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6日星期五

沒有一間不存在問題的教會 作者:陳豐盛

近來有幾位弟兄姊妹對筆者所提到的問題很感興趣,也因此引來一些這方面的討論,筆者認為實在是很難得的機會,希望各方同工、弟兄姊妹關注此事。筆者本身水準有限,但相信文章中的思路和對教會問題所存急焚之心是顯而易見的。我不求文章有多文雅,只求讓人讀懂問題。筆者不怕貽笑大方,但求人們關注教會危機。希望各位過路者一同關注,作為對教會的提醒。——2009228日淩晨筆者
在香港讀書時,曾聽說香港有許多游離基督徒。他們因為不滿教會的制度或不同意某些教會的作法,甚至因為弟兄姊妹間的意見不合,而離開自己的教會,在不同的教會間穿梭。近年來,溫州教會也出現許多游離基督徒的現象。這種現象給教會帶來的挑戰與危機實在是不容忽視的。本文就這一情況作簡單的描述,並對青年基督徒一些勉勵和忠告
一、游離基督徒的現狀
溫州游離基督徒有以下幾種情況:
第一種是因為搬遷而游離的基督徒。他們在定居之處找到聚會的場所,經過幾年之後,就安定在那裡,並一直固定地聚會,成為當地教會的一員。
第二種是因為工作而游離的基督徒。他們雖在工作地找到教會,但他們不能委身於當地教會,心裡總是牽掛著自己的母會。他們只把自己工作地的教會當作臨時聚會的地方,沒有委身的意願。
第三種是因為意見不同而游離的基督徒。這種意見不合包括弟兄姊妹間的意見和對神學見解的不合。他們或者一直在教會間遊走,或者找到自己志同道合的基督徒共同組建教會。
第四種是因為對教會制度的不滿而游離的基督徒。當今提倡個性和主見的社會,青年基督徒不樂意“聽從”,更願意自由,所以當教會用制度來管理的時候,必然產生張力。
以上四種現象中,一、二種現象較為正常,也是情有可原的,他們雖然游離但總歸要定安在一間教會,而不致東西遊走。
二、游離基督徒的現象分析
溫州教會雖是以傳統教會為主,但新興的教會模式開始影響著傳統教會,新興的教會模式也正觸動了青年基督徒的心。游離基督徒現象就是由此而產生的。
前不久,在某教會講道之後,與幾位青年弟兄姊妹在飯桌上談到一些新興家庭教會的問題。聽說現在有不少青年基督徒都到那些教會去聚會,甚至有人加入那些教會。
這一現象為何產生?筆者認為,游離基督徒的出現,並不是偶然的。這一現象的出現可以說是溫州教會時代性的表徵。溫州教會大多都是一些傳統的教會,許多教會都有上百年的歷史。原內地會和循道公會的傳統一直影響著今日溫州教會。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延伸,中國基督徒受到流行文化的影響;在與國外基督徒的交流日益頻繁的今天,中國基督徒受到海外教會新興模式的影響;在互聯網成為個人生活重要部分的時候,唾手可得的資訊使中國基督徒不再滿足于傳統教會的崇拜。
然而,與青年基督徒接觸到的新興教會模式形成張力的是傳統教會卻顯得像“扶不起的阿斗”一般。在此必須提及的是,我所提的新興教會模式包括教會的崇拜模式,教會管理模式,查經方法,團契形式等等,這些在海外並不能用“新興”來表達,但對於封閉了幾十年的中國基督徒來說,卻是聞所未聞的。當青年基督徒瞭解了這些新鮮的教會模式之後,就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的教會“改革”。他們想不到的是,他們的“改革”主張不但未得到教會長輩的同情,反而受到嚴厲的批評。
剛才提到青年基督徒所接觸到的新鮮教會模式在海外並不新鮮,但當中國青年基督徒接觸到之後就覺得很新鮮,這本身是實在的。而在此必須繼續提及的是傳統教會的模式本身也不是完全不合時宜的,只是因為在受限制的背景之下,教會的活動顯得單一,長此以往就變得呆板,缺乏活力了。海外的教會在接受任何一種新的活動模式時,也是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的。所以當青年基督徒用新鮮的教會活動模式“改革”教會時,必先會得到不積極的回應。而向來是以“初生牛犢不怕虎”著稱的教會“憤青”就以“代溝”的名義給教會長輩有所挑戰,最終因為處處碰壁而“另覓新歡”或“另立門戶”。
當這一批教會“憤青”離開之後,他們就到處尋找自己的“知己”和“志同道合”的人,甚至他們回到自己離開的教會拉些青年加入他們的行列。
除了教會活動模式的張力,神學觀點也成為青年基督徒游離的理由。從溫州教會開始所延伸至許多城市的改革宗神學,以及所建立的改革宗教會或長老宗教會,就是因為他們崇尚自己所持的神學,並將與他們不同觀點的定為異端。甚至更極端的宣稱與他們觀點不同的基督徒不能得救
三、游離基督徒對教會的影響
游離基督徒在離開教會時會說:“我覺得這裡沒什麼得著,那裡適合我”;“這個教會在……事情上不合神的旨意”;“這個教會的管理太過專制,還是……的管理好”;“這個教會的信仰有問題,我們是……信仰的”。
這些理由我們不能完全否定,他們所持的神學觀點有許多是可取的,他們看到的教會問題也是實有存在的,他們對於教會管理的看法也不全錯誤,他們對於教會的挑戰本身也是教會應當尋求改進的。但由於他們在全教會還未能達成共識時,就因為意見不同、神學歧見而採取“離開”來解決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問題,而且使問題更為僵化。我們可以看到他們過激的作法所帶來的教會問題:
第一、  教會分裂現象
游離基督徒現象帶來的第一個教會問題就是教會分裂。由於所持觀點與教會不同,因為過於激進、未得教會的認同而產生衝突,就產生兩種現象。第一種現象是繼續在教會中,他們總是與教會唱反調,不能積極投入到教會工作中。第二種則是因為衝突而離開,與“志同道合”之人以“為真理而戰”為由建立教會。這種因衝突而離開的現象使新興教會與原教會之間產生割裂,是短期內無法解決的教會爭端。照筆者的理解,至少一代人會活在這種陰影裡。若再有一些“拉羊”的現象的話,更是傳統教會所不齒的,也造成了無法彌補的虧損。無論在教內或是教外,無論所持的神學觀點何等“正統”,這種“同門之爭”只能敗壞人的心而不能建立信心。
第二、  教會更趨保守
游離基督徒現象帶來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教會更趨保守。可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已經受過分裂之苦的教會,不管在人才培養、神學思想、信仰宣告、福音工作等教會事工上,都更趨於保守。首先,許多長輩們會對分裂“憤青”徹底失望,不能走出陰影,以致產生對青年同工不夠信任的現象。其次,在人才培養上,許多牧長更趨於穩定,而失去開拓的精神,即使有開拓,也是經過再三思前顧後,等到真正實施時,已經是落後的了。再次,在神學思想上,教會雖然看到某種神學思想很好,但因分裂的弊端而不敢輕易接受,以至於教會在神學建設上不單不能前進,反而退到更為保守的地步。最後,因為神學的爭論而造成的分裂現象,許多人對神學產生反感。
第三、  領袖失去信心
游離基督徒現象給教會帶來的第三個問題是領袖失去信心。這種信心的失去,主要是對青年同工而來的。可以說,分裂出去的大多是青年,而這些青年則大多都是教會領袖精心培養的。而當教會領袖受到自己所培養的人才的傷害之時,必然就大失所望了。教會領袖對於新的人才的培養和提拔上就必然受到極大的打擊。當然,若是教會新的人才不明白這種歷史陰影的話,就必然會產生新一輪的教會矛盾。
四、對青年基督徒的忠告
面對游離基督徒的現象,筆者在此並不只是要數落一下教會的現狀,乃是通過這個事實而提出一些有關的忠告:
首先,筆者認為沒有一間不存在問題的教會。任何教會都或多或少有些問題。任何人只要注意觀察教會,就會發現教會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若想找一間不存在問題的教會簡直是天方夜譚了。
其次,筆者認為人是教會問題產生的根源。無論何人,當他看到這間教會存在問題,也同意看到另一間教會存在問題。細心觀察,人才是問題的關鍵,也是問題的根源。這樣,我們也可以說,當我們要提出離開這間有問題的教會時,我們要離開的舉動已經成為這間問題教會的新問題了。所以,當我們離開時,就給這間教會留下無限的後患,而且我們本身也帶著問題進入一間新的教會。說實在的,在問題教會裡,我們自己才是最大的問題。
再次,筆者認為教會有問題才顯示我們存在的必要。許多自認為把握真理的青年同工,因為看到教會問題而離開教會,而自立門戶。這本身不能否定自己所建的教會就沒有問題。另外,若是多加思索,若是教會沒有問題,神培養傳道人(教會人才)就沒有必要了。如果傳道人要找一間沒有問題的教會去服侍,那麼傳道人去了也是多餘。
最後,只有委身於教會,保持教會合一,潛心觀察教會問題,順服神在教會中的主權,等候神的時間,服務於問題教會,才是基督徒應該具有的品質。
總而言之,青年基督徒要學會在自己的激情背後要學會冷靜地思考,在自己把握真理的背後要學會按真理而行,在高舉神的主權背後學會順服神的帶領,在神學與觀念的衝突背後要學會聖經合一教導,在為真理而戰的背後要先學會合乎真理。
200925日星期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