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八)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八)  
發佈時間:2009-10-23 9:34:16 作者:恩際翻譯團契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你們要做我的見證。(徒18
我想和大家分享神是如何揀選一些弟兄姊妹,用作他的器皿來促進他計畫的有趣而奇妙的見證。
   1880年,現在的杜思韋特醫生曾在城市中的一家為治療吸食鴉片者所設立的戒毒所工作,當時在我們的患者中,有一個名叫李奧明(音譯)的鐵匠。他當時生 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極其貧困,得靠借錢來維持在戒毒所的費用,連他身上所穿的唯一一件的外套也是從別人那兒借來的。這人的臉上總帶有一種讓人看著很不舒服 的無所謂的、挑釁的神情,多年的吸食鴉片,使他的性格已惡劣到連他的親生母親都不願再收留他。然而當他在那個戒毒所呆了幾天後,他開始樂於參與我們組織的 服事工作了。他慢慢得被感化,開始願意接受真理。人們開始時尚未認識到他身上的巨大改變,直到那天:當他下樓時,另一位吸毒患者故意將端著的髒水潑在他的 身上!按照李奧明以前的脾氣,他肯定會大發雷霆,大罵出口,而這次,他卻只是平靜地走了下去,直到那個人也走下樓梯時,李奧明堅定地看著他的臉,說: 果你在一周前這樣對我,我肯定會將你、你爸、你媽和你的祖宗十八代都大罵一頓,但當我聽到了耶穌的大愛,他甚至於為像我們這樣的罪人釘了十架後,我不會再 那樣地罵你了。終於有一天,他徹底戰勝了曾經像鎖鏈一樣捆綁著他的毒癮,他可以出院了,當時,他求我們讓他再留在戒毒所兩個星期,以便於他有時間可以學 到更多的有關於寶貴的真理的話語。
  當他離開戒毒所時,他將他所聽到並相信的福音告訴了他的母親和兄弟們,這福音使他的心得到了如此巨大的改 變,使他能憎惡原先所無法自拔的事物。他的母親和兄弟們對此非常地感興趣,並開始參加服事。我們當時還未在他們所居住的地區開始工作,在我的請求下,他母 親願意將她的房子作為每週一次的聚會場所。這樣過了一年多,他們的鄰居們都有機會聽到主耶穌的愛。他母親也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又過了一年多,她安息 主懷。而他的兩個兄弟則和他一同受洗,但是其中一個在他的生活中所顯示出來的卻是沒有真正得救,並於四年後被逐出教會。另一個還和我們在一起,行事為人合 乎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奧明很快又重操舊業,做回了鐵匠。由於工作的原因,有時他會在村莊過一兩天,有時則是一個星期。但是每天晚上,當在他幹 完活之後,或是每個星期天,不管在哪兒,他都會花時間來傳揚福音。他總是告訴人們在他身上所發生的故事,對於他自己和周圍的很多人來說,他自己的改變,本 身就是一個神跡。他的真誠和無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很快,人們開始向我們問問題,想要更多的教導,他們說,是那個鐵匠第一次告訴了他們有關救主基督的 大愛。他的熱情有時甚至超越了他的知識,我們對於他的工作其實並沒有給予太多的幫助,他是被神所使用的。
  幾年以後,由於福音的需要,我的丈夫 想嘗試讓這個鐵匠和我們同工。因他工作是如此的努力與認真,然而,他那自高傲慢的方式往往使他的工作前功盡棄。一段時間後,他再回到了他的行業,這是對於 他的性情來說最適合的崗位了。他對於福音的工作就像他做鐵匠工作一樣,他盡其所能盡其所願地去傳福音,成為了很多靈魂認識救恩的管道。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很 容易受教的人,大膽、急躁、自負,他需要一雙有力的手來控制,但當他的錯誤被委婉地指出時,他又常會流淚痛悔。五年前,他在離這兒十三英里遠的巴昃村莊開 了一家店,當他處理好開店的事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騰出一間房間供周日聚會用,他自己為這間房間付租金。
  第一個周日早上,他關了他的店, 在店門口掛出今日不營業的牌子,人們都知道,這個時間是聚會佈道的時間。一段時間以後,很多人想來這裡聚會,這時就需要一家小教堂了,他又完全負擔起了這 事,傾其所有,並向城市裡的基督徒們尋找幫助,籌集到了七十美元。他用這些錢籌建了一個小房子,將這個小房子裝修佈置成了一個小教堂,從那時開始,他成了 這個小小的自建教堂的牧師。但儘管他做了這樣多的工作,人們有時也會有些厭煩他,因他說話總是三句不離基督。但是神還是賜福他手所做的工作,我們為他喜 樂,如果我們按我們的方式去改變他的話,他也許會成為另外一個不同的人。我們每週都會派不同的講道人過去幫助那些新基督徒們。奧明現在已經是一位富有的生 意人了,自由而慷慨,非常好客,儘管還有一些小缺點,我們還是因他的改變而讚美神。在我們溫州事奉二十五周年的紀念日上,他非常自豪地送給我一幅他自己買 來的絲綢錦旗,以示他對我的愛心與尊敬。
  包三強(音譯)以前是一個賣木柴的,我對於他的悔改沒什麼可以講的。他在1877年,在我們回英國休 假時受洗了,當我們在1878年底回來時,他已經帶領好多人悔改信主了。他很窮,得挨家挨戶地賣木柴,當他每進一戶人家,就抓住機會向他的親朋好友們傳福 音。劉女士和其他的幾個人就是這樣信主的。帶著無畏的態度和不怕被指責的心,他在他所經過之地都宣講福音。在擁有幾年為主贏得靈魂的經歷後,他開始被差派 做福音工作,他總是忠心認真地做神的工作,儘管有時他做工不是很巧妙。有一段時間,我的丈夫暫停了他的傳道工作,因為他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紛爭,其影響對 於基督徒來說是弊大於利。他被委婉而堅決地勸退,並受到幫助做回了他原來的行當。他悔改了,當1887年,我們開始第二次休假時,我們非常感動地看到包先 生,雖然被撤銷了傳道人職務,卻抱著我丈夫的椅子哭得像一個孩子,正如聖經所說的"朋友加的傷痕,出於忠誠"。一年以後,他成為了一個賣書小販,從那時開 始,就一直做有關於那行的工作。他成為了將福音傳向不同地區的一個管道,其中有一個地方, 叫甌鎮, 後來很快經歷了火一般的福音洗禮。
  甌鎮 距離溫州14英里,是一個四面環山的小村莊,在這村莊裡最先接受信仰的是一個小康之家——一位母親和她的兩個兒子。包先生繼續在這裡留了二至三個星期,並 用真理來教導他們,其中很多人對此產生了興趣,也有些人從拜偶像中退出來歸入基督,而這舉動卻惹惱了這個地區的村長,他決定如果可能的話要威脅這些已經相 信的人。在包先生離開之後,一個年輕、稍缺經驗的傳教士被派到了這裡,而當他在那裡時,對基督徒的迫害才真正的開始。這個傳教士被鞭打,同時那第一個信主 的婦女和她的兒子們的手腳都被綁在了一起,除非他們願意放棄這個信仰。
  之後他們的家就被侵襲了,居民們不得不從房門、窗戶、任何可以逃脫的方 法離開那裡,而房子裡的一切不是被砸得粉碎,就是被偷。他們的的穀倉也被打開,裡面的穀物都被偷運走了。這一家人後來逃到了溫州,這件事情也交由大使來處 理,過了一年多這才得到了解決。雙方都飽受巨大的損失。多達兩百名以上的基督徒們最多只得到了52美金的賠償;而肇事者也花費了近300美金才把這件事從 衙門那裡平息下來。這事給人們帶來的痛苦一直存在,也給福音在這地的傳講帶來了很大的攔阻。
  值得注意的是:在每一個案件中,訴訟一旦發生,福 音就會被攔阻,除非基督徒和異教徒庭外和解,用友好的方式來解決糾紛,這樣總比打官司要好得多,而且這也使得異教徒更加容易重拾對傳教士的信心和正確對待 他們。這是我通過法院處理過的最後一件"迫害"的案件,而且我相信它會一直地影響下去,直到最後。雖然我們有很多的困難,但是我從來沒有在友好地處理案件 中失敗過。
  另一個有趣的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對乞丐夫婦,將他們的小女兒許配給一個孤兒,雖然是孤兒,但卻有一幢小房子和一兩畝的土地。他們夫 妻非常勤勞地耕耘這塊小土地,但這塊田地只能維持他們半年的生計,接下來的半年,他們一家不得不去當乞丐討飯。一天他徘徊經過了禮拜堂,聽到了福音的信 息,並接受了福音,而且在1883年受了洗。但是男方的親戚一知道這件事,就堅持要他放棄這個信仰,否則就與他們斷絕關係。這些親戚們使用了盡可能的方式 來勸誘他們改變決定,但卻無濟於事。曹雅直告訴他們他不可能會放棄基督,因為基督為他做了很多的事--救贖他的靈魂,而且將屬天的富足賜給他們,是超過這 個世界所能給予的。
  與親戚關係的破裂再次使他們成了無家可歸的乞丐。曹雅直先生建議他們,如果可以的話,重新找份工作重頭再來,為此也借了些 錢給他們,讓他們能在一未開墾的山上蓋一間小屋,然後只需支付小額的荒地租金。對於這20美金來說,想必再也找不到像這樣有實用價值的投資了。10美金用 來蓋房子,10美金用來購買耕作工具。這對夫婦立定了心志要好好工作,同時,他們決定把他們的房子拿出來作為星期天聚會的地方,這樣住在附近的人們就可以 聽到福音。
  有一天,有個青年人上門來討飯,這個出生名門且有學問的青年人,卻因沉迷鴉片,成為鴉片的受害者,結果被趕出家門,由於沒有經濟來 源便淪落為乞丐,專門向那些與他一樣窘迫的人討飯。這對夫妻後來向這位青年傳福音,告訴他這位他們敬拜的上帝可以幫助他脫離鴉片毒癮,並邀請他與他們一起 居住,並供給他食物直到鴉片毒癮被克服的那天,這個青年感到有種再次被釋放的感覺。這位青年--他們所結的福音果子,在以後的十年裡,成了一位最最熱心、 忠實的基督徒。現在他已經是一位不拿薪水的全職服事的牧師。他堅持不懈地參與服事,三年前他與一位又聾又啞的女孩結了婚,都是因為當時他太窮以致于不能支 付聘金的緣故。一年之後他的妻子也來到了教會,也同樣的熱心和忠實,但是我們不知道她是怎樣接受福音真理的。
  葉晶巴和他的妻子也是間接開展東 曹事工的推動者。東曹事工被稱為乞丐之家,這些乞丐都是他倆夫婦在乞討生涯中結識的朋友,他們有時會被邀請來參加幾天的佈道會。當幾個月的乞討旅程結 束後,他們會回到自己的家鄉--東曹,然後開始向他們的鄰居傳講這新的教義,雖沒有人相信,但卻激起了他們的興趣,所以當包先生有時候過去銷售書籍的時 候,他發現很多人渴望被教導。當聽到他對這種情況的彙報,我們差派了一位傳教士過去,這樣福音的事工就開始在那些未曾涉及福音的地方展開了,直到現在,我 們已經在外面建立了好些教會。而這些乞丐們雖然沒有接受福音的真理,但是他們卻成了激起他人對此福音感興趣的途徑。在這群相信的人中有四個青少年非常聰明 而且熱心,所以我們把他們帶到了溫州,進行了兩年的聖經培訓。其中兩個現在已經成了不拿薪水的全職服事的牧師,他們在自己的地區靠種田來維持生計;而另外 兩個人仍在城市裡繼續深造,同時也是主日學的教師。
  幾個月之前,他的妻子坐船渡河,要回到她的禮拜堂,隨行的另有二十人,但是途中遭遇了強大 風暴,整個船被河水淹沒,我們親愛的姊妹和其中的16人未能從此災害中倖免,最終溺水身亡。我們哀悼她的突然離開,還有他們的女兒——一個聰明的小基督 徒。幾年過後,這位弟兄也是在悲痛中離開了人世。
  另外一位服事者是曾先生,他初來我們這裡的時候還是一個小青年,當時他的媽媽已經去世了,他 父親是一個可惡的鴉片吸食者,幾塊美金就把他的小兒子——這個小青年,賣給了一個男的,而且那個男的還把他一個人丟在了陌生的碼頭。就在這個男的要把小青 年賣掉的時候,有個人救了他並把他帶到了我們的學校。這個小青年有點膽小,幾個月來,他都躲著曹雅直先生,這使得他不禁為這小青年感到難過,但是愛和仁慈 最終還是戰勝了一切,小青年的自信心也隨之增長。他的父親後來離開了這個地區,再也不會來找麻煩,撫養這青年的責任自然就落到了我們的肩上。他是一個安 靜、好學的孩子,很少犯錯誤,他的乖巧、順從,就像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幾年過後,當他到了自己可以作決定的時候,他希望能學習國外的印刷術,而當時我們的 傳教團體的印刷所在鎮江,所以我送他到了那裡,希望他能學到這門手藝。
  從鎮江帶來的,關於他的消息都讓我們感到欣慰,但是由於那裡沒有教導的 人,後來這門手藝也沒有學成。但是他卻得到了去國外的好機會,去了日本,還有其他地方,所以當他回到我們中間的時候,大家都稱他為遊歷豐富的中國人 大概在1878年,他悔改歸入了基督,也開始參與傳道,一段時間過後,他成為一個福音的傳道者,而且做得非常好,直到有一次因一時被引誘犯了罪,這使得他 不但被撤職,不得再傳教,而且也被教會中止了聚會。後來他為他所犯的感到後悔不已,真心認罪之後,他重新得力;三年之後,他再次成為傳教士,一個比之前更 有忠心,熱心且樂於助人的神的僕人。現在他已經成為平陽教會的牧師。之前平陽教會只是溫州教會的一個分會,但是現在它已經成為一個中心點,在別處也建立了 自己的教會。
  令我們感到失望的是這個年輕人娶了一位異教徒為妻,只因後者有一雙自然的大腳。對他而言,似乎沒有任何事比起妻子沒有裹足的恥辱 令他更加難以忍受。以前也有這樣的事,但是極少,每個人不得不忍受這樣的恥辱。現在,情況大為不同。不僅我們的女孩們人數大增,而且許多基督徒婦人都不再 裹足,鄰居們也不再拿她們當笑談。曾先生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受到極大的逼迫,他的妻子是個安靜、美麗的女子,幾年後也回轉歸主,然而,由於缺乏早期的培 訓,她一直以來都沒有成為丈夫的幫助,無論是在家事上還是靈性生活上。
  我們另外一個弟兄,邱先生,他是曹雅直先生在1868年初辦學校時,第 一個被帶到他面前的小夥子。這個男孩看上去一臉絕望和空白,對任何人而言,似乎都會覺得沒有必要用任何東西給他一個開始,或許他真的不應該來到世上。他的 父親死了,他的母親來自福建周邊,是一個心腸很壞的女人,曾經淹死過自己的兩個女兒,她有一家低廉的小客棧,生活毫無章法。他的兄長是個可憐的鴉片吸食 者。這個男孩天生就有小兒麻痹症,因為既不會工作也走不穩,因此只是家庭的一個負擔,於是就被帶給外國人了。
  曹雅直先生在上帝大能中的信心很 大,他相信即便是這個毫無希望可言的小夥子都有可能成為上帝的見證,小夥子沒有令他失望。他學得很快,並成為一個不錯的學者;他在學校待了四年,儘管還沒 有接受主,但是清楚認識救恩的計畫。我們一個寧波的老姊妹教導他,讓他每天晚上讀經給她聽。有一次,老姊妹問他,你讀得這麼好,為何不信呢?他說,我還不夠好。”“噢,她回答,你就像那個參加婚宴卻沒有穿婚禮禮服的人;你不要基督的禮袍,卻想要自己做一件。晚上,他覺得自己聽到了主再來的號 角聲,在恐懼中起身,穿好衣服出去迎接他。當他去到院子的時候,看見曹雅直先生從門裡出來。他叫他等一下,但是曹雅直先生回答:不,主已經來了,我要出 去迎接他;你沒有得救,會被留在後面。他在恐懼中醒來,發現幸好只是個夢。然而,第二天,當他將這怪夢和其他基督徒分享的時候,這個問題被帶回家中,如果這是真的,該怎麼辦?他看見自己的危險,心立刻被帶到主面前。我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轉變的真實性,儘管有時候他的一些弱點會令我們傷心。他成為一 個善於雄辯,深富影響力的傳道者,多年以來,一直是我先生的得力助手。
  當他28歲時,他母親沒有經過他的同意,擅自將他和一位聲名狼藉人家的 女兒定下婚約。我們擔憂這樣的結合只會帶來麻煩,堅決要求他解除婚約。他也為此多次嘗試解除婚約,但是,他母親每回聽到這事,就淚如雨下。女孩也說,這份 羞辱比任何事都令她難以忍受,若是解除婚約,她就跳河自盡。母親的淚眼和女孩的悲痛最終征服了他,她們一刻都沒有忘記自己的優勢。我們也是想盡辦法幫助他 脫離困境,甚至提議讓他將婚約的定金退還,因為我們可以預見一個在品格不端的家庭長大的女孩,她本性中的邪惡趨向,毋庸置疑,帶給他的只有咒詛。他帶著可 以脫離困境的希望等了幾年,然而,最終他還是和她結婚了,令我們大為憂傷。
  結果不出所料:污點和咒詛似乎陰魂不散;他原本光明、毫無污點的基 督徒生命,開始變得殘酷無情。他幾乎不敢在其他有聲望的人面前抬起頭來,他的妻子粗枝大葉,揮霍奢侈,將他帶入無止境的磨難中。他一再地受人恩惠,卻只能 老調重彈,他的妻子不斷地捲入債務之中。他們生了好幾個孩子,但都照顧不周。教會的肢體開始失去對他的尊重和信心,最後,我們不得不將他從預備牧師的名額 中去除。雖然他自己沒有實際的罪行,但卻是因著他的軟弱,因為一個意志堅強的人是可以處理好這些的。
  現在,他是兩位元年輕女士的語言老師。一個 人若將神顯明的旨意擱置一旁,不予理會,是很難逃脫苦楚的,而他所受的苦楚甚大。他不止一次告訴我:只要她的靈魂得救,我會祝福她死掉。在許多方面, 如福音佈道會和聖經課程上,他還是挺有用武之地。感言:讀完這段節選,我不禁想起《希伯來書》121-2節說: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 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也許,我們也會像這些歷史上的神 的僕人們那樣,從失喪到蒙恩,從掙扎到順服,從自己到舍己,不斷地經歷神、認識神。其中,經歷了許多的苦難、羞辱、掙扎、逼迫,信心受試煉……然而,因著 擺在我們前面的喜樂和榮耀的盼望,我們靠著那加給我們力量的主歷經苦難,走過死蔭的幽谷,向著十字架的標竿直跑!


版權歸麥種所有。轉載:http://www.wheatseeds.cn/News/News_View.asp?NewsID=611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