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節選七) 作者:Grace Stott


二十六年宣教在中國 (節選七)
發佈時間:2009-6-18 15:55:28 作者:恩際翻譯團契 文章來源:麥種期刊 

【詩篇21 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
   中法戰爭爆發的那一年夏天,法國轟炸了福州,擊沉了許多戰艦,還摧毀了那裡的彈藥庫。福州是緊挨著我們的港口,位於我們南部,所以當這消息傳來時,人們 大為驚慌。官方發佈了消息,每家每戶必須準備一籃石頭,裝在平底船上沉入河口,堵住河口以防法軍從入河道進入。消息發佈以後引起了很大的騷動。整個七八月 都鬧得沸沸揚揚的,甚至還發生了一場暴亂,本來還以為我們不會如此受到驚嚇,但後來事情終於平靜下來了,我們的恐懼也減輕了不少。
  就是在這個夏天,我談及到那六個女孩,她們回轉歸向了基督。新的生命為未來的教育事業帶來了新的期望。
  九月底的時候,我丈夫堅持讓我在開始秋季的工作前,去上海休兩個星期的假。我離開前說了一句:我能夠如此安心和愜意地離開,是因為人們再次恢復了平靜和愜意的生活。卻一點也沒預感到風暴來臨得如此迅速。
   那是104日星期六的晚上,就是我離開一周以後。當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的蘇慧廉(William Edward Soothill)先生1帶領他們日常崇拜聚會時,一群流氓聚集在教堂門外大吵大鬧地要進去,可是門一開他們卻又一哄而散。就這樣鬧了兩三次以後等門再次 打開的時候有幾個流氓甚至沖進去扔石頭,明顯是來搞破壞的。有人開始喊:用火把這些洋人趕走!話音剛落,流氓們就點燃了火把,用石蠟油把整個地方都點 著了。教堂緊挨著房子,蘇慧廉先生怕發生一場大火,急忙跑到衙門去尋求幫助。地方官考慮到蘇慧廉先生可能會受傷,就不讓他再出去了。不過在一群士兵的陪同 下蘇慧廉先生還是出去了,希望能去平息這場逐漸升級的暴動。別人警告他最好還是回來,不要去。那些人一心想要破壞,蘇慧廉先生很可能會在這場衝突中受傷。 他的教堂徹底得被破壞了,但是他卻打官腔似得說他在想這場暴力運動的好的一面,而且那些派去的士兵也促使了更多的暴亂者加入了破壞的行列。那時候慧廉先生 為羅馬天主教所準備的房子、教堂以及他所有的財產都毀於一旦。這可憐的牧師為此難過了好一陣,他完全被嚇壞了,在一個友好的鄰居家的柴房裡躲了三天,最後 偽裝成一個中國苦力被帶到衙門。那兒也被破壞得一塌糊塗。暴徒們像嘗到鮮血的老虎,他們決心要對所有屬於洋人的東西來個大掃蕩。從羅馬天主教堂到蔡文才先 生那裡,也就是我們的教堂。當他們到達我們的教堂,在離我們的房子就只剩三分鐘的路程,曹雅直先生覺得馬上得找個安全的地方。
  中國海關的麥高恩博士(Dr. McGowan)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曹雅直先生。他們把十六位女生(小點的從床上把她們抱起來)、幾個傭人,以及其他所有的人集中到我們的門口來尋求衙門的庇護。
   就在他們出了後門的時候,第一批鬧事者沖進了前門,幾分鐘內就佔領了那個地方。值得高興的是衙門很近,不然他們就沒那麼幸運了,因為當時他們暴露在石頭 雨中,其中一塊重重地把曹雅直先生的太陽帽打落到地上,那使得他在用長手套時只能光著頭。在麥高恩博士來回躲避另一次打擊片刻之後,那些原本緊抓他大衣下 擺的嚇壞了的學生們被分散到了各處。
  當他們到達衙門時有幾個女孩不見了。我們的廚師,一位積極認真的人,到外面找他們,等到家庭成員都聚齊時 已經是第二天了。她們中的兩三個人是在寺廟院中過的夜,為了不讓自己藏身的地方被發現她們幾乎不敢呼吸。我說都聚齊了,但有一個三歲的小東西,家裡的寵 兒,她的生命被奪走了,我們再也沒有見過她。
  在幾個小時裡面,破壞到處都有,不但是宣教士的財產,還有受雇於中國海關的外國人,所有外來的東 西都被毀掉了。他們分得倒還真清楚,對於後者,他們住在老的廟中,他們所有的物品,傢俱等都被拿出去,甚至他們放的隔板和木地板都在前院被燒光了,與此同 時那建築物卻絲毫未傷。
  他們在城中破壞完了之後試圖去英國領事館,那是在一條河中的一個小島上。地方官預測到了他們的企圖,已經下令把船都開到了對岸。他們試著做一個木筏但失敗了。第二天無家可歸的難民們藉著堅固的箍帶被護送到了島上。
   在那個星期一,鬧事者去到我們在二十英里外峒嶺的鄉村教堂,並把它燒了個精光。我們都遭受了同樣命運,要指出的是他們這種情感是反外,不是反傳教士。行 政官員們以值得稱讚的速度支付了領事要求的賠償,在暴動後六周內曹雅直就能返回開始重建的工作。把孩子們留在一個看護處,寧波的勳爵夫人接她們到自己的學 校,雖然當時那裡滿員。在我們重建期間讓他們的女看護劉夫人來照顧她們。
  那是令人焦急的時刻,戰爭擾亂了我們的海上交通,寧波也被封鎖了。有 三個月我們收不到信件,並聽到寧波和那裡外國人的飛機被轟炸的含糊的謠言,幸好那些被證實不是真的。其間那些可憐的人與我們一起經受了關於我們的虛假報導 的痛苦。但是在這一切,我們的主保守了我們的心在他裡面得安穩。曹雅直先生很快就要到來的消息傳開了,這對牧師來說是大喜樂,並且人們將再次被聯合起來。
   18852月,曹雅直先生寫到:我親愛的A先生,我剛完成了日間的職責,現在要沉浸於與你交談的喜悅中了。因你是我最熟悉的一位朋友,而這許可我這 麼做。到現在我都一個人在這裡,我親愛的妻子由於敏琴小姐(Miss Minchin)的去世不能離開上海,並且我確實還不能馬上接她來。得到官方許可後我乘第一班汽輪回來,再次開始尋找一個暫住的家。幾次失敗後主給了我成 功。我在原先房產的隔壁買了個小房子,住得還算舒適。我需要把原先親愛的家那被損壞的牆拆掉,我必須承認站在那裡看著這些讓我非常悲痛,我們小小的花園曾 是我妻子所喜愛的,都被損壞了,沒有一株植物,一叢灌木,甚至是一株野草。我們本有大量的花種在盆裡,多半都被扔到了井裡。每個角落都留有最肆意的毀壞的 痕跡。想必他們惡作劇的手段來自無底坑的下面。現在恢復了寧靜,中國官員在制裁鬧事者的事上幾乎無所作為。很多本土基督徒被搶劫一空,那些中國官員甚至都 不會看一眼他們要求賠償的請願書。
  很少有中國人會意識到當時政府的腐敗懦弱,及他們對歐洲人的仇視。當時的政府支持人們關押與嚴懲那些西方人,因為這些外國惡魔是殘暴而缺少憐憫的。
  而我正在進行一系列的重建工作:女子學校將於下個月竣工,桐嶺教堂也將完工,我們自己的房子的建成也指日可待,不過市區教堂的修建工作還暫時擱淺。從始至終,我們的神都在幫助我,而我,也確實是那樣地需要他的説明,因為我是如此貧窮與缺乏。
  英國領事也投入了極大的精力來幫助我們,他幾乎做了每一件力所能及的事。他兩次分期付款幫我們還清了賠償金。
   當時,我有一個月的時間要離開他們去往寧波,在我不在的那一個月中,很多的困難接踵而至,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嚴峻的挑戰。然而,我很高興地看到,除了 一位弟兄無法承受這段時間的考驗而退卻外,幾乎所有的基督徒在當時的環境中都能持守信仰,共度難關。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個新的開端,在信仰上,他們比從 前更加地勇敢,一些信徒也因此脫穎而出,因此,從總體上來看,我認為我們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失,相反,我們比以前做得更好了。在那段時間裡,無論是中國人還 是外國人,我們都坦誠相待,當我們信靠我們的神時,我們不會覺得羞恥。從那個騷亂的夜晚開始,神就已經賜福於我們,從我們的建造工作開始之時直到竣工,我 們不曾因下雨而停工,哪怕一小時。現在,雨來了,但房頂已經修好了,不會造成我們任何的損失,這就是神的恩典。
  當時,我們有兩百來個基督徒或 福音朋友,其中,只有兩人因懼怕而離開。這些分散的民眾們被分組進行家庭聚會。剛強地去拜訪與鼓舞軟弱的。曹雅直先生在週五的時候來了,他馬上讓人將場地 清理乾淨,豎起了一些竹竿與梁木,並在上面罩上竹席,到了週六下午,這個簡易的教堂就成形了,它被用來容納前來歡迎講道人回來的民眾們。那是一個多麼感恩 與喜樂的一天啊。然而,此時,神卻通過一個痛苦的試煉來顯明了他的恩典:忽然地,毫無徵兆地,狂風四起。在這麼多年中,我們經歷過許多,忍受過排斥與敵 對,今天,當我們將這麼多熱心的基督徒們聚集在一起時,一切困難似乎都已過去,我們似乎已到了收割的時間了。然而,這一陣狂風,又好像把我們所有的希望都 吹得煙消雲散了。當我收到我丈夫的信,告訴我一切都被毀了,他和其他十八個當地人都無助地待在寧波,只有一間空空的房子,沒有家,甚至沒有禦寒的衣服,這 陣風刮得是如此殘酷。
  然而,此時,神卻用一句話安慰了我。這個問題是如此清晰地跳了出來: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詩篇21)我忽然前所未有地感到,虛妄這個詞竟然是如此地有力。感謝神,一切都是虛妄的。我們應該再次回去,將分散的民眾聚集起來,再次修建我們的家 園和教堂,為神贏得更多的靈魂。這個異象使我深受安慰,並充滿希望。三小時後,我出發去我丈夫那兒,懷著一顆前所未有的感恩的心,難道我們的未來就真的沒 有光明的前景了嗎?我想,神安慰了我,所以我應該用這些話來安慰與鼓舞那批正經歷風暴的親人們;但是,當我第二天早上抵達之時,我發現,他們已經不再需要 我的安慰了——神已經以他的信實動過工,神向他們擔保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神是如此奇妙地實踐了他的應允,就在我們新教堂落成的第一個周日,就有五位弟兄姊 妹受洗,而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常常是好幾個月也沒有一個人受洗的。
  我們不會得到任何的賠償,除非先寄去我們所有損失專案的清單。擔心隨即而來,所以我們必須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後準備損失的清單來移交給領事,因為他要坐頭一班船從溫州返回。
   根據所有之前的案例,在事情得到解決之前都要經過好幾個月的談判。雖然我們也很擔心會遲疑,但是事態發展的決定權不在我們這裡。令我們驚訝的是,在那班 船上,領事就寫了封信,說地方法官已經接受了這份大致估計的損失清單,在暴亂結束後的幾天之內這份信就會上交,而且我們的分期賠償金也會在不久之後交到我 們手中。
  因此,我丈夫買到了衣服和其他物品,他就回來了。人們也很友善地迎接他回來,好像暴亂從沒有發生過一樣。我丈夫在五個多月來都親自監督房子的施工,很多人被雇傭來建造學校和禮拜堂,相信他們很快會完成,照這樣只比預計耽擱了一點點的時間。
   每個晚上我們都為這些工人安排講道,但是除了這些傳講和星期天的聚會,我們的其他宣教事工幾乎處於停滯狀態。一天,我對曹雅直說他正在建造堅固的城牆, 他回答我說:我真的想把這個房子建得異常堅固,因為我相信基督就快來了,猶太民族會成為世界性的傳教士,而當他們來到溫州這塊土地時,他們很快就會找到 有這樣一個地方是為他們而預備的,這就是我的心願。
  一年之後,我們收到了李修善2Rev. David Hill)宣教士從漢口寄來的一封信。信中他跟我們講說,他剛剛給一個男信徒的受了洗,而這個弟兄是在溫州暴亂的那段時期開始對福音感興趣的。那時他正來 溫州做生意,當他看到宣教士被搶了所有的東西,還要被人丟石頭,但是宣教士卻避開旁人,靜靜悄悄地來到衙門,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樣沒有發一句怨言和抱怨;幾 個星期過後,那個宣教士也是悄悄地回來,伴隨著很多的從神而來的恩典開始重建房子,這就好像整個城市都是他們的朋友一樣,那個弟兄對自己這麼說道,信仰真 的會結出成果,這值得讓他去探個究竟。在回到家之後,他開始參加李修善先生的佈道會,後來在適當的時候領受了洗禮。這是上帝在我們最最危難的時刻中給我結 下的福音的果子。
  上帝沒有應許我們前進的旅途中不會經歷個人苦楚。我們住在一個簡陋而又潮濕的屋子裡,當多雨的季節來到時,我們不得不搬到新 的房子,要等到它幹了之後才能搬回去。利特爾約翰小姐,是參加到我們當中的一位年輕的宣教士,但是幾個月之後,她就病了,而且非常的嚴重,在同年的秋天她 在煙臺,上帝接去了她的生命。
  1885914日,我從寫給朋友的信中截取了以下一段:
  親愛的B, 非常感謝你兩個星期前寫給我們這封激勵的信,當收到它的那個時候,我們正感到十分疲倦和失落,但是你的慰問給了我們許多精神和情緒上的安慰和激勵。雖然我 們不是經常感到垂頭喪氣,但是有時確實會如此,而且正好在這個時候,我們仍然很缺乏人手,利特爾約翰小姐因為生病離開了我們,所以我們開始感到這種過度的 疲勞已經過於我們所能承受的了。其實我們並不是介意這些辛苦的工作,而是在心理上總感到有些令人失望。還有工作,一大半還沒有完成。現在有25個女孩需要 我全部的照顧,這要支配我所有的時間。這些去年就悔改而且在主的恩典中逐漸成長的女孩們,對上帝的話語十分渴慕,而這種渴慕需要從聽道中得到滿足。另一方 面,基督徒的婦女們和尋求者都需要很多的教導,雖然我們盡力去做好每件事情,但結果兩者都沒有顧得上。我丈夫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在城市裡的教會已經成長, 這需要他花上所有的時間來照顧,但是他也感到苦惱,因為如此一來,對於城市邊遠地區的教會,他就不能常去了。希望上帝能帶領我們,我肯定你也會為我們代禱 的。利特爾約翰小姐在去年十二月份加入了我們,可能她已經病了很久,所以她在身體方面非常脆弱,而且在她來的時候,就看起來十分衰弱。一到夏天,她就開始 生病了。幾個星期後,她去了上海。在那裡的兩個月,也並沒有好轉起來,現在她去了煙臺,希望在煙臺,她能重新得力。她是一位寶貴而且極有熱心的基督徒,我 們真的非常喜歡她,但是我們擔心的是,她太脆弱以致於不能忍受這種令人難受的氣候。
  現在開始就讓我從失落轉向振奮吧!我從不喜歡著眼於事情 的陰暗面,因為這不值得;我們需要把所有的盼望和喜樂都投入到工作中去,特別是投入到這片乾旱而又饑渴的土地上。感謝主,我們已經尋到主,他就是荒漠中的 甘泉;他會照著我們每日的所需賜給我們力量,賜給我們靈裡的豐盛和心中的喜樂,所以我們不會為了任何人而改變自己的信仰。
  月複一月,一些恩 惠已經從上帝那裡顯明。劉小姐去了平陽大概一個多月了,在那裡有相當一部分人,在聽了真道以後,便銷毀了偶像,並開始追求真理,其中包括一個小村子裡的四 個男人和另一個村子的三個女人等等。劉小姐去了那裡,並教導他們。不久之後,一位老基督徒在此去世了,他的年紀很大,身體方面在這一段時間也十分虛弱。 有一天,他覺得自己已經無法起床,便對他妻子說,耶穌很快就要來接他了。到了下午,他要了一些食物,當他吃了一點點時,他說:耶穌已經來了,我要睡一會 兒,一直到耶穌到這裡,不要叫醒我。然後,他就睡了,且再也沒有睜開眼睛。(這位老弟兄曾被一個男學生發現他在寺廟作敬拜。)
  在另一個地方——峒嶺,大約有40個基督徒,其中有8個家庭已經拋棄了原來的偶像,接受了主的真理。毫無疑問他們是被主所揀選的。
   每到天氣開始變冷,我丈夫就希望可以接受一些年輕的男同學,而我接受一些女同學,在冬天裡可以作些輔導。我可以帶10個或12個女同學,這樣就不會增 加我太多的工作。他們可以跟同學們分享早晨和晚上的聖經課程,每天下午的課都是由我來教的。我們已經開辦了一個男生學校,這是為基督徒的孩子們準備的,現 在已經有10個小孩了。
  這是一個難熬的夏天,霍亂和痢疾奪去了很多人的生命,幾天之內,我們中間的兩位姊妹相繼死去,而其他的人仍病得很嚴 重;圍繞我們身邊的,到處都有死亡的哀號。我們也捐了一些藥物,救了一些生命。在我們中間的一個女孩,得了很嚴重的痢疾,我們祈求主能夠使她恢復健康。自 17年前我丈夫創辦男生學校以來,在我們中間沒有一個男孩或女孩去世過。當然這是開始的頭幾年,主也答應了我們的祈求。我們不得不要在非基督徒中贏得這 樣的勝利,因為我們知道一旦有孩子在學校裡去世,對於早期傳道的我們,就意味要被驅逐,遠離這城市。
  但是,除了這些,主給我們的比我們所要的更多。
   在結束這封信之前,我還有一個很好的消息要與你分享,就是有4個人在昨天接受了洗禮。自從五月來,有27個申請人接受了信仰的測試,其中已經有14 人接受了耶穌並受了洗。他們作為慕道者已經兩三年了。在中國,這樣思想信仰上的改變發生得很慢,它總是在人們聽到福音真理後的一段很長時間以後,他們才抓 住這個信仰。其實我們更喜歡這樣的等待,也更確切地知道,我們希望的是更多靈魂被拯救,而非只是純數目上的增加。
  我丈夫和我都飽受了痛苦, 因為那個時候曹雅直先生——我丈夫他身上隱藏的疾病開始發作,兩年之後這病便迫使我們回到了英國,之後就發展為極其痛苦的併發症,在1889年的春天,上 帝結束了他在世的工作,接他回到了天家。這樣我們才被呼召在各樣的事上與基督同受苦難,到死曹雅直也沒有吐一句後悔的話。他滿懷感恩,感謝上帝讓他在中國 服事了20多年之久。
  1886年一開始,我丈夫在聖靈的帶領下向主祈求,希望每個星期天至少能有一個靈魂悔改;每個星期他都是這樣祈求,祈禱 上帝在這年中的每一個星期都讓他有收成;當這年結束時,我們驚訝地發現教會正好多了52個人。但我記得我丈夫卻望著我,傷心地說:為什麼我不多祈求點? 本來上帝可以在我們身上做更大奇事,是我們的有限限制了上帝,是我們沒有大大地開口向他要更多的靈魂!
感言:宣教的禾場上,處處佈滿了艱辛,早期的宣教士冒著生命的危險,疾病的困擾堅持在中國宣教,他們的目標很單純——將基督的福音在中國傳開,使更多中國人的靈魂能以得救。此情誼,讓身為中國人的我自愧不已;此信心,讓今天的中國基督徒深得激勵。
1.編者注:蘇慧廉(William Edward Soothill, 1861-19351882年被英國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授以牧師職並被派到中國溫州傳教。
2.編者注:李修善(Rev.David Hill),英國宣教士,1840-1896年在中國宣教。

版權歸麥種所有。轉載:http://www.wheatseeds.org/news/News_View.asp?NewsID=558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