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五)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五) 
發佈時間:2008-12-23 9:38:34 作者:恩際翻譯團契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編者按:文續譯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五。本段節選內容是曹雅直夫婦為建立校舍向神交托籌措資金的經過,再一次經歷神豐盛恩典與奇妙成就;以及女子宣 教團的成員掙斷世俗的捆鎖追求生命道路的一個個美好的見證——一群敬虔女子生命成長的搖籃曲!
  耶穌又對他們說:我差你們出去的時候,沒有錢囊,沒有口袋,沒有鞋,你們缺少什麼沒有?他們說:沒有(路加福音22:35
   187741日,溫州成為了通商口岸。在江上看到蒸汽輪尤為新鮮,小山環繞,還有更多的外國人來了。我們國家(英國)也順著蒸汽輪進入溫州港口,我 們因此可以坐船離開溫州。曹雅直先生在中國已經呆了十一年了,他的健康狀況良好,他原本想送我回家而讓自己留下。他應該回去。在戴德生先生的提議下, 他回了一趟英國。那時,小女孩們都長大了,我們覺得很有必要給她們單獨的房間,而我們的資金還不夠將學校那鼠倉似的宿舍改建成女生寢室。
  我們將我們的需要帶到主的面前,說如果這項工作必須得開展的話,需要一個家庭出來承擔這項事工。我們決定不求助於別人,更沒有公開向大家提出我們的要求,我們只是與幾位好友分享了我們的意願,將其餘的工作都交給了神。
   我們將我們的計畫告訴了戴德生先生,並說我們大約需要250英鎊,他說他認為至少要300英鎊。我們求主給我們250英鎊, 但我們對主說如果他認為必要的話,可以給我們300英鎊。當我們第二年秋天回到中國時,我們收到了304英鎊,除此之外,還在學校設施上花了10英鎊。神 給我們的又一次超過我們的所求所想。
  我們一致決定我們要將我們的支出控制在這筆款項之內,而所贈給我們的一切財物都將被納入到我們的建校基金中去。
   在此期間,我們也有了一些獨特的經歷。在愛爾蘭時,有人邀請我丈夫為一些村子外無家可歸的基督徒講道。這些基督徒都很窮,除了禱告,他們沒什麼可以給我 們的。但曹雅直認為禱告的力量大於金錢,所以他激發他們對溫州事工的興趣,去關注這些神的兒女。我們在一家農舍裡舉辦了一次聚會,參與這次聚會的人數不足 二十,但是他們對於所聽的內容很感興趣。當聚會結束時,一個個人都上前來和他握手,一個婦女熱淚盈眶地將一個硬幣放到他的手中,他將這個硬幣放進了他空空 的口袋。當他回到房間,再拿出那枚硬幣端詳時,發現這只是一枚半便士的硬幣,他被深深地感動了,他所拿著的,仿佛是當年那窮寡婦的小錢。他立刻跪下求 神悅納她的奉獻。隨後,他在他的書上寫下一個不知名的寡婦,一枚半便士的硬幣。第二天,當他再遇見我時,說:我深深地感到虧欠,我在神面前承認,如 果我只有這半便士可以奉獻的話,我會因為自卑而不願意將它放到別人的手中;她比我有更多的信心和愛。他又說:知道嗎?神似乎告訴我他將再賜給我們50 英鎊。我說:哦,我對這個沒什麼信心,不過神必照你的信心為你成全。於是,我們一起跪下禱告,求神賜福給這個了不起的婦人,她能獻上自己所有的一 切,並且不因著所奉獻的金額菲薄而感羞恥。
  次日,我們來到了愛爾蘭的另一個地方,與一位朋友住了幾天。一天,當這位女士和我一同駕車外出時,她家的男主人走進了我丈夫的房間,那時候,我丈夫正在寫作,男主人說:神告訴我將這錢給你們做事工的費用所需。他放下一疊錢,離開了房間。當曹雅直先生在數錢的時候,發現只有45英鎊!這是隨半便士而來的又一筆奉獻款。在此之前,我們從未收到過單筆多於50英鎊的奉獻。
   隨後,我們去了都柏林,在那裡,我們受到了一對基督徒夫婦的盛情款待,當坐在火爐旁邊,我們敘述著神在我們身上奇妙的作為時,我的丈夫提及了關於半便士 50英鎊的事。我也有相同強烈地確信,神會將這5英鎊寄給我。”——他隨後補充的話,讓我大為不解,我問,當我們在休息的時侯,為什麼要說這事,這等 於在我們出發之前求他們給我們5英鎊。他回答道:噢,我從沒這樣想,不過,當然,我可以解釋並婉言謝絕。次日,不出所料,我們收到了一張5英鎊的支 票。我的丈夫拒絕接受它,並為此表達了自己在這事上,所表現的篤信感到遺憾:傳揚神已經成就的事是沒問題的,然而,如果神將要成就的事,看起來太像是一 種暗示,且如果神希望避免這種感覺,那麼神一定不會要他接受的。這家主人回答道:5英鎊是別人在兩天前給我的,並非我的錢。我的妻子和我上樓的時候 還邊走邊打趣地說這事,我們欺騙你毫無意義,因為神明顯預先就告訴你了。
  神有時通過一些不尋常的方式充充足足地供應我們一切所需。我們這次 的回家引發了很多人為溫州事工的關切和禱告。我已特地請求朋友向神呼籲,藉著他們可以帶領一些合適的女子悔改歸主,這些女子可能會為一些事工帶來真實的幫 助,因為直至那時,我們還只有一位基督徒姊妹,且已年過七十。我能感受到孤軍奮戰的難處,並切切渴望著有這樣一位幫手。我們很少去想,然而,當他們禱告的 時候,神就在那個方向逐漸成就自己的計畫。
  我們在1878年底回到溫州,回去兩天后,我被邀請去探訪兩位對真理很感興趣的婦人,她們想要見見 我。噢!多好的消息!這兩位婦人對十字架這極重要的事蹟感興趣,於是,我第一時間趕去見她們,欣喜地發現她們不僅感興趣而且完全悔改信主。她們告訴我,我 們教會的一位賣柴火的,每次帶著他的柴火,都會坐下來和她們講關於神和他的基督。起初,她們漠不關心,然而,一次又一次地,她們開始期望著他的到來,這樣 就可以聽到更多。隨後,有一些學生來探訪她們,還有一些可以教導她們的人。其中一個婦人談及,在之前的幾年裡,她是如何地一看我上街來,就急忙關門,唯恐 我像對別人那樣,試著進入她的家門。然而,她又補充道:現在,我渴望著你能夠教導我更多聖經的道。
  這位女士,姓劉,出自書香門第,年輕時 嫁了一位家境富裕的男子,然而,他家境雖富有,但他父親和兩個兄弟都是鴉片吸嗜者,而且無所事事,遊手好閒。家底就這樣一年年減少,直到她丈夫死了,她還 清了他的債務,錢就所剩無幾了,根本不夠養活她自己和她七八歲的兒子。在她丈夫死後,她就徹底放棄了自己,寄希望於拜偶像,但是她受傷疲憊的心靈卻從未因 此得到任何慰藉。
  另一位女士,姓歐(Oae),則是一個勞工的妻子,非常聰明且熱心。她的丈夫極其反對她成為基督徒,不允許她參加任何的聚會,甚至不同意任何同工到她家探訪。但是兩位女士住在對門,她丈夫既不能阻止我們去劉女士家也不能阻止她妻子聽我們講道。
   我隨即在每週三下午到劉女士家開了聖經靈修課。她們兩人從沒參加過這樣的基督徒靈修聚會,一個受到了丈夫的阻撓,另一個則因為怕被別人知道而感到丟臉。 現在回想起那段教育她們的時光,心中總是充滿了喜悅。她們的心門實實在在地被打開了,切切渴慕這充滿生命的神的道。一周周過去了,她們的靈命在恩典中迅速 成長,在每週上課前,她們總是一字一句認真地背誦經文。
  一個週三的下午,我一如往常地來到劉女士家中,但是她不在家,歐(Oae)女士告訴我 劉女士被叫去參加葬禮,她婆婆兩天前去世了。她留了話讓我們為她代禱,因為她真的不知道在那樣的葬禮上自己該怎麼做。於是在那天下午我們取消了聖經學習課 為她禱告神,希望神保守他那正處困難和試探中的孩子。
  在接下來的兩三天中,我總是迫切地為她代禱。我擔心因著偶像敬拜會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很想知道她是否有勇氣在她驕傲有學識的親戚面前承認耶穌基督。
   三天之後她來看我了,從我瞧見她來時的第一眼便知道她一定很好,因為她面露喜色。她開口便說:這真是奇跡,太奇妙了!神一直與我同在。她一邊搬凳子 一邊流淚,激動地不知所措,隨後她便告訴我:神一直幫助我讓我榮耀他。當她到了那裡,看見她所有的親戚都走向那種拜偶像的靈堂祭拜,她的心猛然地一 顫,她感覺到她必須要承認基督。於是她叫來了她親戚,並且告訴他們,自從他們上次見過面後,她身上怎樣發生了奇妙地改變,她認識了又真又活的神,他能洗淨 她身上的罪並且賜給她喜樂,這種喜樂是世間任何人都無法給予的。對天堂永恆的榮美家鄉的認識勝於獲得世間的一切。儘管她和她的兒子是已故者最直系的親眷, 有權利繼承故者大部分的財產,但她不想因為祭拜祖先的儀式而觸犯神。她的兒子雖然還小,但她希望她兒子也能漸漸地成為基督徒,同樣她也不希望兒子為了繼承 財產而去參加祭拜祖先的儀式。她因此放棄了所有繼承財產的權利,他們看給多少就多少,她認識到這樣做她和她的兒子將從祖先留下的祭拜偶像的捆綁中解脫出 來。她還告訴我,她的親戚開始問她這是怎樣的一種信仰能讓她這麼做。她說:在那的三天裡她什麼事都沒做就是給他們講耶穌基督,就在她回來之前,神讓她知 道她已經榮耀了他,因為她聽到她的一個親戚說:這一定是個好信仰,因為你找遍整個城鎮也找不出另一個信仰可以讓人像她這樣放棄財產的。’”
   提到這事我感到很抱歉,他們只給了她應得之份裡的很少一部分(十六分之一),但是借此她得到了一份書面文稿,聲明在她死後,任何人都不可干涉她的葬禮, 進行拜偶像的儀式。很多年來,她都是這裡忠實和寶貴的助手。他的兒子在Douthwaite醫生手下受訓多年,並且在那裡信主。現在他在台州市做醫療工 作。
  歐太太(Mrs. Oae)的先生一直阻止她在公眾面前承認她的信仰,她開始感受到一種要迫切受洗的願望。我勸她在這事上要等待主,希望她的丈夫能夠贊同。一天在去上課的時 候,她滿臉欣喜地告訴我她丈夫第二天要到鄉下做一些事情,可能要待到下個的星期一或星期二。她說:有三天,我一直禱告求神為我受洗的事開道路,這就是神 的回應。我提醒她,那是個非常寒冷的季節(我們施浸禮,並且浸禮池是在我們院子裡露天的那種小池子),並且我問她是否害怕。她答道:哦,不。神給了我 這個機會,如果我不抓住的話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我有點顧慮的是,她在丈夫反對並且不知情的情況下走了這一步,但是她看上去是那麼確信,這是神給了她一個不容錯過的機會,我只能保持沉默。
   星期六晚上,她平生第一次出來參加一個基督徒的聚會,並在那小群基督徒中為耶穌基督寶血的能力和寶貴作了見證,令他們大為震驚。他們全體一致接受她次日 早晨的受洗。之後,她參加了我們團契的擘餅聚會。在她看來,這一切一定很奇怪,她從未看到過對基督擘開的身體的紀念,但是她那被聖靈引導的心因為能夠與其 他人一起如此公開地紀念她的主而大大地歡喜。
  大約在這時(1879年),另一位聰明的女士相信了。她接受真理的智慧和能力令我印象深刻,以至 於我大約在兩年之間,每週花一個下午的時間定期去她家教導她。早年在中國的工作只能在一個人或兩個人中進行。有兩年,我一周教導兩個班級,一個由兩位女士 組成,另一個只有一個人,但那是回報豐厚的勞作,因為那三位的生命發光並且為基督作見證。這位女士阿嫦媽(Ah Chang na), 非常貧窮,但她在奉獻給主的事上滿有喜樂,令我們倍感驚訝。當我們開始對本土婦女的宣教時,她是奉獻者中最穩定的一位。日復一日,在她的家用中,她會留出 一份給神,並且通常在月中她會把錢帶來給我保管,只有在她極度貧困時她才會嘗試去用它。她是個有家室的人,在她的家庭責任之外她能做的不多,但只要她用雙 手掙到一點錢,她總會拿出一半作為感恩祭奉獻給神。
  我記得有一年新年,在我們當地宣教士的聚會上,我告訴其中一位女士,神不欠任何人的債。無論何時,只要我們真誠地想要將耶穌基督的名傳揚給他人, 並盡我們所能的去擺上,他就會蒙神的賜福。我看著她希望得到她肯定的答案。阿嫦媽(Ah Chang  na),你是我們之中最貧困的人,但你今年為神奉獻的比以前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更多。你能告訴我們今年神是如何幫你度過比以前更艱難的日子的嗎?我懷著 信心激動地問道,不知道這個答案會是什麼。今年年底,她還清了所有的債務。雖然她只剩下1塊錢,但她滿面喜樂地對我們說:在我的一生中,從來沒有在過新 年的時候還有錢剩下的,今年我終於在過新年的時候有了1塊錢。我們為這個被祝福的見證頌贊神,她的這個見證也從那時候起就一直被引用。這位親愛的女士在 1888年去世了,那時我們在故鄉英格蘭。
  我們為此很難過,在最需要她們的時候,在這三位熱心事奉主的姊妹中,兩位姊妹相繼去世。在回家前, 我們見到了一群虔誠的婦女在夜裡敬拜神。我必須說,阿嫦媽(Ah Chang na)是位不曾讓我擔心的基督徒,她的一生都是一如既往地持守並為主發光。她禱告大有能力,為她的丈夫和母親的信主,我們每個星期四下午都有一個女眾聚 會,特別為了親人的蒙恩得救禱告,而這位親愛的女士經常迫切地為其他人祈求。在這禱告聚會的最初幾年裡,至少有四個丈夫和七個孩子接受了耶穌,這是非常鼓 舞人心的。
  在這次禱告會之後,我們的宣教團逐漸發展起來。然而,令我感到不知所措的是,如何使她們走出自身的目光短淺的狀態和環境,走進對他 人的關懷與憐憫。我曉得當她們願意為周圍的人做些什麼的時候,這對於她們自身的靈命而言,將受益匪淺。於是,我們以一種簡單的方式開始,儘量每月一次,幫 助她們中的一個人,使其走出去時,是一個有著聖經真理裝備的女子。劉夫人被選上了,且只要健康許可,她就會忠誠地傳講神的道。宣教團對於女子自身而言是個 極大的祝福,我月複一月地教導她們宣教內容,不僅為她們在施與幫助的時候有一顆舍己的心,而且還激起他們的愛心、熱心及奮興的禱告。宣教團至今(1895 年)已經延續了10年的時間。當然,宣教團隨著基督徒女眾的增長而壯大,到了後來,她們可以完全支持她們自己的學習聖經的女子。我們學校的女生,雖然沒有 錢,但是卻極其渴望在這事上盡上綿薄之力。我們邀請一個理髮師,每月來學校兩次,按照中國的習慣為小女孩們剪頭髮。一天,年紀大點的女孩們問我是否允許由 她們來做理髮的工作。我問為什麼,她們回答說:我們真的想幫助這些學習聖經的女子們,我們在想如果由我們代替理髮師的工作,那麼,錢就可以投到宣教基金 裡。我太喜樂了,以至於立即同意了她們的心願,這份努力一直由她們延續著。
  在1879年的夏天,我們開始籌建女子學校,這是一項神一直賜福 供應基金的事工。起初,我們僅僅打算建立一間夠作學校的房子,然而,感覺神在帶領著我們要建兩間房子,學校在這一端,宿舍在另一端,如此,我就可以更好地 管理她們。而且,我們將住了10來年的房子提供給一對我們盼望他們會加入我們事工的新婚夫婦。因著我們計畫的擴大,我們深知需要更多的資金,而這看上去是 件正確的事,且神在往日的帶領中,無不向我們顯出了他的信實。我們相信他將會供應我們一切所需。
  建房以計件工作的形式展開,我們決定一旦我們 手頭有了錢,就繼續。我們一週一周地付著人工費和材料費用。有兩次,我以為我們不得不叫工頭收工,停一段時間再說,而兩次總在必要之時,不期的供應就來 了。整個工程沒有因為基金的短缺停一工而圓滿竣工,當然也沒有欠一便士的債。我們不得不等一段時間再建我們的外屋(廁所),不過,同樣,因著我們信心的禱告,神給了我們回應和供應。

轉載:http://www.wheatseeds.org/news/News_View.asp?NewsID=382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