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5日星期四

山巔之城 作者:鄭約瑟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鬥底下,是放在燈檯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馬太福音 五章 14-16

引言:
       馬太福音第五章開頭就寫到,耶穌看見這許多的人,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門徒到他跟前來。他就開口教訓他們。耶穌就講了八福,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 神。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 神的兒子。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 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駡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譭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 這樣逼迫他們。”
        耶穌講了八福後講到,“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當然鹽不僅能防止腐敗,還能調和五味,帶來和諧!所以鹽不能變質,不能失味。
        接著耶穌談到,你們是世上的光。是不能隱藏的,造在山上的城!……今天我與大家共同勉勵的是造在山上的城,也就是“山巔之城”。

一、地位崇高 舉世矚目
        基督徒的地位非常崇高。在約翰福音一章12節寫到:“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 神的兒女。” 馬太福音六章9-10節記載耶穌門徒禱告“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能稱呼上帝為‘我們的父親’,是何等的有福!提摩太前書三章15節“……你也可以知道在 神的家中當怎樣行;這家就是永生 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彼得前書二章9節寫著“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我們是上帝的兒女,教會是永生上帝的家,我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
        我們的地位是何等的高超!我們的地位既然如此的崇高,就要在各個方面有與崇高地位相稱,不僅要因持守信仰而有道德的優勢,而且要在各個領域處於制高的位置。高瞻遠矚,高屋建瓴,要有“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氣概!
        建山巔之城是美國先父們的理想,他們知道“山巔之城”最早出自聖經,是比喻耶路撒冷的。在英國清教徒登陸新大陸前夕,其領袖約翰·溫思羅普曾放言:“我們將 抵達那山巔之城,最終為萬眾瞻仰。”清教徒當時為躲避歐洲大陸宗教迫害而不遠千里飄洋過海前往美洲。在溫思羅普看來,好比上帝把耶路撒冷許諾給以色列人, 美洲大陸是上帝許諾給清教徒的聖地。因此,他們如果在已經著手的事業中欺蒙上帝,使上帝收回目前賜予的庇佑,他們將成為世人笑柄,天下醜聞。
        所以,我們應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上帝,身體力行不打折扣地遵行上帝的旨意。
中國教會溫州教會都要築山巔之城,教會同工決不能欺蒙上帝,忽悠會眾,如果那樣,約翰·溫思羅普說過的一句話,“使上帝收回目前賜予的庇佑,他們將成為世人笑柄,天下醜聞。”是對大家敲響的警鐘!
        教會既然是造在山上的城,就不是地下的什麼,是不能隱藏的。必然吸引人們的視線,好壞對錯人們都看到。
        北大畢業海外留學歸來的李慕聖同工在“宏觀把握,重點突破一文中寫到:
化大革命時期的我市教會就整體而言是成功的。蒙神喜悅的。我們會看到在思想的專制,極權橫行和人性的極度扭曲中,我市教會對信仰忠貞,不懼犧牲性命,充滿 愛和關懷。那個時代,我市教會是堅強的,對時代的挑戰是強有力的。在思想上是領先於整個時代的(就中國而言,我認為那個時代思想的突破點在於:自由,而當 時我市教會籍著對信仰的持守和勇敢的見證,見證了思想的自由,)“在中國教會歷史中留下了壯麗的篇章。”
        溫州教會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是蒙神喜悅的有美好見證的!溫州教會被海外一些基督徒稱為‘中國的耶路撒冷’是與文化大革命時期的見證有關。
        令我們感到非常高興的是,近來我們的同工弟兄姐妹對清教徒的信仰實踐十分認同,並願意效法他們對上帝的忠貞。為了榮耀上帝效法基督,要有聖潔、慈愛、良善、公義、信實的品格敢於開拓的勇氣,要有把我們所從事的事業看成上帝託付我們天職的敬業精神。
大家瞭解‘五月花號’吧!
    1620年,受宗教迫害的清教徒,乘坐一條本用來捕魚的五月花號船悄然離開了英國港口,駛向大西洋彼岸的新大陸。船上一共102人。經過65 與風暴、饑餓、疾病、絕望搏鬥後,終於看到了新大陸的海岸線。在這過程中只有一人死亡,但同時一個新的生命在驚濤駭浪中來到了世界。新的大陸和新的家園已 經在望,船上的人流淚、哭喊、歡呼後,突然安靜下來,這時船反而停了下來,船上的成年男子低聲討論著:我們將如何管理未來的新世界,依靠什麼?領袖的權 威?軍隊的威力?還是國王的恩賜?他們決定將這個問題弄清楚之後再上岸。他們的目的地本是哈德遜河口, 但由於海上風浪險惡,他們錯過了目標,停靠在科德角外普羅溫斯頓港。他們為了建立一個大家都能受到約束的自治基礎,經過十分激烈的討論,在上岸之前,他們 共同簽署一份公約,名為《五月花號公約》,主要內容是:為了上帝的榮耀,基督教會的進步,我們這些在此簽名的人揚帆過海,並即將在這塊土地上開拓我們的家 園。因此我們在上帝面前莊嚴簽約,自願結為一民眾自治團體,為了使上述目的得以順利進行、維持和發展,亦為將來能隨時制定和實施有益於本殖民地公眾利益的 一應公正法律、法規、條令、憲章和公職等,吾等全體保證遵守與服從。
       在“五月花號”公約提到自願契約,公眾利益,公正法規,對任何團體都有啟發,值得參考。
      “五 月花號”上所載的,不僅是一群逃難的人,也不僅是一群尋找新世界的人,而是追求自由、平等的理念而有的源源不絕的勇氣和百折不撓的精神。這種勇氣和精神就 是強大的武器,使他們能克服種種難以想像的困難,建立了強大的國家。我們的教會也需要有《五月花號公約》的智慧、勇氣和精神。
        趙曉弟兄在“持守與超越——從抗震救災到基督徒社會使命”一文中寫到:
        我們相信神愛中國!神已為中國預備了一艘無形的五月花號船隻,呼召中國那些有異像,被異像所吸引,被使命燃燒的,他的孩子們上船。上船幹什麼?就是祝福中國,讓中國社會有一個更高的標準,讓中國社會成為新的山上之城!然後,祝福整個世界,去完成大使命!
         約翰·溫思羅普曾說過:“我們將抵達那山巔之城,最終為萬眾瞻仰。”
        溫州教會中國教會是山巔之城,地位非常崇高,在上帝救贖計畫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位置,必然會吸引全世界人的視線,也就是說舉世矚目。
二、根基穩固 材料珍貴
         教會是山巔之城,必定需要堅固的根基。
         馬太福音七章24-25節,“所以,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聽見我這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
        教會的根基是什麼呢?教會唯一的根基就是主耶穌基督!任何人都不能是教會的根基。
馬太福音十六章13-19節, 耶穌到了凱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裡的一位。’ 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兒子。’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 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 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
        這裡耶穌說的“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磐石是指彼得說的‘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兒子。’上帝的指示和宣告上。
        耶穌基督是萬古磐石!是我們堅強穩固的根基。
        莫法有《溫州基督教史》一書中提到:
        溫州同其他的傳教地區一樣,雖然古代基督教數度傳入,但始終未能在當地站住腳根,其基礎相當脆弱,經不住社會風浪的考驗,不像本世紀(指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文革”中那樣穩固。
        使徒保羅說:“我照 神所給我的恩,好像一個聰明的工頭,立好了根基,有別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謹慎怎樣在上面建造。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 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秸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 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
        建造教會的材料十分珍貴,非常特殊。不應該是草木、禾秸,應該是金、銀、寶石。
“文革”也是一場火!草木、禾秸被燒掉了,留下的是金、銀、寶石。
        建造教會的材料不是泥土做的磚,磚是造巴別塔的!建造教會的材料是活石。
彼得前書二章4-6節“主乃活石,固然是被人所棄的,卻是被 神所揀選、所寶貴的。你們來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靈宮,”
        你們見過活的石頭嗎?彼得被耶穌稱為石頭,就是活的石頭,我們大家也都是活的石頭,都是主看為寶貝的石頭!
三、分別為聖 確保平安
        城內城外是有很大區別的,就像方舟的內外有很大區別一樣。城內表示與城外分別為聖。約翰福音十七章16-19節,耶穌為門徒禱告說:“……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我為他們的緣故,自己分別為聖,叫他們也因真理成聖。”
        耶穌自己分別為聖,叫門徒也因真理成聖。也就是效法基督,因真理成聖,像耶穌那樣分別為聖。
        哥林多前書十一章31-32節“我們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於受審。我們受審的時候,乃是被主懲治,免得我們和世人一同定罪。”
    ‘分辨自己’也是指與世上犯罪的人分別為聖。
        不信神的犯罪的人是沒有平安的。約翰福音三章36 “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不要以為狡詐犯罪作惡為了自己虛榮與權利不惜把整個民族沉浸在血泊中的人有什麼了不 起,他們沒有平安,他們擁有富麗的宮殿、豪華的房間、舒適的床榻,即使擁有萬國的榮華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他們沒有安眠,吃了一大把一大把的安眠藥還不 能入睡,人們終究會看透他們醜惡的靈魂,他們被神擊打,就永遠起不了!不像使徒彼得在監獄還能坦然的睡得那麼香甜!更不像使徒約翰近百歲時被流放在拔摩海 島上,心靈還那麼安寧,與耶穌基督有如此親密的交通,得到神的啟示,以聖潔寧靜的激情飽滿酣暢的手筆以最宏偉敘事的方式寫出了超越世界上所有史詩的啟示錄。
        啟示錄二十二章記載新耶路撒冷城內城外區別更是非常大。
        使徒約翰說:“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 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注:或作),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城外有那些犬類、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
       其實,教會內外區別也非常大,世界到處充滿了危險,佈滿了陷阱……而真正在山巔之城中,有耶穌基督的保守是非常平安的,耶穌賜給我們的平安是沒有人能奪走的。
腓立比書四章6-7節寫到“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籍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四、光照四方 榮耀真神
        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基督徒是世上的光,這是生命的本質,基督徒的好行為是生命自然的流露,不是裝出來做起來的。
    路加福音八章16節“沒有人 點燈 用器皿蓋上、或放在床底下、乃是放在燈檯上、叫進來的人看見亮光。”十一章33節“沒有人 點燈 放在地窨子裡、或是鬥底下、總是放在燈檯上、使進來的人得見亮光。”
        以弗所書五章5-9 為你們確實地知道,無論是淫亂的,是污穢的,是有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國裡都是無份的。有貪心的,就與拜偶像的一樣。不要被人虛浮的話欺哄,因這些事,神 的忿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所以你們不要與他們同夥。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裡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 公義、誠實其實良善也可以包括慈愛,公義必然聖潔,誠實接近信實,所以光明是基督徒最重要極為美好的品德。
        腓立比書二章15-16節,使徒保羅說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象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
基督徒的光應該照耀四周的人,榮耀歸於上帝!
    雷根總統在離職演說中,更是進一步將美國稱為“A shining city upon a hill”—— “山巔閃光之城。”在這種植根於信仰的使命觀的影響下,美國被建成了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並致力於以自己的思想和制度影響和改造世界。
美國今日若對基督的信仰冷淡了,美國教會若不能回到清教徒那樣對上帝忠誠的信仰,影響力就會減弱。
        中國如果從領導人到人民都能知道敬畏上帝,將是中國之福世界之福!
神真是憐憫我們中國!我們看到中國是在變化,中國領導人也在變化……
         威甯報社冷智發表於2006117日新華網《坎上石門》一文中寫到:
         胡錦濤總書記原先到貴州任省委書記時,教育貴州的幹部要學習柏格理的敬業和奉獻精神,他說: “西元1904年, 一個名叫柏格理的英國人來到了貴州畢節地區威寧縣的一個名叫石門檻的小村,那是一個非常貧窮、荒涼的地方。他帶來投資,就在這塊土地上蓋起了學校,修起了 足球場,還建起了男女分泳的游泳池。他用英文字母仿拼當地的老苗文,自編了‘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這樣的教材,免費招收貧困的學生。後來,一場瘟疫,當 地的百姓都逃走了,他卻留下來呵護他可愛的中國學生。最後,瘟疫奪走了他的生命。柏格理去了,在中國一個荒涼的小村裡,留下了他的一個墳墓,留下了他培育 出來的一代中華精英。有人統計,這裡出過3個博士,培養出中共廳級幹部20名。他傳播了知識和西方文化,留下了奉獻和敬業精神。至今這個小村,老人們儘管不識字,居然能說上幾句英語。柏格理用實踐告訴人們:進步的科學文化和艱苦創業,可以在貧困的落後地區,實現教育的超常規發展。”
去年,時任貴州省委書記的錢運錄,在調離貴州之前,胡錦濤總書記專門打電話給他,要他在貴州工作期間,一定到石門看一看,關注石門的發展,幫助石門群眾解決生產生活困難。我有幸見證和記錄了錢運錄書記的石門之行。
       貴州作家王大衛在《尋找那些靈魂》一書中寫到:
       時間是200594日,這個日子,距910日教師節只有6天,距柏格理逝世90周年只有11天。錢運錄書記是專程到這個被沈紅稱之為“貴州的西藏”的“邊緣之邊”去考察的。考察時,他主動提出到柏格理墓地去看看。在伯格理和高志華墓前,他認真看了墓碑上用英文和苗文鐫刻的碑文。在伯格理、高志華墓地,他與隨行人員整整呆了約20分鐘,下山時,又一人踅回來,面對伯格理墓碑致哀,並以中國傳統的方式,做了一個雙手合十的祭禮,然後才步履凝重地離去。
        我們讚賞敬重所有敬重學習伯格理的官員和一切敬重學習伯格理的人,伯格理和一切為主發光造福人類榮耀真神的人都是值得大家敬重學習的!
        我們每個人都要警醒,不警醒就會像大衛那樣犯罪,任何人也都別誇口,一誇口就會如彼得那樣跌倒。作為教會團契的監督,不但要嚴格要求自己,還要監督我們的同工,並接受同工弟兄姐妹的監督,
        哦!讓教會內外的腐敗分子照照伯格理這面高尚而明亮的鏡子吧!他們會看到自己的靈魂是何等的卑下黑暗,當他們自慚形穢時,就趕快悔改!祈求上帝憐憫赦免!
        許多人都在說做光做鹽,基督徒是世上的光是世上的鹽!如果你不是光不是鹽,你怎麼做呵!只是口頭上承認自己相信夠嗎?最重要的是信仰實踐,也就是說信仰要在 生活中具體表現出來。聽起來很高超理論是可以學的,看起來很謙卑的態度是可以裝的。但奉獻犧牲,願意吃虧為主受苦是學不了裝不出來的!柏格理在英國公務員 考試第三名,在銀行工作年 薪1000英鎊,條件非常優越,他卻放棄這一切來到中國,一年只50英鎊,歷盡苦難愛心不改!用生命愛中國,現在有的人卻剛剛相反。
        基督徒可以逃避社會責任嗎? 可以躺在床上什麼事都不做卻說:“我什麼都不做,是讓上帝去做呀!” 躲在地窨子裡說:“我是為了隱藏啊!”鑽在鬥底下說:“我在權衡利弊呢!”
       在四川大地震的時候,有人說我在搞教會!救災扶貧是政府的事。有人說我在做有錢人的工作,富人也需要關心,富人是需要關心,但大家終究會看出來,他關心的不是富人的靈魂,而是他們的錢袋子!那種勢利與冷漠多麼令人心寒!
        去年“愛在冬天”的活動中,浙江省華福慈善基金會、溫州事業人團契、藤橋教會和深圳等地弟兄姐妹向四川災區奉獻了十萬套衣被,四川的百姓和政府反應都很好。我們雖然奉獻得還很不夠,但畢竟已經有了良好的開端。
        這次‘浙江省華福慈善基金會’還資助由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島子先生發起的“感動於他們的生命——紀念英國傳教士柏格理、富能仁紀實作品展。”
        因為1905年,英國傳教士撒母耳·柏格理牽頭在以貴州石門為中心的雲貴烏蒙山區,創辦了近百所學校,培養了上萬名苗、彝族學生(其中兩名苗族博士、兩名彝族博士),並為烏蒙山區的苗族人創制了苗文,為烏蒙山區的"父老鄉親"創建了足球場、游泳池、醫院、教堂、孤兒院、麻風病院……
    10年後,柏格理為救治患傷寒的石門苗、彝、漢族學生,被感染病逝在那片荒涼、貧寒 的高原上,年僅51歲。
       幾乎在同一時空中(1908年),英國傳教士富能仁遠渡重洋,來到同樣是雲貴高原的雲南西部怒江傈僳族聚居區,並為傈僳族人創制本族文字,建立教堂,創辦學校,培養了數千傈僳族人的孩子;和撒母耳·柏格理一樣,也為傈僳族人開辦了診所、醫院……終因辛勞成疾,病逝在他的第二故鄉怒江傈僳族人部落,年僅52歲。
        為了緬懷、紀念近一個世紀前為中國西部文化、教育奉獻了自己生命的兩位傳教士。華福慈善基金會的十幾位企業家親赴石門檻考察探訪,共同追尋一百多年前神的僕人佳美的腳蹤。
華福慈善基金會資助的一批北京等地的畫家、藝術家、攝影師,音樂創作人也遠赴貴州石門和雲南怒江地區采風,以這兩位西方傳教士在中國的事蹟為題材,要創作一批豐富的藝術作品,展現于世人。
        真正的蒙神喜悅的教會是築在山巔的城,能遵行上帝旨意的基督徒是世上的光,我們基督徒的光也當照在人前,叫世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