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5日星期四

與時空對話(二十八) ——訪溫州主日學前輩沈棣芬女士 作者:陳豐盛

與時空對話(二十八)
——訪溫州主日學前輩沈棣芬女士
對於溫州基督教宗教教育歷史的關注從歷史研究之初就已開始。自02年對第一位長輩進行口述歷史採訪開始,就已聽到勉勵會、主日學等相關事工。由於長輩們對此總是津津樂道,我自然而然在尋找歷史文獻之時也會更多關注此事。每每看到有關資料時,我心裡就雀躍不已。在溫州循道公會於19371938年間發行的宗教教育刊物《夏鐸》裡,我看到在以外國宣教士為主的溫州教區中嶄露頭角的幾位溫州藉教牧與基督徒,如盛旭初先生、吳廷揚牧師、陳謙牧師、傅永明牧師和陳滌氛女士。其中最引起我的關注的是與眾多男傳道平起平坐的陳滌氛女士。
在撰寫及校對《基督教溫州市城西堂簡史》一文時,溫州基督教兩會吳聖理牧師見到“陳滌氛”一名時指出:她還健在,只是名字不叫“陳滌氛”,而是沈棣芬,現在已中風,與她兒子同住。這令我很震驚,幾位與她同時期的教牧如盛旭初先生、吳廷揚牧師、陳謙牧師、傅永明牧師都早已離世,她的學生也沒有幾位健在,她居然還在世。只是當時聽說她中風在床,不太方便去探望她。
前段時間在一份資料上發現溫州循道公會主日學建立的時間不是我在〈簡史〉中所提的1929年,而是1908年。我為此事有所不解,因為資料中未詳述建立的過程,只是一筆帶過。昨天(201081日)在城西堂講完道,就去向曾國華先生打聽,他聽到此事的第一反映就是要我去見沈棣芬,她是最有發言權的。他表示沈女士現在可以說話,記憶還挺不錯。即刻,我找到沈女士的兒子陳弟兄,並與他一同來到東門。一路上,陳弟兄不斷地描述著母親及其的歷史,他告訴我沈女士今年已是97歲高齡。一進門,沈女士坐在離門最近的輪椅上,半靠在上面,顯然身體已很虛弱。陳弟兄介紹了我的來意,並示意我是〈簡史〉的作者,她顯得很是高興,主動伸手與我握手。我坐在離她僅一米多遠,將電腦裡有關她的資料向她展示,她都很專注著看著,應和著,又不時露出微笑。只是她的口齒不清,我很難分辨她所講的,就只有給她看了幾張圖片,沒有詢問相關的歷史情況。她的記憶也退化了許多,雖然可以應和著我的話,但不能自己講述。
 現在有必要介紹一下溫州教會史中對於陳滌氛(沈棣芬)女士的記載:
1934年,年僅22歲的陳滌氛女士與英國女教士唐恩祺在循道公會溫州教區組織兒童宗教教育部,並擔任該部幹事。
陳滌氛女士為溫州循道公會中心兒童主日學啟蒙科主任。
19367月,陳滌氛女士擔任新改組之“中華循道公會溫州教區宗教教育部”幹事。
此次“對話”,雖不能與沈女士有深入交流,但看著她從始至終的微笑,就已足見神在她身上的作為。
201082日星期一深夜
發佈留言