪這些婦人們時,總喜歡帶著她的《讚美詩集》和《聖經· 新約》。後來,當我得知她用寧波方言講,而溫州的婦人根本聽不懂的時候,我發覺自己好無知;或許,當時不知道對我來說反而是件好事,因為當我差派她出去教 導那些貧窮的婦人有關救主大愛的時候,這在我做她的工作中,給了我很大的安慰。
  我的健康也遭受氣候的影響。第二年,我生了一場重病,幾乎要奪 走我的生命。一天,在我的身體很虛弱的情況下,我的丈夫被叫去救一位吸食鴉片的人;這是他第十次離開我,由於太脆弱了以致我無法告訴別人我的需要,但是我 依然鼓勵他去,在他走了或許有一個小時之後,我強烈地發覺我不是在幫助他,而是在阻礙他,而我又是多麼渴望自己也可以去做啊。這是一個炎熱的六月天,我想 可能一方面因為炎熱,另一方面由於身體太虛弱的緣故,我昏暈了過去。當我蘇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床邊圍滿了學生、老師和侍女,她們以為我快要死了。其 中一個跑出去找曹雅直先生,在路上碰上他,哭著說:噢,先生,女主人好像快要死了!帶著我只是太弱昏暈過去的盼望,他急忙趕回家,發現我已經恢復了知 覺。我依然記憶尤新,當我能夠稍微能坐一點時,我是多麼渴望兩件事——看到自己國家的婦人,或一點牛肉濃湯,無論是其中哪一件都能讓我身體好轉-些,然 而,我卻一樣都不能獲得。
  那些日子,因為食物的關係,我們的狀況不是很好;除了寫信,我們幾乎與外界沒有任何交流。每兩年,我們會有一次的假期去購買一些生活必需品來維持我們接下來的兩年生活,因為在溫州這個城市裡,我們買不到牛肉或羊肉,牛奶,土豆或黃油。
  佈道中看到神的祝福……
   但是,這絕非我們最大的難處,身邊漠不關心的人們對我們的影響遠超過我們在飲食生活上的困難。過了第二年,我為這些侍女做了些培訓,這樣,我就能夠將大 部分的時候投入到傳教事工上。我是從拜訪他們的家開始的,凡我所到之處,他們都是用一種好奇與驚訝的目光看著我。他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竟然說著他們的語 言,但他們卻無心聽我所說的內容。唉!他們不曉得他們需要一位元元救主。
  在這時候,我的丈夫和蔡文才(JAJackson的中文名字)在鬧市 區租了一家大型店鋪做為禮拜堂。蔡文才先生是在我來這裡的第一年年末加入我們的事奉的。他們將店鋪的一角裝修成書店,當地的一位牧師每日坐在書店中,一邊 售書一邊向進來的人傳道。下午,我們就開放禮拜堂,由我丈夫或蔡文才先生講道。起初,禮拜堂裡人頭攢動,過了些時候,人數漸漸稀少,只剩下那些真正渴望受 教的人三三兩兩地進來聽道。我丈夫曹雅直先生的一封信件中就描述了那些他經常打交道的群眾的情況。
   禮拜堂的門一開,各色人都蜂擁而至,有在附近街上閒逛的人、流氓阿飛、各地來的做買賣的商人、扯著嗓子賣雜貨的小販、變戲法的、算卦的、唱戲的、小偷還有 乞丐,甚至在禮拜堂不時還有看到剃著光頭的佛教僧人和穿著修道服的道教僧侶在人群中出沒。人群發出的喧囂嘈雜無法用言語來描繪。我敢說要吸引或保持這些群 眾的注意力絕非易事,如同給肺部上緊弦,而且對於智力也是個巨大的挑戰,對此我昨天已經有過親身體驗。上午,當我向他們講述罪的來源、罪的後果和救主的拯 救時,所有的人目不轉睛、津津有味、鴉雀無聲地只聽了三刻鐘有餘。有很多人一直在聚精會神地聽,但也有大部分人則來回走動,進進出出,從未真正坐下來認真 聽講。我每日禱告,祈盼我們的禮拜堂能成為眾多靈魂得以重生之地。昨日有一千餘人來聽道,他們要花很長時間才能理解,但是蒙神祝福,我們逐字逐句地講解, 他們也能夠領受了。
  在他的信件中,同時也提到了兩位年齡最大的男同學的回轉。這兩位男同學和另外兩個男孩子,不久後就領受了洗禮。在此插入這幾位男孩子寫給他們同一位外籍朋友的一封信,那朋友對待他們非常的友善。這封信也很有趣,也許可以作為中國式作文的典範:
  尊敬的先生,我們——以下署名的幾個男孩,在1027日收到您的來信,我們的老師曹雅直先生為我們做了翻譯。您長期以來對待我們都十分友善,您的教導也使我們受益匪淺。
  我們這些溫州的男孩,雖然與您相隔遙遠,卻感覺與您很近,甚至仿佛在與您同桌共餐。對於您對我們的關注,我們真是感激不盡。
   先,對於您送給我們的美麗的圖畫,我們想向您表示感謝。雖然它們本身不是無價之寶,但卻顯明瞭一顆充滿愛的心。我們也感謝您持續不斷地為我們這些無知的男 孩們禱告,祈求我們在學校能增長知識並且保持身體的康健;祈求我們能明白聖經的真理並且能認識真神。我們也在一些本國聖賢書籍的學習上下了點小功夫,因為 您的代禱,我們也能看懂一些,不過您卑微的僕人實在不太懂得規矩。我們也實在忘記了您的恩情,沒有什麼回報給你。我們的臉皮厚如銅牆,我們的頸項剛硬如鐵 ——請原諒我們。
  因著神的恩典,這年的上半年在五馬街上開設了一間禮拜堂, 很多人聽見了福音。起初他們非常嘈雜,幾乎完全聽不懂,現在情況大有好轉,已是今非昔比,他們願意靜坐聆聽了。講道的難度也大大降低。而且,在我們搬家之 前,我們的臥室十分擁擠。現在好多了,這裡房間很大,可以輕易容納五、六人。不管來多少人,總還有空處。
   個早晚我們都讀經禱告。在晨更敬拜時,我們讀《耶利米書》,思想這位先知,神是如何差遣他向猶大王顯明他的旨意,但是猶大王卻置之不理,他的心腸剛硬,還 羞辱耶利米,將他打入牢中;但神依然在他僕人的身旁,同時也降罰于國中的王與他的國民,神的大能依然得以彰顯。在晚間敬拜時,我們讀新約聖經的第五卷《使 徒行傳》;我們讀到第九章,當掃羅加害耶穌的門徒時,他就如獅般的殘忍,他企圖通過將文書交給大馬士革會堂的方式來加害門徒,但是在前往大馬士革的路上他 遇見了神,神將他的心意改變,從那時起掃羅便將一生獻於神。我們無法得知神的奧妙,但是我們要以誠實來敬拜神。我們禱求神的恩典能豐豐富富地夠你和你的家 人所用,直到世世代代。
  附注:當您在我們的作文中看到些錯誤時,請不要多加考慮,直接略過,也請您不要嘲笑我們,因為我們已經自感慚愧了!
  申士友(SENG SI NYU直譯),
  蘇蝶盛(Tsiu DIE CHENG直譯),及其餘他人
  寫於溫州某校舍,1027
  曹雅直在他的信中繼續寫道:總會有很多事情會讓我們覺得麻煩與焦慮,這並不是一帆風順的航行,總能收穫成功。如果我們要細細統計失敗的次數,我能毫不費力地告訴你每一次成功背後肯定有十次的失敗。當寫到關於持守信仰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時,他補充:當閱讀神的話語的新鮮勁頭消褪時,我們需要有強勁的力量來支撐我們。只有與神的同在同行才能做到這點,我的經驗告訴我,只有一直擁有鮮活的信仰與真實的祈禱,我們的心靈才能像約伯一樣,在一次次掙紮的過程中變得剛強而非軟弱。
   187111月,我們與一位佛教僧侶進行了一次有趣的交談。當他相信真理後,他離開了他的寺廟,回到了故鄉開始務農。他非常熱心地告訴他那的人神是如 何地拯救了他,我們一直希望這些努力能成為一個全新的開端,但是他受洗後僅數月,在他前往參加我們交通會的途中,他的船被暴風掀翻了,我們的這位弟兄,與 其他28位同船的人一起葬身水中。這就是曹雅直先生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提及的人。
  昨天晚上, 三位來自鄉村的中年男人很是認真地詢問關於教義的問題。我們的朋友——那位僧侶也過來了,他懇求我們給他施洗。他說他村莊中及周邊的二十八位村民都已聽信 了福音,並從拜偶像的罪行中悔轉。這個說法聽起來似乎有點誇張,也許這些村民對他所說的話——關於拜偶像的罪與對真神的敬拜,只是沒有加以駁斥而非真正的 接受;但是這樣的誇張也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他的動機是好的。如果他是信實地告訴這二十八個人他所知道的神的作為,這也是件非常有意義的事。他說方圓十幾 英里的人們都知道他畈依了基督教。
  兩年後,又在一位畢生做僧侶的人身上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兒,他在七十多歲時第一次聽到了福 音。此後,他斷斷續續地參加了兩三年的聚會,當時,他要求受洗,但是教會認為如果他還是繼續穿著僧侶服,並繼續靠拜偶像得來的錢維生的話,就不能受洗。這 個消息,對這位元元老僧侶來說,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他已是位無法工作的老人,沒有其它維持生活的手段。我們希望能通過這個剛建立的教會來幫助這位老僧侶。他 繼續待在寺廟中,但是他讓其他的人接手他的僧侶工作。他一直在為受洗之事苦惱,於是有一天,他穿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來到了山上的一條小溪旁,在岸邊祈禱 後一頭紮進水中,自己給自己施洗了。幾天後,他遇見一位基督徒朋友,於是他問這位朋友能否這樣受洗,他的朋友無法給他答案,因為這樣的事情從未發生過。
  自我們聽說了這位僧侶辛勞所結果子的幾個月之後,曹雅直先生在寫給他朋友的一封信中這樣寫道:
   最後的十天期間,來了三個新的拜訪者;其中之一是一位年近七旬老人——一個已作了長達四十年之久的素食者, 而且在他所居住的區域之內他到過所有的寺廟參加過膜拜。不久之前,他去了一家距離他家比較遠的寺廟燒香,當參拜的時候, 那位住在廟裡的僧侶看見了他,在確定旁邊沒有一人可以聽到他們的談話之後,那位僧侶便對那位七旬老人說,老兄弟, 我作了六十多年的主持,一直在跪拜這些佛像;但直到二年前,我才發現它們從來沒有對我做過什麼好事,想必將來也不會。而你,像我一樣,都已經是接近死亡邊 緣的高齡老人了。來,進到裡面來,讓我告訴你誰值得去拜而且怎樣去拜。然後那僧侶就把這七旬老人帶進了自己的房間,向他傳講耶穌。當然,老人也很自 然地說出了他內心的疑問,你是在哪裡聽到這些事情的?’‘是從城市的那些外國人那。’‘從外國人那!老人大聲叫到。為什麼,天地下沒有什麼罪行是外 國人沒有犯過的,而且這些天中的某一天他們就要被斬首了,但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那麼那些外國人就不應該這樣被處刑!僧侶便確切地告訴這老人,他所 聽到的並非事實,因三天前他自己正好去過溫州,在那裡他聽到了神的真道。僧侶還告訴他已經有數十個人入了基督教,將來他們在天上會得到永遠的福樂,而 他自己本來也很想入教的,但是他現在太老了,不可能賺得飯錢, 所以除了寺廟就沒有什麼其他的人、事、物可以依靠,教會的牧師也說過一個真正的耶穌的門徒是不會住在寺廟而且還吃著廟飯的,所以他最後也沒能給入教。所有的這些,還有更加多的事實,那老僧侶都告訴了這老人,這都是出於神的憐憫和藉著神的獨生子——耶穌在他心中的感動。老僧侶最後死在了寺廟,但是,我們相信,他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
   在這段時期,有個來自桐嶺(Dong-ling音譯)的人常會過來聽我們講道,看來他對聖經道理頗感興趣,而且還與當地的傳道人進行了一次次的長聊,他 問了許許多多的問題,然後帶著問題的答案回家細細地思考。這樣來來回回,反復幾次之後,他真地接受了救恩。他是一個靠種鴉片為生的鴉片販子,當被告知種、 販賣鴉片同吸食一樣——極為敗壞且罪孽深重時,他困惑了,因為在他的田地裡他種了好一些的鴉片!那晚他極力地要說服自己: 這全是因為他窮,而且種鴉片要比種任何其他的都賺得了錢,再說今年的播種季節都過去了,就算要種小麥也為時已晚了,因此他決定從明年開始再種其他的穀類, 今年就先算了。但是這個決定使他那晚更加地輾轉反側,問題還是一直地困擾著他。後來他一大清早就起了床,拿著他的鐮刀,把所有的鴉片都連根拔起處理掉了。 事後不久,他便受了洗。兩年之後,當我們再去他家探訪時,發現他的妻子和母親都已成了基督徒,同時還帶領11位鄰居參加早晚的禱告會。
  這確實是由一顆對神真實無偽的信心和單純的仰望所帶出的一個美好的見證,人雖不能,但是在神凡事都能!
  
  譯者感言: 看著神所興起的僕人為溫州的福音所付出的代價與犧牲;看著一粒粒麥種在溫州撒下,發芽結實,結出許多豐碩的籽粒;看著越來越多的曾經愚昧無知的拜偶像者因 著真理而帶來生命內外的洗禮與更新;看著文明和生活的智慧隨著福音真理滲透到百姓的生活——是什麼力量可以做到?是的,惟有神真理的大能!一個個被擄的靈 魂,因救恩得著生命與盼望,因真理得著智慧與自由。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看那真實美好的見證如雲彩環繞,給我們信心的確據:在人不能 的,在神凡事都能!一眼望去,莊稼已發白,你還在等什麼?


版權歸麥種雜誌。轉載:http://wz999120.net/news/News_View.asp?NewsID=204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